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骨女教師 我結婚是想領補助

出版時間:2019/05/04

作者╱黃韋銓

「我本來就比較反骨!」48歲的翁麗淑是新北市蘆洲區鷺江國小社會科教師,但從不崇尚服從與規訓,課堂上倡議性別平等,宣揚民主,更身體力行的帶著全家上街頭,投注社運。為了體現小民作主的價值,她加入歐巴桑聯盟,投入去年的新北市議員選舉。當年為了結婚補助與男友走入禮堂,更因「男主內、女主外」生活方式承受異樣眼光。她是媽媽、是老師、是性平的體現者、是議員參選人,更是「最強歐巴桑」。

翁麗淑致力於性別平等教育,可說是「最強歐巴桑」。周永受攝
翁麗淑致力於性別平等教育,可說是「最強歐巴桑」。周永受攝

早年醉心黨外雜誌,經歷留級、重考,翁麗淑最後從台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社會學習領域教學碩士畢業,擔任社會科老師。對於性平教育熱情,她說:「對我來說,有爭議這件事,就是學習的開始。」比起安全的議題,思辨和討論爭議的過程對孩子來說才珍貴。

為宣揚性平議題,翁麗淑(左)去年投入巿議員選戰。翁麗淑提供
為宣揚性平議題,翁麗淑(左)去年投入巿議員選戰。翁麗淑提供

爭性平選議員失利

《性別平等教育法》、九年一貫課綱中都規定老師必須教性平教育,但多半的老師都停留在打破兩性刻板印象,翁麗淑說:「大家都沒有在教啊!」從事性平教育,不僅是她的使命感,更是孩子的需求,孩子天生有各種特質,如果同志比例佔了10分之1,可能一班至少有3名同志小孩,她希望這些孩子都能得到好的尊重,不受他人傷害。
2011年10月30日,就讀鷺江國中一年級的楊允承因個性陰柔遭受同學霸凌,當晚從自家7樓跳樓身亡,這件事重創致力性平教育的翁麗淑,像是著實的打了她一巴掌。「就在我家附近,走幾步路,我們可能坐在同個車廂,逛同個市場,我還以為我已經做得很好,但有個孩子因為他的陰柔氣質被霸凌,才國一就不想活,我很難再這麼自大的說,我是教性別平等的老師,我做得很好。」

對政治的失望,翁麗淑去年投入新北巿議員選戰,最後落選。翁說,每當她所屬的親子共學團去拜訪議員倡議性平議題,卻要卑躬屈膝請託,讓她心想「我們幹嘛這麼孬啊!」一個小學老師站出來,很有象徵意義,她決定加入歐巴桑聯盟。聯盟多是家庭主婦,未來還要組黨成為「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就像鄭南榕說的,我們是小國小民,也是好國好民。」

女主外、男主內,是翁麗淑(左)與楊鈞文(右)分析後做出的決定。周永受攝
女主外、男主內,是翁麗淑(左)與楊鈞文(右)分析後做出的決定。周永受攝

除了老師、性平倡議者,翁麗淑還是3個孩子的媽。其中,3歲多的翁海患有小胖威利症。翁麗淑說,生下翁海後整整2個月,她不知道自己將面對什麼,孩子連呼吸都無法自主,「有任何可以嘗試的,我都願意,拜個祖先哪有什麼。」
「對我來說,這可能是個重要的禮物。」翁麗淑說,在懷孕時也曾心想,若孩子不幸患有先天疾病怎麼辦,心想自己不可能這麼「幸運」,事後她反省這是對疾病的歧視,如果翁海的與眾不同,能讓身為老師的自己在平權上多爭取一點,讓環境更符合各種族群的需要就是萬幸。

兒罹病夫全職照顧

「男主外、女主內」是社會刻板印象,但翁麗淑的家卻相反,是由老公楊鈞文擔任全職家庭主夫,打理家庭、買菜煮飯。身為女性主義者,翁麗淑打趣的說,當初進入婚姻其實只是偶然,純粹想領結婚補助,所以就找當時的男友楊鈞文結婚,「反正離婚也不會被要回去啊!」
在生下翁海後,兩人經過理性分析,最後決定楊鈞文顧小孩,翁麗淑繼續任教。翁直言:「我當然很感謝老公。」雖然兩人常吵架,但感受得到老公的支持與肯定,讓她無後顧之憂,也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老公楊鈞文擔任家庭主夫,照顧一家人生活起居。周永受攝
老公楊鈞文擔任家庭主夫,照顧一家人生活起居。周永受攝

翁麗淑 48歲

學歷: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社會學習領域教學碩士
經歷: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
.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理事
現職:新北市鷺江國小教師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作者╱黃韋銓

畢業於東吳大學政治系,現跑政治新聞,有時對世事過於理想化,期許自己感性觀察,理性書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