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浪子回頭的引路人 黃明鎮

出版時間:2019/04/11

作者╱吳珮如
攝影╱李柏毅、康仲誠


「人心真的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沒辦法識透,有時候只能慢慢去觀察、了解」,牧師黃明鎮娓娓說出這句話。他花了30多年在監所做教誨工作,看盡惡的面貌,輔導包括陳進興、鄭捷等2百多名死囚,以及上千名背負各種罪名的受刑人。他點亮燭光,以愛之名向死囚伸出援手;他走進黑暗的背影,溢出光芒。

牧師黃明鎮(左)30多年來,全心輔導受刑人和更生人。
牧師黃明鎮(左)30多年來,全心輔導受刑人和更生人。

黃明鎮領著採訪團隊進入台北看守所,這趟路程他已走了30多年,從黑髮走到白髮,北所人員看到他都笑著打招呼:「黃牧師你又來啦!」他也微笑問候。
只有我們一行人笑不出來,不是因為第一次到監所,只是走進一扇又一扇的鐵門,天空總是搭配著鐵窗與刺絲網,「同學」們瞥視的眼神讓人有點不安,這裡的一景一物好像都貼上生人勿近的標籤,我們交出手機,確定與外界無法聯絡,才能進入這一牆之隔的世界。
走到孝一舍門口,牆上的佛祖畫像色彩斑斕,黃明鎮突然停下來,「那一天(監獄)主管把門打開了,跟陳進興說:『陳進興,孫叔叔(孫越)來看你。』他嚇一跳」,原來黃明鎮想起當年,他和孫越一起進到舍房帶領陳進興禱告。
20年前的記憶沒有泛黃,反而更加清晰,那是黃明鎮第一次看到陳進興,「禱告完後我看到陳進興眼中有一點淚水」。姦淫婦女、強盜殺人、挾持南非武官、撕票白曉燕,陳進興可能是佔據台灣報紙版面最多的罪犯,無惡不作,但在黃明鎮眼中,他與其他罪犯並無二異。

牧師黃明鎮(左二)在獄中為陳進興受洗。黃明鎮提供
牧師黃明鎮(左二)在獄中為陳進興受洗。黃明鎮提供

「鄭捷像人間遊魂」要用愛把善引出來

「我念那個武官的信給他聽的時候,他就嚎啕痛哭,我沒有看他哭過,沒想到那天哭得那麼慘,所有心中的委曲,想到的就是南非武官這家人對他的關心」,黃明鎮越講越像是陳進興透過他的口跨時空自白:「我害你們全家綁起來25個小時,每一個人都活在危險當中,竟然你們回去寫信給我,派人關心我。」
「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改變」,黃明鎮回神說。而信上寫的大抵是些安慰的話,要陳進興信耶穌之類的,黃明鎮說,陳進興就從那時開始像海綿一樣地吸收了,之後還能背誦《聖經》最長的詩篇,直到槍決當天,陳進興仍讀著武官送給他那本手掌大小的《聖經》。
我攤開一看,陳進興除了寫下自己的死期「1999.10.6 晚」,整本《聖經》滿是打勾與畫線的記號。黃明鎮認為,陳進興是真的悔改了,陳進興曾說:「你們都不要懷疑我,如果不是武官一家對我的愛,還有很多人對我的禱告,我這種綠島監獄裡面關過3次,判過無期徒刑的,我們是不會悔改。」所以黃明鎮感慨:「連陳進興這麼壞的人都可以改變了,台灣就沒有一個人犯沒有機會改變。」
在那之後很久很久,黃明鎮遇到了鄭捷。
黃明鎮說:「人很難改,可是給他們時間、給他們愛,就有可能會改。」
「那鄭捷呢?」我問。
「他喔,時間還不夠,沒多久就把他槍斃掉了。」黃明鎮有些惋惜。
2014年捷運板南線列車從萬華行經江子翠站時,年僅21歲的大學生鄭捷犯下台灣第一件無差別捷運殺人案,震驚社會,鄭捷在台北看守所關了2年多就槍決伏法。
黃明鎮形容他第一次見到鄭捷時,覺得鄭捷「好像人間的遊魂」。
當時黃明鎮和行政院前院長張俊雄一起探視鄭捷,張俊雄問鄭捷為什麼殺人,鄭冷冷回說:「我想死。」張就說:「你想死可是別人想活啊!」
黃明鎮認為鄭捷「太年輕、太自負、不太懂得基本的人情世故,完全不懂!」
鄭捷曾向他說:「天堂我沒看見,不信,地獄我沒看見,我不信。」黃明鎮則試著告訴鄭捷,沒看見卻存在的東西多的是,「空氣我沒看見,但是空氣存在,愛你沒看見沒有錯,但是人間有愛」,但黃明鎮到最後很無奈,「他只看電腦看得到的東西,電腦的東西就是假的,他還照信不誤」。
對他人一直無法敞開心房的鄭捷,直到有一次黃明鎮把民眾寫的信轉交給他,希望他看一下,鄭捷才難得露出笑容,黃明鎮突然感到「這個人裡面還是有所謂的良善潛在的地方,只是說我們要怎麼用愛,把裡邊的良善吸引出來」。

