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炸毀半邊臉 潛將重生 黃政元

出版時間:2019/05/13

作者、攝影╱黃競鋒
「世界上還有什麼比不能潛水更悲慘的呢!沒有潛水,大概就沒有生命了吧!」擁有4張不同國際潛水教練證照的黃政元,在一次裝備保養意外中,右半邊臉重傷幾乎全毀,醫生判定他終身無法再潛水。但是黃政元經過漫長的臉部重建手術,再加上不服輸的個性,現在他不僅重回最愛的潛水界,還是海巡署特勤隊的潛水救難訓練官。

黃政元曾因爆炸意外被醫生判定無法再潛水,但他毫不放棄,如今不僅重回最愛的潛水界,還擔任海巡署特勤隊訓練官。
黃政元曾因爆炸意外被醫生判定無法再潛水,但他毫不放棄,如今不僅重回最愛的潛水界,還擔任海巡署特勤隊訓練官。

「我這一輩子都和水息息相關。」現年48歲的黃政元7歲開始學習游泳,是當時新竹縣的蛙王,拿下新竹縣市各大比賽的蛙式冠軍,他臭屁地說:「印象中10歲開始在新竹縣內比賽沒對手。」
16歲時,黃政元開始接觸潛水,當時他在台北的中影文化城擔任游泳池救生員,救生員的其中一項工作是要負責池底的清潔,也就是要背著水肺與吸塵裝備下潛到3米深的池底,把髒污清理乾淨。「當時非常討厭潛水,因為永遠有清不完的髒污。」這是黃政元對潛水的第一印象。
當時中影泳池引進潛水教育課程,黃政元搭了順風車跟著受了正規的潛水訓練,第一次出海實習,黃政元就愛上了海,「看著美麗的魚群在你身邊的時候,真的會忘記呼吸!」這次出海,讓黃政元對潛水徹底改觀,從此喜歡上潛水,他18歲就考上國家潛水教練資格,也成為台灣最年輕潛水教練紀錄保持人,並在28歲取得4個不同系統的潛水教練資格,包括中華民國潛水訓練協會的三星國家潛水教練、ADS國際潛水學校的二星潛水教練、CMAS世界水中活動聯盟的二星潛水教練,以及PADI專業潛水教練協會的水肺潛水教練。還在35歲時取得PADI亞太地區課程總監資歷,當時也是台灣最年輕的課程總監。
然而,35歲就在潛水圈取得高成就的同時,老天卻開了他一個玩笑。「我印象很深刻,2007年,我取得馬來西亞PADI全球最高階課程總監資歷後,有一天在公司幫學生裝備檢測做水壓測試,我應該是買到仿冒的水壓測試設備,在測試完要洩壓時,竟然發生爆缸意外。」
黃政元形容,壓力缸爆缸後,蓋子向上打穿了辦公桌的桌板,擊中他右半邊的臉,他當場暈過去。「右半邊臉整個塌陷。」黃政元用雙手比劃了當時臉部的高低落差,「眼眶骨整個骨折碎裂、顴骨是打斷的、鼻樑是打爛了,再來是咬合骨也是打斷的。」
黃政元前後共歷經4次整形手術及2次視神經手術,右臉幾乎都裝上人工骨頭,右邊鼻腔通道也重建。現在從外表看,只看得出一條外傷縫合的疤痕,很難想像他曾經歷過如此重大的意外。

黃政元18歲時考上國家潛水教練資格,是台灣最年輕潛水教練紀錄保持人。
黃政元18歲時考上國家潛水教練資格,是台灣最年輕潛水教練紀錄保持人。

黃政元的右半臉曾重傷,經過多次手術,且右臉裝上人工骨頭,現外觀只剩一條縫合的疤痕。
黃政元的右半臉曾重傷,經過多次手術,且右臉裝上人工骨頭,現外觀只剩一條縫合的疤痕。

