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681 腦炎妻病變失能難顧2幼子 夫「咬牙撐」

出版時間:2019/05/30

基金會編號 A4681
32歲阿涵似乎不怕痛,不停拍打自己雙手,停歇半响突然拳打腳踢,堅持素未謀面的記者取走了她的黃金,也沒來由地認為丈夫外遇。原本的阿涵善體人意,但今年1月她罹患腦炎後,因病導致身心社會職業功能受損,她36歲的先生無法與病妻講道說理,他再怎麼感到無力,為了6歲及未滿足歲兩子,「還是要咬牙撐下去」。報導•攝影/張嘉恬

至醫院初訪阿涵時,她突然氣憤地要拔掉下身的尿管,前來看顧她的54歲母親阿珍姨,趕緊壓制女兒的手,只見阿涵愈加憤怒,醫院護理師聽聞阿涵咆嘯前來關懷,卻只更激怒阿涵,她接續拳打腳踢、摀住耳朵,母女經過一番拉扯,阿涵終於平靜,但不過半响,她直望著阿珍姨沒來由地問:「媽,妳有洗澡嗎?25年來妳都穿同樣的衣服。」

確診腦膜炎導致精神異常不識子

好不容易阿涵服用鎮定劑睡去後,阿珍姨說,長女阿涵在醫院擔任隨診助理,36歲女婿阿偉(劉漢偉)則為巡山員,夫妻收入每月共4萬4000元,除了6歲讀大班的長子,去年9月再生了次子。
阿珍姨也說,與已故先生僅生2女,單親次女與其讀中班的4歲女兒皆患先天弱視,亦與阿涵一家租屋同住,54歲阿珍姨平時則於偏鄉部落照顧8旬母,「沒想到阿涵今年初發高燒1個多禮拜不退,晚上不睡覺,沒力站起來走路、發作癲癇,前1分鐘才吃飯,馬上喊餓,說些不搭嘎的話,脾氣也變暴躁,到醫院一連串檢查才確診腦膜炎,女婿還是得工作付房租,他工作值夜班時,我只能把老母帶下山來,幫忙看一下」。
阿涵出院後,記者再度關懷,她雖已不需輪椅但無力行走難走遠,她不停詢問記者是「老師?」無數次,當天請假陪伴病妻回診的先生阿偉說,阿涵在醫院診治3個多月,返家後意識、情緒仍有障礙,醫生也說她發作腦炎非常可能體內有腫瘤,現在還在找,除了看神經內科,也看精神科,至少用藥幫助她精神穩定,不然她常不認得懷裡抱的小兒子,還丟到床上,「大兒子跟我說她怕媽媽,不敢跟媽媽睡」。
  阿偉說,雙親皆逝,僅剩1弟因有債務能幫有限,他憶及,婚前與阿涵交往時他從事搭鷹架零工,因老闆周轉不靈他有1年時間收入不穩定,那段時間阿涵在加油站工作,5年前才到醫院做跟診助理,「當年生活上她幫我很多,我心情差常和她有口角,她也包容我,我們曾分手半年,她聽說我意志消沉、藉酒澆愁,主動回來陪伴我,把我從谷底拉起來,她雖然生病變了個人,我們有小孩也是個家庭了,很辛苦也要咬牙撐下去」。一旁阿涵的妹妹則說,她因弱視工作受限,「我和女兒住這裡,我們母女就靠殘津8500元生活,房租由姊夫支付,偶爾我們補貼水電等開銷,不知姊姊什麼時候會好,我盡力分擔照料小外甥,接送大外甥上下課」。

阿涵(左)出院返家後現仍有情緒與意識障礙,常不認得2兒。圖右為36歲先生懷抱未滿足歲次子,中為6歲長子。
阿涵(左)出院返家後現仍有情緒與意識障礙,常不認得2兒。圖右為36歲先生懷抱未滿足歲次子,中為6歲長子。

夫收入2萬房租就要1萬難撐4口

 阿涵昔日工作同事說,阿涵家雖過得不富裕,但夫妻認真工作、重視孩子教育、要求對人禮貌,「以前他們夫妻交往時,阿偉在工地工作還會和同事聚會喝點酒,自阿涵懷孕開始他說不喝就不喝了,夫妻兩對家庭、孩子很有責任感,希望老天眷顧讓阿涵康復」。目前阿涵家仰賴先生收入2萬多元、妹妹及其女兒殘津8500元,扣除房租1萬元後不敷6口開銷,已向親友周轉7萬元。蘋果基金會獲悉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涵主治醫師說,阿涵罹患的為抗NMDA受體腦炎,為自體免疫異常引起的腦炎,患者常因發病時的暴躁、妄想症狀誤診為精神疾病。治療初期亦因意識昏迷、呼吸衰竭等在加護病房治療1個半月,經血漿置換、免疫球蛋白注射等治療移除抗體後才脫險。醫師說,此病與體內腫瘤有關,特別是卵巢畸胎瘤等腹腔腫瘤,就阿涵病況而言,腫瘤引發此病為7成機率,雖有3成可能性無腫瘤可康復,但需8至12個月階段性診治方可確認,醫師也說,阿涵現雖可在家自理,但目前遺留意識、情緒障礙,身心社會職業功能受損,無法與人正常互動,1年後是否可恢復工作能力不甚樂觀。

阿涵妹妹(左後)為單親媽,與女兒(右)罹患先天弱視,圖中妹妹分擔照顧阿涵的次子。
阿涵妹妹(左後)為單親媽,與女兒(右)罹患先天弱視,圖中妹妹分擔照顧阿涵的次子。

基金會編號A4681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