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669 單親爸肺癌末 稚子忍淚水「躲被偷哭」

出版時間:2019/05/10

基金會編號:A4669
「醫生說我的腫瘤跟主動脈和支氣管連在一起,像一顆定時炸彈,什麼時候會炸不知道,現在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很珍貴,只是放不下媽媽跟讀小5的兒子而已。」38歲罹患肺癌四期的阿興(李嘉興),無奈向記者說。
報導•攝影╱江品璁

阿興一邊拿出自己的輕度器障證明給記者,一邊說道,去年4月就常咳嗽不止,咳了一個月都沒好,覺得怪怪的,跑去醫院掛耳鼻喉科,醫生照X光後發現有不明物體,後來因為發燒送急診,做斷層掃描後才確定肺部有2顆腫瘤,「醫生說大顆的有9公分,小顆的有3公分,診斷是肺癌四期。」阿興接著說,因為腫瘤太大顆,又長在大動脈附近,醫生也不敢動手術,若沒有切好可能會沒命,所以只能先用化療控制縮小,不料今年3月回診照X光又發現有問題,另一顆小腫瘤也擴大,建議要再化療。

原是料理長 罹癌後爬樓梯都喘

一旁54歲的母親阿惠嬸嘆道,兒子阿興國中畢業後就去拜師學鐵板燒,後來也一路做到料理長,9年前離婚後,單親扶養讀小5的孫子小瑋,「阿興孝順,自己在外縣市打拼賺錢,我幫他顧小孩,偶爾做些零工,他收入的一半都給我,拿來負擔孩子的生活費、註冊費。」阿惠嬸說,現在兒子罹癌不能再做廚師,自己在果菜工廠做臨時工,日薪1千,有叫工才有去做,一個月只能賺1到2萬,還要負擔房貸1萬5,生活確實有困難。
阿興說,自己罹癌後,家裡少了份收入,一直想再出去工作,「因為什麼都不做就等死,這樣很不好,寧可做到最後一刻,也不要坐著不動。」阿興接著嘆道,自己到就業服務站找工,媒合了掃廁所的工作,「我真的很想去做,但罹癌後光是爬樓梯就會覺得吸不到空氣,我才知道我已經什麼都做不了。」

就讀小5的小瑋關心單親爸李嘉興(中),左為李嘉興54歲母親阿惠嬸。
就讀小5的小瑋關心單親爸李嘉興(中),左為李嘉興54歲母親阿惠嬸。

母也是單親 盼子「不要比我先走」

阿惠嬸聽了難過,最後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她告訴記者,兒子原在高檔餐廳做主廚,曾經服務過李前總統、藝人黃鐙輝等名人,現在卻連清潔的工作都做不了。
阿惠嬸流淚道,先生早期常酒後家暴,為了保護孩子,跟前夫打官司離婚,後來也是單親扶養4子女長大,當初雖然辛苦,但也是走過來了,「我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他們,他們是我全部的財產,我只希望他能好起來,戰勝病魔,不要比我先走,我很怕白髮人送黑髮人那種感覺。」阿惠嬸接著說,阿興排行老大,從外地返家生活不到3個月就發現罹癌,同住的三子跟四子已陸續協助十多萬,但大家都各有家庭,也難長期協助。」
在旁讀小5的小瑋也強忍著淚水說,希望爸爸能早點好起來,「爸爸曾經告訴我說,不要哭,因為男生要像男生那樣,不要扭扭捏捏,人是會死的,所以我不會哭。」記者心疼小瑋這麼小年紀就要堅強面對父親的生離死別,便低聲問他,知道爸爸生病時有沒有掉淚,小瑋先偷看了一下爸爸,然後又點了一下頭告訴記者:「有躲在被子裡哭。」令人不捨。

阿惠嬸(左2)擔任洗蘿蔔臨時工,日薪約1千元。
阿惠嬸(左2)擔任洗蘿蔔臨時工,日薪約1千元。

同住一弟曾中風 母做洗菜零工撐家

阿興的三弟說,家裡原5兄弟姊妹,但二哥早夭,妹妹已嫁,自己跟做焊接育有2女的四弟住在一起,「但是我10年前曾中風,至今左手腳仍較不便,領有輕度肢障證明,經常需要運動復健。」當地村長說,阿興原在外地工作,後來搬回老家跟母親同住,現在罹癌難工作,只靠母親阿惠嬸做些洗菜的零工,「但也不穩定,有時天天有工,有時好幾天沒工,收入很有限。」
當地公所社會課表示,阿興單親扶養讀小五的兒子,為三款低收入戶,加上殘障津貼,每月僅補助7567元,他罹癌後擔心家庭生計,曾到公所媒合工作,但因體弱難以上工,生活確實困難,因此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窘。

李嘉興(右)因廚藝精湛,他提供2015年曾接受「食尚玩家」節目採訪,與藝人黃鐙輝合照。(李嘉興提供)
李嘉興(右)因廚藝精湛,他提供2015年曾接受「食尚玩家」節目採訪,與藝人黃鐙輝合照。(李嘉興提供)

基金會編號:A4669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