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不要任憑「感覺」談政治

出版時間:2019/05/19

兩黨總統提名黨內初選愈來愈白熱化,角逐者無不使出渾身解數爭出頭。其中製造話題能力最強者,要數韓國瑜。一方面是其奇蹟式崛起的高人氣,另方面是其作為的無厘頭。他上任市長半年來拋出的施政議題,車載斗量,但類多無厘頭。韓粉拱他選總統,他又變本加厲拋一些無厘頭話題,最近的「當選後到高雄上班」、「總統兼行政院長」堪稱其中之最。
令人感慨的是,這些無厘頭話題一出,眾家爭鋒者也紛紛「跟話」。從中可以看到,韓國瑜「憑感覺」丟話題,眾家爭鋒者也是「憑感覺」跟話的多,深思熟慮的少。這些主張中,或者要修憲,或者明顯違憲,或者打太極拳,講一些這樣有問題、那樣有問題,甚至抄鄧小平的「貓論」。
韓國瑜的無厘頭提議,批判者已多。有人甚至批評,如果他真的當選又要這樣任意而為,那是憲政大災難。問題的癥結在於,這議題牽涉的是國家權力系統性運作的方方面面,一個環節牽扯一個環節。這複雜的關係不是「憑感覺」可以處理的。

修憲現實上不容易

舉個例子,要總統兼行政院長,是制度性安排?還是運用總統的任命權任命自己?可兼可不兼?這牽扯之廣都不是夠不夠大膽的問題;你要傾向內閣制,那,總統還要不要直接民選?國家權力機構愈接近直接普選,其權威愈大。我們1996年總統直選以來,已使總統成為人民主權的代表。此後,權力運作的邏輯結構就很難抹掉這個因素。
有人認為恢復「閣揆同意權」是簡便的解決之道。這可行,但也要修憲,且不是癥結。1997年修憲之廢除「閣揆同意權」,難脫為特定人量身定製之嫌。《法國憲法》沒有明文的「閣揆同意權」,但「獲得國會信任」一直是任命總理的基本考量。因此,即使出現少數總統也仍可以「左右共治」運作。我們的問題也許是,享有民主直系地位的總統,在體制上,跟行政權之運作沒有健全的機制聯繫。如法國總統主持部長會議等。
之所以如此,也許跟威權時代最高權力者的權威不是來自制度,而是來自權力者這個人。在此威權殘遺下,除「為決定國家安全有關大政方針,得設國家安全會議」外,總統跟權力機制沒什麼制度上的聯繫,而國安會的定位只是「總統決定國家安全有關之大政方針之諮詢機關」。更有甚者,《憲法》第53條「行政院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的定位,修憲時沒處理。許多紛擾疑慮都跟此有關。
要解決這些問題,要修憲。但現實上,那麼容易嗎?這不是「憑感覺」說一說就完事的。可以想像一下,如果現在大家開始打嘴砲,明年選出總統後繼續吵,最後就算弄出個形式上漂漂亮亮、實踐起來如何未可知的「新體制」,有人可以保證2、3年內弄得出來嗎?

台灣存亡課題迫切

就算弄出來了,我們還有多少殘遺精力去弄更大的、關乎台灣死生存亡的大事?舉其大者,美中戰略競逐對抗會不會升高?經濟冷戰會不會出現?形勢逼選邊時怎麼辦?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會以幾節航速推進?我們要怎麼辦?……這些是我們當前最迫切面臨的重大課題呀!
「憑感覺」吵話題的權力角逐者,這些進入你的思慮了嗎?還是連「感覺」都還沒感覺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