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國寶級人肉印刷機 顏振發

出版時間:2019/04/28

作者、攝影╱蔡育豪
台南的全美戲院總是放映著二輪電影,買完票者大多會先站在馬路上,欣賞一下「電影看板」,再進電影院。因為這是一家堅持用手工繪製電影看板的戲院,不僅是台南唯一,也是台灣唯一。

就在戲院正對面的騎樓下,老師傅顏振發左手拿圖稿、右手拿畫筆,正在複製放大圖稿到畫布上,筆觸細緻,被稱譽為「人工印刷機」。他作畫的情形已成為台南風景、觀光的一部份。
我雖然有先向顏振發的「經紀人」敲定訪談,但這日顏振發因為畫圖截稿時間緊迫,忙著把未完成的畫作和各式顏料就定位,見到我後,他一直碎念:「工作攏趕不完,你到底想問什麼啦?」
「嘸啦,就青菜(台語:隨便)開講啦!」我試圖讓場面輕鬆些,但顏振發還是緊繃著情緒,直到他的女學生讚美他18歲時在鵝鑾鼻燈塔前的照片很帥,他臉上的線條才柔和起來。女學生問他:「老師你喜歡旅遊嗎?」顏振發回說:「一世人攏在畫圖,沒時間啦!」
顏振發說,他除了固定幫全美戲院畫看板外,也會接外面的案子,最近一次是到興達港彩繪廁所牆面。「有些收藏家也會來委託指定畫作內容,例如畫家族成員或個人肖像等。」

顏振發在工作室外的騎樓作畫,數十年如一日,已經成為台南觀光一大特色。
顏振發在工作室外的騎樓作畫,數十年如一日,已經成為台南觀光一大特色。

顏振發的「經紀人」、全美戲院經理吳俊誠在旁補充說,顏老師人很謙虛、畫作很平易近人,喜歡將美術的美好分享給大家。「有時學生團體辦影展來求畫,老師還會給一些折扣。」
1953年生於台南下營的顏振發,從小喜歡塗鴨作畫,看到報紙上有電影廣告,就會照著臨摹,愈畫愈像也愈加有興趣。不過父親總是期望他好好讀書,未來當醫生,不要浪費時間在畫圖,甚至拿扁擔責打,阻止他畫圖,但顏振發自覺不是讀書料,仍堅持走上這條路。「我小學只有美術課成績最好,其他都不行,沒畢業就出來當學徒學功夫。」顏振發說,車床、做西裝等都學過,但都興趣缺缺。
有次,顏振發的姑姑看到他的畫作,驚為天人,介紹他到延平戲院讓畫家陳峰永收為徒弟。陳峰永師承台灣知名油畫家郭柏川,顏振發等於是郭柏川的徒孫輩,這個機緣開啟了他藝術的一生。
顏振發回憶說,當學徒很辛苦也沒什麼錢,除了打掃清潔,一早就要把畫筆洗好、顏料準備好,師父不會口述太多技法,但也不會偷藏步,都得靠站在旁邊細心觀察,自己找時間練習粉筆打底和黑線圖。「不要多話,要多用眼睛看、多用心記。少年如果功夫學不好,老了之後怎麼辦。」

全美戲院每天都有4面手繪電影看板掛在牆上。
全美戲院每天都有4面手繪電影看板掛在牆上。

從小愛看電影 偶像是狄龍和姜大衛

兩年後,陳峰永看出顏振發的用心和潛力,決定放手讓他獨力完成人生的第一幅電影看板。「片名是《丹麥嬌娃》,我記得很清楚。」顏振發說。但他最滿意的是前幾年電影《羅根》的看板,從早上7點畫到下午6點,一口氣完成,而且那張看板的筆觸是他新頓悟出來的,所以可以快速完成,否則一塊電影看板大約要2至3天才能畫好。
顏振發補充說,全美戲院的電影看板是由6塊6尺四方(約180公分x180公分)的正方形畫布組成,難度很高。「我18歲開始畫,台灣電影最熱門時,一個月最多可以畫到200幅,最少也有100幅,畫了49年,作品早就算不清數量。」
不過當數位影城開始大量更替傳統電影院,電影宣傳看板也被數位輸出取代,顏振發工作量大減。
5年前為了傳承手繪電影看板這門技法,也讓國寶級的顏振發有固定收入,全美戲院經理吳俊誠說服顏振發一起開辦「全美今日戲院手繪看板文創研習營」,每年8到12期班,顏振發已傳授4、500名學生,甚至有日本、新加坡與香港人專程來台南拜師學藝。吳俊誠說,台灣手繪電影看板最興盛時期,大約有數十位老師傅在作畫,但隨著電腦輸出的便利,一位位師傅退出或轉行,手繪看板目前還在第一線上的,只有顏振發,如果不傳承這個快狠準的技藝,後代子孫就沒地方可學。「顏老師還特別交待,如果是在學學生來報名,學費可以算便宜一點。」

