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初選僵局誰該負責?從綠營初選看失敗的台灣民主教育(周敏)

出版時間:2019/05/26

民進黨總統初選不僅一延再延,上周三(5月22日)挺蔡英文人士甚至計劃大改選舉辦法,後來被卓榮泰主席中止會議,本周三續戰。民進黨當權派對於遊戲規則的不尊重,是過去民進黨創黨以來未曾發生過的荒唐現象。
不分藍綠,多數人知道是非曲直,知道一個開始的遊戲是不應該恣意延期、單方面修改規則,因為這樣傷害公平、公正原則。但是也有為數不少人(有些還是知名學者),找了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意圖合理化民進黨當權派的做法。

缺乏契約精神概念

這些主張遊戲規則可以中途更改的人,可分為兩種。有的是因為利益關係,雖然知道是非對錯,但是選擇了利益。這一種人和浮士德一樣,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魔鬼。除非自己幡然省悟,不然「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這些人並非本文探討重點。
筆者想探討的是第二種人,他們不知道在成熟民主社會中,是不可能發生這種半途改變遊戲規則的荒唐行徑。如果用心理學術語來描述,這些人並沒有發展出「尊重制度」的「認知基模」(cognitive schema)。也就是說,他們沒有「契約精神」的概念。
在懂得尊重制度的人眼中,這些沒有制度概念的人可以說是異類,令人費解。但是如果從歷史文化背景來了解他們的狀況,就比較能夠理解為何台灣社會會有一群不知道要尊重制度的人。
大家知道西方近代民主怎麼產生的嗎?是源自於法國大革命。18世紀時,面對法國君主予取予求的壓榨,法國人民揭竿起義,從而建立共和體制。啟發法國大革命的重要人物之一乃啟蒙思想家盧梭。盧梭的《社會契約論》主張人民之間基於共同意願,藉由契約組合成一個社會,大家同意遵守規則並接受責任,相互保護免於傷害。換言之,民主彰顯的就是「契約精神」。

在啟蒙運動加上法國大革命的影響之下,300多年來,西方人民的民主素養可說是相當成熟了。在商業方面,大家也遵守「契約精神」。筆者曾在美國矽谷的高科技公司工作數年,回到亞洲後也持續和美國公司進行各式各樣的商業合作。筆者發現美國公司相當重視合約簽訂,在合約簽訂之前雙方會有很多歧異需要談判解決,但是合約一旦簽訂了,雙方就會盡最大善意盡力做到自己應盡之義務。這就是「契約精神」的展現。
但是,華人追求民主的歷史背景和西方迥異。西方人是因為受到君主壓迫,又受到啟蒙思想影響,「自發性」地發展出民主體制,所以他們相當重視「契約精神」。但是,近代中國之所以鼓吹民主,是因為受到列強壓迫。為了強兵富國,當時的知識份子主張「師夷長技以制夷」。後來五四運動鼓吹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也是為了使國家強盛。
換言之,華人對於民主的追求,並非內部自然醞釀而生,並非是因為人民了悟到帝制的問題,更不是因為人民體認到「制度」和「契約精神」的重要性。因此,即便現在台灣號稱民主化了,但是不少人對於西方啟蒙思想的「契約論」根本沒有概念,才會產生今日之亂象。
有人或許會反駁,反抗威權時代國民黨的人應該比較能夠體會民主價值。筆者認為,反抗威權時代國民黨的人也分成兩種。一種是為了挺台灣而不是挺民主,另一種則是挺台灣也挺民主。只是挺台灣的人,他們不一定會在乎民主制度,甚至可能還會用台灣為藉口迫害民主制度。必須是挺民主的人才會在乎程序正義。

建立尊重制度基模

另一方面,許多年輕人沒有經歷過威權時期,台灣教育又沒好好教導啟蒙思想的「契約精神」和「尊重制度」。電視上一天到晚又播放充滿封建遺毒的宮鬥劇,教育民眾拳頭大的人就可以更改遊戲規則。因此不少年輕人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尊重制度。當這些年輕人展現「只要我喜歡(手機),有什麼不可以」的態度,許多珍惜台灣民主的中老年人的反應是瞠目結舌,難以置信。但是,如果從歷史文化背景去了解,就知道問題癥結是台灣民主教育之失敗。年輕人沒有走過那一段追求民主的歲月,又沒有被好好教育,就可能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只挺台灣不挺民主制度)。
因此,無論明年誰當上台灣總統,都應該要好好重新檢討台灣的民主教育。新的執政者必須為更年輕的世代建立起「契約精神」、「尊重制度」的「認知基模」,這樣台灣社會才能夠從幼稚的民粹逐漸邁向重視「契約精神」的成熟民主。

科技業人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