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影視能改變城市氣質?(林夕)

出版時間:2019/05/18

兩年前在西門町看到個宣傳香港立牌,以某男明星當香港代言人,我和朋友都覺得香港旅遊發展局有點在狀況外。首先要對那位男星說句得罪了,歹勢啦,我們毒舌起來也很毒:「為什麼是他?而不是梁朝偉周潤發劉德華?他太感覺外國了吧?」應該是價錢談不攏吧,或者最能代表的都不願意免費「為港貢獻」?不曉得。

因人物城市不一樣

可以想像這人形立牌,如果是梁朝偉的話,會讓台灣朋友想起什麼?不會是香港的食物,也不是城市地標;是風景?還差一點,應該是「風情」。無情的風景是死的,景中有了人的因素,才會永恆的活著。香港有棟重慶大廈,以前給人印象就是髒亂雜,三山五嶽雲集,有了王家衛的《重慶森林》之後,簡直像變魔術般,讓危險的森林變浪漫神秘的勝地,路徑尖沙嘴那一帶,即使沒誇張到在大廈面前朝聖,也為這個購物區多了點「非物質文明」的氛圍。
林青霞金城武在那大樓裡的每一格鏡頭,就是最佳的整容魔術手,梁朝偉王菲在電影裡取景於中環的老房子,也有王菲偷窺梁朝偉在外面行人電梯的場面,那電梯從此也有了故事。
是的,故事很重要,九龍城一間潮州菜老店,是典型老香港酒樓,裝潢有龍有鳳,用現代眼光看來頗為俗氣,好在有電影就有劇情。有天去那裡吃潮州菜,說實在,也是在吃氣氛,吃情懷,因為很多「社團」大老都在那裡「搓湯圓」,特別是杜琪峰的黑社會系列對那裡情有獨鍾,我們邊吃邊開玩笑,選座位要小心點喔,靠近門口又不起眼的角落最安全,吃到入戲了。
大陸有很多榮迷,我曾問很多大陸朋友喜歡香港什麼?老實說,香港炫目的高樓,不比深圳多,山水更不必說。他們的答案簡單也複雜:「因為香港有張國榮啊。」是啊,人雖然已經走了,茶並沒有涼下來,他們走在香港的大街上,不一定可以探訪故居,也會感覺著這是張國榮生活過的地方,思念果然是很玄的東西,即便蓋起一座張國榮紀念館啊什麼的,也不過是資料與道具的集中地,跟這城市出了什麼人物就有什麼樣的城市不一樣,那叫情懷與氣質。

情懷不是用錢堆砌

城市氣質也很玄,說穿了就是歷史故事風情的總和,而影劇最會說故事。《我可能不會愛你》上映之前,上陽明山吃野菜固然是愉快的事,可是味蕾也講情懷,上映之後,跟朋友吃完之後就央著他們帶我到大仁哥與又青姊談心事、喝啤酒的地方,那裡的台北夜景就有了愛。然後滿街的居酒屋,雖然不是劇中那家,本來有點雜亂的街廓、台北店家的招牌哪怕如柯市長看法,美學還有改進空間,沒關係,有悲情城市,也有溫情愛情城市。
我對高雄第一印象,除了在駁二做過演講交流會外,主要是來自《痞子英雄》,自從知道劇中那個所謂海港城就是高雄,不得了,亮麗的建設就不再冰冷,這跟官方拍得美美的高雄風光介紹片完全是兩回事,高樓大廈處處有,情懷卻不是用錢堆砌出來的。
這道理本來很簡單,金城武只不過拍了個航空公司的廣告,就有了金城武樹,可惜這廣告沒有衝出宇宙,但只有更多台灣影視作品能衝出國際,更多具本土情懷的題材能在台灣以外的平台觀看,就是為台吸收深度旅遊的助力。香港的宮廟文化與台灣不一樣,《通靈少女》上映後,大家都說要去行天宮逛逛,這應該是旅遊局意想不到的收穫吧。
為美食購物而來的人,會因為通膨而開始計較、比較,為感受活在這裡的氛圍,要講成思的氣質,而因故事人情形成的氣質不容易起落無常,逝去的人與物更是永恆的。
PS:以前人說去韓國不如去日本,精緻的文化底蘊深厚多了。自韓劇形成韓流,日劇久久沒吹起猛風,東大門也變成熱門旅遊區。說個笑話:朋友到韓國一遊,回來投訴怎麼都是大眾臉,沒遇上過幾個男神女神?我問:「但是炸雞從此好吃了沒有?」

作家、作詞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