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院三讀 酒駕累犯害命 最重無期 僅限5年內再犯者 被害家屬批「打假球」

出版時間:2019/06/01

【林惟崧、吳珮如╱台北報導】酒駕零容忍!今年2月台中彭姓男大生遭酒駕累犯撞死引爆民怨,行政院長蘇貞昌震怒要求修法嚴懲。立法院昨三讀通過《刑法》修正案,但僅增訂酒駕累犯再犯致死最高可處無期徒刑,酒駕致人重傷、死亡初犯者刑度不變。彭父昨悲憤說,當初說的死刑不了了之,「這不是打假球是什麼!」

設計畫面
設計畫面

為嚴懲酒駕肇事傷人、致死,年初時蘇揆和法務部都喊出要朝酒駕視同殺人罪修法,曾研議酒測值達一定數額,視同具殺人的不確定故意,但當時就有不少司法官質疑這個論點過於武斷。行政院在跨部會討論時,顧及酒駕累犯直接判死違反比例原則,送到立院的修法版本,改成再犯酒駕致死者處7年至無期徒刑,致重傷處5至12年徒刑。但立委仍認為累犯致死應判死刑,再提案修法。總計修法草案達35個。
因朝野立委對於酒駕累犯刑度是否要到死刑意見不一,立院昨表決處理。最後增訂酒駕累犯罰則,只要曾犯酒駕被判有罪確定或經緩起訴處分確定,於5年內再犯酒駕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5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酒駕初犯刑度則未修正,致人於死仍維持最重10年有期徒刑。
現行《刑法》第185之3條文規定,酒後駕車者(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5以上),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萬元以下罰金;若是致人於死者可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初犯刑責未加重 來回輾壓視殺人

政院版草案原增訂第4項,若故意酒駕致死、致重傷,可比照《刑法》殺人罪或傷害罪,意即酒駕故意殺人最重可比照殺人罪判死刑。民進黨團認為若綜合一切狀況足以證明酒駕者造成死亡、重傷等,有故意或間接故意的嫌疑,《刑法》中本就可依殺人罪或傷害罪等條文論處,因此未予以增訂。
藍委李彥秀批,從一開始法務部指出,酒駕等同故意殺人,到現在民進黨卻將累犯回歸到一般刑罰,這樣的心態當然就是打假球。藍委吳志揚也說,酒駕初犯刑責不變,酒駕致死的刑責也不變,只有累犯再犯致人於死或重傷時才有加重,還不給判死刑的機會,最奇怪的是累犯還要限於5年之內才算,一點都不像樣。

法務部昨稱尊重立院修法,但特地發出懶人包解釋修法結果,強調「酒駕肇事致人傷亡時,須依個案具體情形及相關事證進行判斷,如果酒駕者有殺人或傷害的故意時,就會直接以《刑法》殺人罪或傷害罪論處,其中殺人罪最重仍可判處死刑。」
懶人包還提及兩種酒駕案例可能涉犯殺人罪,案例一「酒駕肇事後繼續來回輾壓被害人或加速衝撞執勤員警」,案例二是「執勤員警騎乘警用機車阻擋於汽車前方,被告見狀未煞車減速,撞擊後拖行30、40公尺。」法務部還呼籲法官量刑時,能符合社會期待與國人的要求,讓每個人都能免於酒駕危害的恐懼與損害。
律師黃鼎鈞認為,酒駕致死是否該用殺人罪判刑,真的得視個案而定,因為被告心裡有無故意殺人犯意只有他自己知道,要判死刑實在有其難度。不過若沒殺人犯意但仍造成他人死亡,依新條文也可判到無期徒刑,這樣的修正案應屬法界可接受的範圍。

若已賠償或和解 可降刑度或緩刑

黃解釋,酒駕刑責雖提高,但法官審案時未必每件都判到最重刑度,畢竟法官還需審酌被告的犯後態度,通常被告有賠償或和解,盡力展現道歉誠意,法官判的刑度都不高,若被害人表示原諒或主動為被告求情,刑度會更低,甚至緩刑,「法官也希望被害人家屬能得到賠償,一旦和解成功,刑度自然就不會高。」
彭姓男大生的父親昨悲痛表示:「這不是打假球是什麼?」彭父說,當初事發時,多少官員在媒體上一起譴責酒駕犯,斬釘截鐵說要判酒駕累犯死刑,「如今愈審查就愈打折扣,果然不出我所料,原本說好的死刑,不了了之。」
台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秘書長林美娜表示,此次修法不及格,無法消解酒駕引起的全民公憤,尤其未接納該會主張的提高酒駕致死、致重傷殘的最低本刑,感到沉痛、失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