黃明鎮曾輔導在北捷無差別殺人的鄭捷,他形容鄭是「人間的遊魂」。
資料照片
黃明鎮曾輔導在北捷無差別殺人的鄭捷,他形容鄭是「人間的遊魂」。 資料照片

陳進興在《聖經》扉頁寫下自己的槍決日「1999.10.6 晚」(紅圈處)。
陳進興在《聖經》扉頁寫下自己的槍決日「1999.10.6 晚」(紅圈處)。

黃明鎮以多年輔導的經驗分析,「大概至少要個4年,才能夠柔軟他們的心田」。但是鄭捷沒有時間了。鄭捷判死定讞後18天就槍決,創下1987年解嚴後最快伏法紀錄,但無差別殺人事件沒有因此畫下句點。
在黃明鎮30年的輔導生涯中,他看過有人為錢財成了亡命之徒,如陳進興。有人不知所以,如鄭捷。也有愛恨交織、摧毀理智的人。
談到清大王水案的洪曉慧,黃明鎮先說她:「胡塗!」IQ很高、EQ好像是零,她在監獄裡當起英文小老師,SARS期間還幫忙縫口罩。出獄前她曾允諾黃明鎮,會好好賺錢賠償,並到被她殺害、再用王水滅屍的女同學許嘉真墳前獻花,但黃明鎮不知道,後來洪曉慧到底有沒有去。
而洪曉慧之後還有太多情殺案。男子王鴻偉家境優渥,只因追求少女不成,竟持刀猛砍176刀,少女遺體被發現時,頸部都快被砍斷,王鴻偉2009年被判處死刑定讞,但黃明鎮眼中的王鴻偉「是個細心、會讀書的孩子,就是不懂得處理感情的事」。
輔導王鴻偉十多年,黃明鎮說,一開始王的文章寫得不怎樣,但越寫越好,描述自己犯案到悔悟過程的文章「被判死刑,仍有上帝的恩典」,甚至得到監所舉辦的文學獎。如今王鴻偉已受洗為基督徒,有次王鴻偉寫信給他「這是你第99次來看我」,他笑說:「現在已經一百多次了啦!」
而黃明鎮曾因為輔導八里雙屍命案的兇手謝依涵,被法官傳喚出庭作證,他當時幫殺害熟客陳進福、張翠萍夫婦劫財的謝背書,指「信仰基督後已痛改前非,教化成功的可能性很高」,謝依涵最後判無期徒刑定讞。黃明鎮認為謝依涵貪財,卻愛著母親,希望母親不要這麼辛苦。
黃明鎮說,謝依涵在獄中至今6年,母親和男友都會去看她,謝依涵的英文不錯,甚至曾向他透露希望能在獄中開個英文補習班,幫助其他女囚。

