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祛除政治興革的惰性

出版時間:2019/04/14

日前,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考試院組織法》修正草案,將現行19名考試委員調為3名,任期也由6年改為4年。
對這一初審結果,考試院秘書長表示有違反《憲法》相關條文之虞,會使考試委員無法行使《憲法》賦與之職權。在野黨則說這是將考試院虛級化,嗆言是否「違憲」。一些學者也表達了不同的看法與疑慮。
這事說大不大,不過是考試院如何行使職權;說小不小,牽涉到《憲法》層次。我國《憲法》中所謂「考試」「監察」兩權很獨特,不多見,一般分屬行政權與立法權的範疇。威權時代,「五權」跟「三民主義」意識形態掛在一起,沒人敢碰,民主化興起後,爭議不斷。
令人遺憾的,由於政治原因,比較切乎實際的制憲或大幅修憲,有不小的阻力。以致在現實的憲政運作中,總統、行政、立法相互之間,乃至考試、監察兩權之歸屬,扞格不斷,齟齬時生。解決之道最好是朝野都能如實面對,從對歷史負責的高度,尋求「無關當下利益」的共識,啟動切乎實際、現實可運作之憲政興革。

考試院組織待修法

當然,要落實這樣的期待,不容易。但我們認為,在這種成熟政治出現之前,有意義的興革並非不可能。立法院日前的努力就是例子。它雖然沒有解決憲政結構上的一些問題,但切乎實際地在既有框架內,對不合理的現實做一些有意義的興革。
然而,我們也看到,合理的興革會遭到惰性的抗拒、阻擾。司法法制委員會初審結果碰到的質疑就是很好的說明。
45年前,薩孟武教授在其《中國憲法新論》一書針對考試院的一些議論,今日讀來,令人感觸。他在討論考試院的性質與組織時,拿日本的人事院來比較,說是「因其職權有似於吾國考試院」。接著指出「值得吾人參考者」,「一是人事官不過三人,與吾國之考試院置院長一人,副院長一人, 考試委員19人不同」。不以為然之意,意在言外。
接著他詳細討論我國考試院與日本人事院之組織、職權,最後說「蓋欲證明日本人事院雖非獨立機關,而組織又小,然其職務之多,權限之大,比之吾國考試院為獨立機關,組織又大,而職務之小,權限之微,似吾國的機關組織太過浪費國帑。」
最後他說,我國考試院的職權,不限於考試,還有一般的人事行政,與其以考試為名,不如像日本《國家公務員法》所定,改稱為人事院,「猶能名實相符」。
薩教授的書,是著名的《憲法》教科書,讀過的人應該很多。他寫這些見解時是戒嚴年代,但委婉的從憲政層次批判到行政層次,我們的法源依據是《憲法》層次,日本是一般的法;我們一堆人,日本3人。
可笑的是,到現在,竟然還有一堆奇談怪論,說精簡後委員太少無法行使職權、說很難想像《憲法》本意如此、說這對推動《憲法》明定的制度不利、說這會從合議制變成首長制……。

行政層次勿陷惡鬥

看來,像薩教授近半世紀前那樣的反省是白說了,我們社會也是半世紀白過了!日本施行超過70年的制度就更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這個問題雖被披上憲政色彩,但其實是行政層次的問題,並不複雜,利益瓜葛也不嚴重,重要的是意識形態、政黨惡鬥基因不要浮現上來,更根本的,一定要祛除興革的惰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