傷後首赴蘭嶼 「面鏡裡全是淚」

然而看似已復元的臉龐下,卻藏著難以回復的後遺症。黃政元說,最嚴重的就是複視症狀,因為受傷後的雙眼焦距不一樣,會呈現多重且多角度的複視,意即看一個物體會有2個疊影;另一個後遺症就是耳壓無法平衡。「手術後因為兩邊鼻腔通道大小不一樣,常常左耳已經平壓,右耳卻還未平壓,導致無法下潛」。
不管是複視還是平壓問題,對潛水都是致命傷,在復健過程中,醫生明確地告訴黃政元,從此無法再潛水,因為重建的人工骨頭對水壓的抵抗程度,也沒有人可以預測。「我不願接受這個事實,我想繼續努力。」每一次的回診,他都不死心地再問醫生能不能再潛水,得到的答案總是:「你的命能夠保住已經算不錯了,為什麼還要求再潛水?」
不能潛水對於黃政元來說等同宣判死刑,「如果說不哭,那是騙人的,當時我覺得人生已經沒什麼目標了。」黃政元的腦中充滿了「我為什麼這麼倒楣?我已經那麼小心了,為什麼還是我?」的疑問。在手術復健的3年中,家人把所有有關潛水的東西都收起來,甚至不敢幫他拍照,因為受傷的外觀會讓他感覺沮喪,「那時候只要電視打開,任何跟水有關的畫面,都會勾起我想要潛水的欲望。」
2010年初,手術告一段落後,醫生終於鬆口表示黃政元可以有條件的潛水,但前提是要醫生先確認所有的身體狀況安全無虞。「我沒遵守醫生的囑附」,黃政元急著想潛水的心,讓他硬著頭皮偷偷蠻幹,先斬後奏,在沒有人陪同的情況下水。「受傷後第一次下水,碰到水的感覺很不真實,其實是非常害怕,因為不知道水壓會造成什麼影響。」說是害怕,但黃政元的表情卻是滿臉喜悅,「一開始下水的時候是手抓著繩子,等到水壓與視線都適應後,才敢繼續1公分、1公分的往下潛。」
黃政元受傷後第一次下海潛水是在蘭嶼。當時他的學生在水下潛水,顧慮到傷勢,黃政元只在水面上浮潛,「看著學生在水下潛水,我的面鏡裡是淚水,不是海水。」對於那種感動,黃政元說:「你沒有經歷過,你永遠不知道那是多重要、多珍貴。」
不過手術後遺症也讓黃政元吃足苦頭。以複視來說,因為物體在水中會放大,除了1尾魚會看成2尾,有些物體又會有視覺反差,所以常常因為暈眩,必須趕緊回到岸上,一上岸就狂吐。但這麼痛苦的過程,並沒有讓黃政元心生放棄念頭,「既然沒辦法解決,就與它和平共處」。
「在受傷之前,我能當個快樂的潛水教練就很滿足了。」但在復健過程,黃政元卻常想,他已那麼小心,都還是會發生意外,可見他應該更精進潛水技術,不應該成為教練後就停滯。這個想法開啟了黃政元接觸技術潛水的契機,於是他到菲律賓學習技術深潛,也去香港學公共安全潛水(PSD)的技能。

