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號施行法收養規定 靠近惡還是愛?(喬依思)

出版時間:2019/05/16

行政院版「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已在立法院審議,此草案規定年滿18歲的同性伴侶可成立同性婚姻關係,且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在法律上幾乎有相同的權益,除了收養的規定之外。草案第20條明文規定:「第二條關係之一方收養他方之『親生子女』時,準用《民法》關於收養之規定。」
站在助人工作來看這個法案,我認為是公平正義的展現,終於可以還給這一群長期被標籤、被邊緣的朋友該有的權利。標籤創造對立與距離,我在每天日常工作的現場,赤裸裸的看見被性侵、受暴、被虐、身心障礙、未婚懷孕、收出養的服務對象,不斷的被打叉叉,被貼標籤,有時候連我都會因為不理解而犯上這個錯誤,身為助人工作的我,也會指責他們的行為。在台灣的社會裡,我們太習慣指正問題、糾正錯誤了,以為擁抱了我們自以為的想像與美好,問題就不會再發生。所謂的公平正義,是撕掉標籤,不分種族、血統、階級、背景、性向、權力多寡,讓每個人都獲得人之為人的權利與尊重。

讓孩子可以找到家

因此,我特別要談談草案中關於收養的規定,草案提及關於收養規定相當模糊、不明確,是指禁止共同收養子女?還是漏了規定?如果僅限於收養他方的「親生子女」,那麼若同志在婚姻前,有一方已經用單身收養的方式收養了一名子女,那麼另一方在婚後就不能收養一方先行收養的子女。此外,同志結婚後不能共同收養子女,那麼是否仍然適用於單身收養?這和異性婚姻的收養規定是不同的,雖然往後有機會再修法,但仍然有失公平正義。
在失去公平正義底下,我們以為保護了孩子的權益,免於孩子不被傷害,但卻是不斷地在宣揚「不真正解決問題的鴕鳥精神」,我們以為同志不能收養就不會有問題,我們以為這些青少年不要發生性行為就不會有問題,我們以為青少女好好避孕就不會要把孩子出養……我們以為這個世界可以假裝很美好!
收出養服務是為了無法待在原生家庭的孩子找到一個永遠的家,目前的收出養制度,規定收養父母需要參與親職準備教育課程、社工訪視調查,甚至接受諮商處理不孕或相關議題,以準備成為有信心、有調整力與責任感的收養父母。
在台灣有許許多多找不到收養家庭的特殊需求兒童,因此,當社會在說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成為父母時,就得接受和承擔這個代價與結果:有更多的孩子等不到家。這個社會需要有不同多元化的家庭,讓出養的孩子有更多找到家的機會,若我們限定了收養家庭的標準,若收養家庭樣態只能有一種形式時,不只孩子被收養機會越來越少,也歧視了這些想要收養的家庭。
當我們在談台灣的收養人在意健康與家庭背景,收養人不夠開放時,我認為是需要回頭想想台灣的社會文化是無障礙環境?還是我們一直在允許增加障礙,讓人無法跨越?以及收出養政策與制度提供了哪些支持?還是只有程序配合與規定?如此「雙重標準」的心態,只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不認同的就認為是他者個人的問題。

大人製造對立分化

孩子不只是父母的承諾,更是國家的責任,若身為大人的我們不願意對話與理解,而是製造對立與分化;若社會不夠有勇氣去面對問題,卻是逃避與活在美好的想像中;那麼未來孩子會成為什麼?是靠近惡?還是靠近愛?

從事收出養服務之社會工作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