罪人悔改如死人復活 堅信人可以改變

說了太多別人的人生,黃明鎮自己的故事也很特別。
我們從監所來到黃明鎮的更生團契,一棟舊公寓的邊牆上,6個紅色噴漆的大字「信耶穌,得永生」,已有些斑駁,卻仍醒目。我們沿著歪斜的樓梯走上去,悠揚的和聲先傳來,我們才不至於被眼前的景象震懾。
4、5坪的小房間擠滿30多人,他們有的曾逞兇鬥狠,有的迷失毒品,現在卻坐在一起,雙手捧著《聖經》和歌本,圍著黃明鎮。我終於知道黃明鎮為何發光。
在更生團契說經領唱,也是黃明鎮做了30多年的事。想起過往,黃明鎮若有所思,在彰化鄉下長大的他,小學畢業就接觸到教會,因為家窮,他一心只想考取公費大學,最後在師大、警大之間,黃明鎮選擇從警。
「年輕時我就想要當警察局長,心裡面有一個夢想,就是希望把壞人統統一把抓,丟到監獄裡面去,鑰匙一丟,讓他們自生自滅。」這個夢想現在聽來有些尷尬,年輕的黃明鎮從沒想過,自己多年後走進監獄,就是不讓壞人自生自滅。
但黃明鎮還是做了4年警官,又到美國讀犯罪學、神學,這一去17年,娶妻生子。
黃明鎮本該安逸度日,但1988年他短期回台,下飛機時突然想到《聖經》的話,要他讓「被擄的得到釋放、讓受壓制的得到自由」,他反覆思索,得出一個結論,馬上打給警大的同學、時任少年觀護所所長林茂榮。
「剛好那天打雷又下雨,雷聲很大的時候,我就越趨前跟那些孩子看一看,越看越覺得小孩子很可憐,就興起願意回來幫助這些年輕人,幫助這些囚犯,讓他們能得到一點愛,有愛,他們就不想要害別人。」2年後黃明鎮攜家帶眷回台,投入更生團契至今。
黃明鎮曾到刑場陪死囚槍決,滿場的戒護人員、監所人員團團圍著死囚,黃明鎮很不忍,「生命是有尊嚴的,你要懂得去尊重生命,但你為什麼要搞到死這條路,你為什麼一定要犯罪呢?」
犯罪的原因太多,有人像被鬼拖一樣,把自己襁褓的女兒丟進熱鍋燙死;有人眼睛發黑,刀子就插下去了。
對於窮兇惡極、不願悔改的人,黃明鎮認為「留他們在世上沒什麼意義」,但他又堅信人是可以改變的。
他現在已是75歲的老人了,鶴髮童顏,笑容依舊。擔任教誨工作這麼多年,黃明鎮有2個心得,「第一個,人很壞。第二個,神很好。」
他語氣堅定、一字一句地說,若能教一個罪人悔改,「我好像看到一個死人復活,一個浪子回家;為什麼我做了30多年,從黑頭髮做到白頭髮,因為人可以改變,只要給他時間、給他愛,他就會改。」
我想,就是黃明鎮這個堅若磐石的信仰,才讓等待救贖的深淵裡,出現了微光。

黃明鎮不斷與受刑人通信,苦勸他們悔改。
黃明鎮不斷與受刑人通信,苦勸他們悔改。

黃明鎮在更生團契說經領唱。
黃明鎮在更生團契說經領唱。

黃明鎮/75歲

現職:基督教更生團契總幹事
家庭:已婚,育有2子
學歷:
.警大行政系32期畢業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碩士
.美國舊金山神學院
經歷:
.台北市警察局警員
.美國舊金山住友銀行(Sumitomo)職員
.創辦信望愛少年學園
著作:
.《感謝有你同行》
.《白髮飛行少年》
.《因為愛,生命因此值得珍惜》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