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與公務員言論自由的界線(蕭仁豪)

出版時間:2019/05/25

近來有警察人員於網路上言論有涉及性別歧視,被火速「行政懲處」,而引發對於公務員言論自由界線的爭議。如果從這次的事件,要談論公務人員言論自由,確實並不是恰當的案例,甚至可能會引發以言論自由包裹歧視言論的爭論。但是筆者仍要指出,如果從某些案例來對照,其實事情也沒有這麼簡單。

這次的懲處,在法律上有一個疑義在於,國家管制公務人員的言論的界線何在。在目前國內公務人員的法規與實務來說,是認為公務人員「涉及公務、涉及機關」的言論應受國家管制,因為這與國家威信有關。所以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若該位人員僅是發表「私人意見」,到底國家能不能僅僅因為其警察身分,而予以懲處,就會有國家是否過度干涉個人言論自由的爭議。
而其實還有另外一個相反的案例。縱使以「涉及公務與否」作為界線,也並非沒有問題,美國紐約市警察局亦發生過這樣的案例,美國警察人員Craig Matthews因為公開質疑警察局的績效政策有涉及「種族歧視」的問題,而被懲處,爭訟而被法院駁回,其理由正是因為「言論涉及公務」。所以說,到底機關對於公務員的言論管制,是有助於族群平等,或者是掩蓋問題,其實在不同的個案,會產生不同的意義。
所以還是要回到現況,這個爭議背後包含兩個問題。其一,在警察人員獎懲的實務上,有一個顯然的問題是「警察機關從來不會詳述懲處處分依據的論據與理由」,這種狀況,不只對警察人員申訴權產生箝制,也在如這次的爭議懲處造成不良影響。若真要針對言論用懲處的方式教示警察人員,那就應該詳述到底「這樣為何是歧視」、「這樣為何要懲處」,讓大家能夠明白,否則就會變成現在這樣,不僅懲處本身適法性有其疑義,被解讀為「息事寧人」,而甚至反彈變成更強烈的性別歧視勢力。

擺脫懲處個案卸責

而第二個部分在於,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狀況,最終仍要回歸於「到底警察機關本身是否性別友善」,如過往「長髮男警」案中,警察機關鞏固性別刻板符碼,長期未見反思與對於多元性別的尊重,只能說警察機關內部的性別平等意識,可能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性別平等是長久的議題,而同婚法案通過,代表社會更前進了一步,惟冀望警察機關能夠擺脫這種用懲處個案卸責的態度,真正的重視、推展機關內部的平權意識與保障,讓平等尊重能夠真正的到來。

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常務理事、警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