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侵台或核災發生 您在乎哪個(彭保羅)

出版時間:2019/04/18

今年2月,朱立倫說若他當選總統,願意重啟核四,因為他「對核能、兩岸沒有意識形態」。這想法很特別,為何要將兩岸關係和核能安全連結起來?為何這兩個關乎台灣居民安全的風險議題,會被扣上意識形態的大帽子?如果您擔心中國併吞台灣,或認為台灣的核電廠和核廢料儲存有安全疑慮,朱立倫的「安全論」懸置這兩個真實存在的風險,並試圖說服您:中國不會併吞台灣,台灣也沒有核災風險,您都不用擔心。
但根據既定事實,我們很難樂觀地推測,中國和核能產業值得我們交出自己的信任。從國際地緣政治、兩岸政治經濟結構、國際核能產業現況與核廢料處置困難、輻射污染食安管制等各方面資訊,我們反而必須考慮下列假設發生的機率:假使中國併吞台灣,習近平有沒有可能將中國的核廢料送到台灣,把台灣當作廢棄物貯存庫,如過去台灣政府對待蘭嶼一樣呢?又若台灣發生核輻射污染農作物,韓國瑜也不用跑到中國賣菜了,中國政府只要把這些核食送給新疆集中營囚犯吃,就不會擔心浪費的問題!
上述噩夢般的未來情境雖不無可能,但我們還是回到嚴謹的社會科學對台灣民眾核安風險認知的調查吧。

核安已高度政治化

許多評論指出,去年的「反核食」及「以核養綠」公投,隱含相當多問題,如:公投前執政黨未與民眾說明討論、總投票率偏低(約54%),許多人看不懂公投題目,只能被國民黨騙,或者趁機對小英政府表示抗議。而從公投結果來看,72.3%的人同意反對日本「核食」進口,54.4%的人又同意黃士修的「以核養綠」,兩者約差18%,也就是說,反對進口「核食」的人當中,至少有18%的人沒有被「以核養綠」的口號蒙蔽,代表台灣民眾對核能並不那麼信任。
福島核災前,2010年中研院社會變遷調查,有54.1%的受訪者覺得,核能電廠對環境極度危險和非常危險。另外,為了應付未來的能源需求,台灣應該優先考量的替代能源,僅6.2%選擇核能發電,而選擇太陽能、風力或水力則有80.8%。
福島核災後,2013年調查,對核能電廠可能引發核災的風險,有77.3%的人覺得嚴重和非常嚴重。而2018年林宗弘、蕭新煌、許耿銘等分析表示,中壯年受訪者、女性顯著較擔心核災,而偏藍選民較不擔心核災,顯示在台灣,核電安全已經是高度政治化的問題。
除了反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國民黨支持者大多數似乎是擁核的。為何國民黨那麼喜歡核能?去年公投,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等人支持黃士修的「以核養綠」,高雄市長韓國瑜表示從他擔任立委時就一直支持核四。已表態參選總統的王金平說,「以核養綠」公投的結果應受重視。現任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則認為日本重啟核電是最好借鑑。而新北市長侯友宜表示他不反核,要經濟發展就要足夠電力,新北市人口稠密,核安永遠是最重要的,核廢料絕不能永久貯放在新北,換句話說可以用核電,但核廢不要放我家。

絕非意識形態問題

1986年車諾比核災,正好民進黨創立,民進黨和反核運動,有彼此合作及動員的連帶關係。福島核災、三一八運動和林義雄反核四絕食後,民眾較支持蔡英文與民進黨的非核家園政策。
但蔡英文當選總統後,民眾對福島核災的記憶越來越淡,國民黨以「反核食」與「以核養綠」來攻擊執政黨的食品安全和能源政策,以相互矛盾、混淆視聽的論點來誤導公投,只為贏得選舉而罔顧大眾利益。
17年前,我在福島第二核電廠的富岡町做過田野工作,訪問過核電廠包商員工。在台灣,也訪問過核一核二廠的工人(參考《核電員工最後遺言》)。福島核一廠爆炸後,我又訪問處理廢墟、輻射除污等工作人員(參考《Nuclear Portraits》)。從他們現場第一手的痛苦經驗了解到,核能安全絕非只是意識形態問題。
台灣還沒有被中國併吞,也還沒有核電廠大規模爆炸,但關於後者,我們必須多聽日本朋友的經驗,福島核災發生8年後,這場浩劫並未結束,且損害程度和範圍大到難以估計,舉兩個簡單例子,其一,核災前,福島富岡町的居民有1萬6000人,現在只剩400人;其二,含福島在內,日本有4個縣市被台灣禁止進口「核食」,總面積3萬7809平方公里,比台灣大,總人口1500萬,略超過台灣的二分之一。不論是中國或核能問題,真正好的風險管理,是看清、面對既存事實,且做出最佳的選擇。

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