《蘋果》獨家專訪 檢察長:我沒具體指示 涉邱太三關說5億逃稅案 自請監院調查

出版時間:2019/04/04

【綜合報導】國安會前首席諮詢委員邱太三與桃園地檢署檢察長彭坤業涉司法個案關說風暴越演越烈,繼高檢署前晚公布調查報告,認定邱太三「請託關說」彭坤業後,彭坤業昨首度接受《蘋果新聞網》獨家專訪,他槓上調查小組痛批調查不公、預設立場,調查報告完全未呈現他的說詞,檢察總長江惠民還未審先判,直接在會議上公開下定論稱「公訴檢察官是被害人」;此外,彭也發書面聲明呼籲監察院介入調查,還他清白。

呂志明攝
呂志明攝

彭坤業昨接受《蘋果新聞網》獨家專訪時,先還原他與邱太三餐敘過程,他表示,3月18日邱太三以國安諮詢等理由找他吃飯,雙方談到參審、陪審、法制等司法問題,餐敘尾聲邱才提到醫師張煥禎案的認罪協商程序,邱說檢察官原已和被告啟動認罪協商程序,但事後又反悔,邱認為這樣不好,對司法信譽有影響。


「中間界線我很清楚」

彭表示,事後他請襄閱向公訴組主任了解,並得知該案確實有開始進行協商程序,但公訴檢察官有反悔的意思,甚至用拖延、擱置或不理的方式來應對,他認為全案既已啟動認罪協商程序,就應把程序走完,「你(檢察官)避不見面算什麼?對當事人來講做何感想?對司法來講公信力又在哪裡?」
彭說,他了解狀況後,請襄閱轉達檢察官這樣是不對的,應要繼續協商,「至於要談什麼認罪條件、談不談得成,我沒有做任何具體指示」,彭表示,後來公訴檢察官回報說,他願意繼續跟被告協商,「我以為事情已圓滿解決,沒想到幾天後,突然在論壇間爆發出這個負面的消息!」彭說,「中間的界線我很清楚,哪個是關說,哪個不是關說,只有具體事項的決定才是關說,不是具體事項,單純是程序的東西,我很清楚。」
彭坤業說,一開始調查小組問他時,他認為邱太三是善意的提醒,沒必要將邱點出來,但事後檢協會發布的聲明,「說我之前跟這個被告可能有私交關係,才會去施壓、關說」,他才會再跟調查小組聯繫,完整交代事件來龍去脈。
彭坤業氣憤說,他已將原委完整告訴調查小組,但公布的調查報告上卻隻字未提他的說詞,「你今天調查的是我、要處分的也是我,我是被告,我的說詞你起碼要反駁,但調查報告裡完全看不到任何一個反駁我說法,也沒有把我的說詞講出來,然後就直接認定我有問題,我沒辦法接受。」


氣憤「檢察總長態度」

更令彭氣憤的是檢察總長江惠民的態度。彭說,法務部後來開檢審會討論是否將他暫調其他職務,有其他委員替他仗義執言,認為既要暫調職務,理應把檢察長與承辦的公訴檢察官一併調職等待調查,但江惠民卻獨排眾議下定論說:「公訴檢察官是被害人」,最後只有他被調離職務,「總長沒參與調查,會知道調查內容是什麼嗎?總長怎麼知道公訴檢察官是被害人?而且還跟調查結論一模一樣,我很質疑這點。」
彭最後無奈解釋,此陳情案未牽涉行政事項,是訴訟權問題,所以不受「人民陳情處理要點」規範,不用作成書面紀錄,但此案類似其他死亡相驗案件能否加快、屍體解剖可否提前及火場現場封鎖可否提早解除。
彭說,這類陳情案跟民眾權益息息相關,且未牽涉到具體個案,有時民眾實在是走投無路,才會想盡辦法來陳情,「我這個案例一開,我想很多首長再也不敢多講話,如果連程序事項、快慢都不能也不敢管,不知以後的檢察一體要怎麼走下去。」因此他呼籲「本人既已無法從法務部獲得公允對待,盼監察院能介入調查,還本人清白。」
對於彭坤業的質疑,法務部長蔡清祥回應:「尊重當事人說法」,法務部將在下周三加開檢審會,討論是否將彭坤業移送監察院調查。檢察總長江惠民則表示,不記得當時在會議上自己如何發言,「若是他(彭)要這樣子講,我尊重他的意見」。


邱太三涉司法關說時序

3月18日
桃檢檢察長彭坤業與邱太三,在北市大車輪日本料理店餐敘,邱向彭提及桃檢處理醫師張煥禎逃稅案的認罪協商程序出爾反爾
3月19日
彭請襄閱致電公訴組主任詢問承辦檢察官協商進度
3月20日
公訴組主任自行決定增派一名檢察官協助承辦檢察官處理後續協商
3月21日
檢察官內部論壇出現「桃檢不僅累而且很爛」貼文,驚爆彭坤業不當關說逃稅案,指示公訴檢察官促成認罪協商
3月22日
˙桃檢發聲明稿否認干預張煥禎逃稅案
˙法務部組調查小組徹查,並數度約詢彭
3月27日
法務部開檢審會決議將彭暫調高檢署主任檢察官靜候調查
3月28日
調查小組詢問邱太三
4月2日
˙《蘋果》獨家揭露關說案藏鏡人是邱太三,當晚高檢署公布調查報告證實
˙邱發表聲明強調絕無介入關說,並向總統請辭接受調查
4月3日
彭坤業發聲明痛批高檢署調查不公,籲監察院調查還他清白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