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發敬老金 挖債務坑給誰跳(陳昱名)

出版時間:2019/05/30

日前台北市議會由國民黨市議會黨團發起「台北市重陽敬老禮金致送自治條例」,打算要恢復重陽節敬老金,並已獲一讀通過,在國民黨團目前與其友黨在北市議會的人數優勢,本會期可望能三讀通過。但筆者卻深切以為不可,主要可以從財政、福利效果、民主權力分立體制等三個面向來說。
首先是財政,台灣是世界上老化速度數一數二的國家, 2018年已步入高齡社會,意謂著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數比率超過14%,不只高齡人口眾多,根據國發會資料顯示,台灣從高齡化社會(高齡人口7%)發展到高齡社會(高齡人口14%)只花了25年,遠比法國的127年、美國的71年等已開發國家來得快非常多。
是故可以預期,如果要發敬老金,預算只會持續增加,敬老金從一開始的1年2億多元,到前市長郝龍斌卸任時就已達7億多元,如果今年重發,預算大概要上看到10億多元,未來增加的幅度也會一如前述的老化速度快速攀升。台北市財政狀況雖然比許多縣市好很多,但也還有負債近1000億元,舉債不還,然後拿來發紅包,讓債越欠越多,邏輯上第一個就說不通。

建置友善高齡環境

第二,從社會福利政策的效果來看,即便非要發津貼不可,也應該要有規劃,不只讓老人自身得益獲得保障,更要讓花出去的錢能夠刺激整體社會經濟規模與景氣。但重陽節發一筆1500元起跳的敬老津貼,是一筆富者根本不在乎的錦上添花、而貧者也難以真正受到幫助補貼生活的小錢,撒錢發下去也無法控制經費消耗的用途是否真的用在造福老人的選擇之上,是故撒錢效益不彰,不如增加友善高齡環境的建置。
長照2.0政策下的社區照顧與居家照顧推展目前都在如火如荼推廣之中,儘管政府每年要投入超過300億元以上的資金,但分配到各地方政府之後仍是僧多粥少,也使得許多社區長照據點與基層單位仍有資源不足、難以聘請足夠人力、服務範圍限縮、照顧量能發展不足的窘境,自然難以將社區式、居家式服務方案普遍落實,使民眾反而有老人長照福利難用或用不到的感嘆。
與其撒錢發紅包,不如把錢花在落實長照服務普及化、社區化,政府運用經費集體採購也會比民眾個別消費來得更有效,才能真正把錢花在刀口上使弱勢得到保障,使長照公共政策永續經營、資源共享。
最後,從民主體制權力分立的角度來看,市議會應該是地方自治立法權審議預算、監督政府的角色,但政策與預算規劃與執行則是府方行政權的責任,議會只能針對行政權所提出的地方自治法案或預算進行審議通過或刪減、凍結執行,而非越俎代庖代替行政權,如果日後立法權多不顧體制動輒增加預算要求行政權執行,三權分立制衡監督精神將不復存在,行政部門未來恐只能減少規劃,虛待議會的天外飛來一筆,如此豈是民主發展之福?
總體來看,目前台北市雖然不發敬老金,但經費移用去的老人福利布點增加、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服務加碼、共餐服務、長者乘車及旅遊、強化居家服務、推展社區整合照顧服務計劃、友善托育等,總體來說雖仍有不臻理想之處,但總是提供了實際且針對長輩需求的福利項目,而政策衍生的人力聘僱與消費,也都對社會總體經濟產生回饋,形成了另類的社會投資。至於走回頭路撒錢,繼續挖未來的債務坑,還是省省吧!

高雄醫學大學高齡長期照護碩士學位學程助理教授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