雖然右眼失明,但顏振發仍一筆一線精確地丈量原圖尺寸、畫分格線。
雖然右眼失明,但顏振發仍一筆一線精確地丈量原圖尺寸、畫分格線。

5年來一直跟在顏振發身旁的徒弟吳昊澤說,他是第一期學生,但報名後很坦白地告訴顏振發:「目前失業中,無力繳交3000元報名費,可是很想學畫。」顏振發只簡單回答:「那學完後有空就來幫忙,半工作半練習。」
顏振發說,他從小喜歡看電影,尤其是武俠片,偶像是港星狄龍和姜大衛,所以期望有天能畫到他們兩人的電影看板,最好能親自送畫給這兩位武俠片巨星。
日後顏振發果然畫了許多狄龍和姜大衛的電影看板,今年1月他受邀到香港為修復版的電影《霸王別姬》畫看板,並與當地藝術家交流,但仍無緣看到兩位偶像。不過他很自豪地說:「《霸王別姬》看板,我兩天就畫完了。」

Gucci聘請顏振發在永康街外牆畫上品牌形象圖案。資料照片
Gucci聘請顏振發在永康街外牆畫上品牌形象圖案。資料照片

外媒爭相報導 受邀繪製Gucci藝術牆

去年國際知名品牌Gucci在台北市永康街與住戶協調整面公寓的外牆,邀請顏振發繪製藝術牆(Art Wall)計劃,讓台北成為全球第6座參與該藝術企劃的城市,顏振發不僅是台灣唯一,更成為台灣之光。跟著顏振發北上協助的徒弟吳昊澤說,那幅畫花了一星期才完成,他每天早上先幫師仔準備畫筆與顏料,只要師仔沒開口,他就只能靜靜的站在一旁,不敢也不能主動幫忙作畫。「這是規矩!」他說。
顏振發和徒弟吳昊澤從早上畫到晚上,承包此案的人員以為會有一群人來協助共同作畫,沒想到從頭至尾就只有兩人,而且大多數時間是由顏振發主畫,徒弟吳昊澤只做修補細部的工作。「有天夜晚忽然下大雨,我心想慘了,畫作一定流鼻涕了。」吳昊澤說,他趕到現場發現畫作完好無損。「這完全是師仔油漆用料實在,油水的比例精準。」

《一個巨星的誕生》手繪電影看板。翻攝全美今日戲院手繪看板文創研習營
《一個巨星的誕生》手繪電影看板。翻攝全美今日戲院手繪看板文創研習營

不過,長時間的作畫,讓顏振發雙眼視力退化,右眼甚至視網膜剝離,目前只靠左眼視力來作畫。他卻說:「很多人說,人生就像是一場電影,但我的人生根本就是電影,我就畫到青瞑(台語:瞎眼)為止。」
手繪看板和電腦輸出最大的不同在哪?
「手繪的有感情,卡自然啦,電腦做的比較硬。」顏振發簡潔回應。
將近半個世紀,顏振發早已畫過數萬幅電影看板,以前經濟不好,看板是重複使用,畫完一檔,就要回收畫布、看板,刷回白底色再畫下一檔電影,所以幾十年前的作品都沒能留下,相當可惜。
他現在的作品不是存放在家中,就是在工作室2樓,除了不定期受邀展覽外,台南地方藝文人士都希望有「伯樂」能出錢出力,為顏振發的作品找到固定藏館。
徒弟吳昊澤說,師仔的功力仍強,沒有限定畫什麼或不畫什麼,但想請師仔畫圖的人,千萬別拿太小張的圖檔,他的視力無法看太小張照片的細節。

問顏振發未來還想畫什麼?他沉默沒說話,心思與筆、手仍放在眼前的畫布上。吳昊澤說:「師仔很想畫油畫,但在這個時代中,畫電影看板的地位他是最佳代表,很難隨便決定封筆。而且畫圖對師仔來說,就像喝水般了啦!」
顏振發除了在台灣知名,美國聯合通訊社、《紐約郵報》、英國BBC等外國媒體也爭相報導。2016年他的作品《動物方城市》電影看板在美國論壇「reddit」上引發熱烈討論,再加上為Gucci作畫,榮譽加諸一身。他最驕傲的,卻是去年獲得台南市政府頒予卓越市民的獎座。
年輕時拼命作畫,雖有異性接近,但內向的顏振發始終沒有展開進一步的追求,光陰蹉跎不復返。至今未婚,會不會遺憾?顏振發聽到這問題靜默不答,右手則始終沒有停筆。

顏振發

出生:1953年
家庭:未婚
學歷:初中肆業
經歷:18歲開始學畫電影看板,至今作品不計其數
現職:
.全美戲院手繪電影海報看板師傅
.「全美今日戲院手繪看板文創研習營」老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