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建人專欄:再談台灣關係法40年(程建人)

出版時間:2019/04/10

今天是美國總統卡特簽署《台灣關係法》40周年的一天,40年前,我們經歷了中華民國外交史上前所未有的巨變,失去了美國的正式外交關係。所幸美國國會通過了《台灣關係法》,使台美關係能以另一種方式持續迄今。
現代國際社會幾百年來證實,國際關係主要受兩大因素左右,一是國家利益,一是國家實力。1978年底,美國考量到其國家利益,不顧美台長期盟邦情誼,決定與中國大陸建交與台灣斷交,美台實力相差太遠,台灣無能為力,只得接受;隨後美國基於國家利益,通過《台灣關係法》,無視中國大陸的反對與抗議,由於美中實力亦難比擬,中共也無可奈何;如果用三句俗語來形容:美國是「一石二鳥「(one stone two birds),中國大陸是「無法兼得」(cannot have the cake and eat it),台灣則是「不幸中的大幸」(make the best out of the worst situation)。
1949年以來,兩岸分治對峙70年,強大的美國,成了左右局面的重要關鍵。這是國際社會現實的一面,迄今未變,如果沒有足夠對等或對抗的實力,往往只有委曲求全,否則就要面對頂撞的結果,是否值得,自須衡酌。
《台灣關係法》處理了美國國內相關的法律與政治問題,也兼顧到美國在國際間的戰略、政治、軍事、經濟等多方需求,尤其是未來的美台關係。

美中台間妥協平衡

美國善用本身實力,巧對兩岸內部及彼此間的矛盾與衝突,在美中台三角關係上,一方面先後與中國大陸簽訂三項公報,另方面制定了《台灣關係法》,後來又加了雷根總統對台六項保證,形成一個特殊的關係架構,創造了美、中、台三者之間的妥協平衡,使得美國在西太平洋重大戰略利益得以維護數十年。對美國而言,確為外交上一項成功的安排。即使今天,中國大陸經濟、軍事、政治勢力驟增,由於美中之間國家實力仍有相當距離,此一架構仍能夠維持不變。
《台灣關係法》無疑以照顧美國的利益為優先,但也不可否認,《台灣關係法》的存在,對於台灣40年來的發展,提供了一個安定、和平的環境,使得台灣在經濟、政治、社會、教育等多方面,能夠一一發展。台灣今日之如此自由、民主、開放、繁榮,固然本身努力最為重要,《台灣關係法》,連同中美之間的三項公報,都作了一定的貢獻。如果沒有《台灣關係法》等的牽制,台海局勢動盪不安,情況勢必有所不同。
事實上,台海地區的安定與和平,對於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的順利推展,能在如此短期之內,創造出今天驚世的成就,在某種程度上,也起了一定的作用;而兩岸關係的逐步發展交流,有起有伏,也有《台灣關係法》的成分在內。
當然,中國大陸自始反對美國制定《台灣關係法》,因為中共一向認定兩岸關係為國內問題,反對美國介入,認為兩岸關係進展受到掣肘,乃是美國為本身利益,藉由《台灣關係法》等多種方式,從中作梗。然而不可否認,《台灣關係法》在台灣,確實獲得甚大的肯定,雖然無法取代正式外交關係及《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仍被視為是美台斷交後,重大的外交收穫之一。
兩岸對《台灣關係法》的看法不同,顯示兩岸彼此利益的差異,亦反映出兩岸彼此對過去、現在的認識及未來期盼迄今仍有所不同。如果台灣內部及兩岸之間無法在認同上取得更大共識,甚至無法直接對話,則兩岸關係的改善勢必不易,倘兩岸關係續陷於對峙狀態,而美國又日益擔憂崛起的中國大陸對其霸權的挑戰,處處設防,則美國必將持續運用《台灣關係法》強固對台關係,藉以抑制中共勢力擴散。

對衝言論引人憂慮

自川普政府上台以來,延續前任政府繼續強調台海地區維持現狀的重要性,但事實上美、中、台三方,都在以不同方式,為自己認定的利益,逐漸改變現狀。台灣蔡政府是在島內進行去中國化,推動務實的台獨:大陸當局則以日增的經濟、軍事及政治力量,影響台海原有的平衡:美國則在多方面逐步提升台美交往,增加以台制中的力量。而近來近乎謾罵式的對衝言論,更無助於維持現狀,罔論解決問題。此種發展,確實引人憂慮。倘不幸任何一方內部鷹派得逞,則引起進一步關係惡化,將不意外。
所幸迄今一切言論舉措,尚未危及美、中、台三方核心利益,尚不足以破壞美中三公報及《台灣關係法》所構成的妥協架構。倘三方均繼續在美中三公報及《台灣關係法》兩大平行線內游走,則40年來維持之現況應可持續,現有妥協架構,在可見的將來,亦可不變,而《台灣關係法》仍將在美國的主導運作下,發揮作用。

外交部前部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