黃政元說,他要去菲律賓學技術深潛,太太卻不諒解,「百分之200反對 」,認為他「好不容易命撿回來了,為什麼還要去做這麼危險的事?」他說服了太太,表示如果他不趁還年輕還能做的時候去學習,以後恐怕也沒機會了。
2010年海巡署新成立的特勤隊希望黃政元協助教育訓練,訓練內容包括大深度潛水、側掛潛水、水中救援……等潛水技能。黃政元說,台灣會技術潛水且比他厲害的人很多,但他只想傳達一個觀念,技術潛水沒有唯一絕對的方法,只有安全才是成功的方法。這個理念說服了當時的特勤隊長,所以展開了長達至今9年的合作訓練關係。
海巡署特勤隊的任務包括海上及陸上的反恐任務,隊員必須有直升機垂降、船艙戰鬥搜索、爆裂物識別……等「水底往上攻、空中往下攻」的立體作戰技能。海上技能部分,每位隊員必須具備潛水員及水上救生員等資格。剛開始合作的前2年,黃政元負責將所有隊員都訓練至具備合格潛水員的資格,第3年開始才教授技術潛水。
舉例來說,在沉船事件中,如果沉船深度超過40米,特勤隊必須做大深度的潛水,可能要攜帶4支以上的氣瓶,甚至可能超過6支,原因是氣瓶都是78%的氮氣加上12%氧氣,但這樣的比例如果做大深度潛水,會導致氮醉,嚴重時可能危及潛水員性命,所以必須加入氦氣,在上潛的減壓過程中需要用到50%氧氣的氣瓶,甚至100%高氧的氣瓶來幫助身體排氮。
若到了沉船處,如果空間狹小,特勤隊必須學會側掛潛水,也就是將原本揹在背後的氣瓶改側掛在身體兩側,減少身體的厚度,才能鑽進狹小的空間中。在沉船處如果發現生還者,則必須將生還者迅速安全地帶至水面,並且立即做水面救援,一邊做救援呼吸一邊呼救岸上請求支援。

海巡署特勤隊的任務還包括海上及陸上反恐,隊員必須有船艙戰鬥搜索等作戰技能。
海巡署特勤隊的任務還包括海上及陸上反恐,隊員必須有船艙戰鬥搜索等作戰技能。

一輩子離不開 「潛水就是生命」

除了救援沉船,特勤隊協助的案例頗多,例如之前常有汽車墜海,他們就得協助打撈。
2015年發生復興航空墜落基隆河事件,海巡署特勤隊員有到現場支援,黃政元發現,這種任務所在的環境非常複雜,但潛水人員普遍裝備訓練都不足,要如何展開成功救援成為特勤隊的艱難考驗。後來黃政元找到了「潛立方」場館做為特勤隊訓練的場地,「這就好比考駕照時,一定要在駕訓班訓練一樣,潛立方就是提供學員模擬的環境,以便他們未來可以應用在真實救援中。
曾有很長一段日子,黃政元對自己臉部受傷隻字不提,「我一開始認為這個受傷是很羞恥的,你不小心讓自己受傷,還有那麼多可以講。但是後來想一想,如果沒有讓自己的錯誤去警惕自己,並且幫助身邊的人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這才是現在最大的價值。」
「那段時間真不是人過的日子,但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沒有經歷那一段,我不知道我真的這麼熱愛潛水。」這位一輩子離不開水的潛將,非常鄭重地說:「潛水對我來說,是生命。你不可能不去潛水、不去想潛水、不去參與這個運動!」
照片:黃政元提供

4年前的復興空難當中,海巡署特勤隊員也去支援搜救任務。資料照片
4年前的復興空難當中,海巡署特勤隊員也去支援搜救任務。資料照片

黃政元(左)示範水面救援的標準動作。
黃政元(左)示範水面救援的標準動作。

黃政元

年齡:48歲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現職:
海巡署特勤隊潛水救難外聘訓練官
威鯨潛水度假中心執行長
潛立方旅館營運長
經歷:
.中華民國潛水訓練協會(三星國家潛水教練)最年輕潛水教練
.ADS國際潛水學校(二星潛水教練)
.CMAS世界水中活動聯盟(二星潛水教練)
.PADI專業潛水教練協會(水肺潛水教練)
.PADI專業潛水教練協會(亞太地區課程總監)

作者、攝影╱黃競鋒

《蘋果》攝影記者。曾獲二○一八亞洲媒體獎「最佳專題攝影獎」銅牌、亞洲卓越新聞獎「卓越視頻報導獎」榮譽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