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打造有溫度的手工車 葉士豪

出版時間:2019/06/02

作者╱楊語芸
攝影╱林林

知道Sense 30從光復南路搬遷到北投後,我們是第一家到訪的媒體,我興奮地想像工作室內會有滿牆的輪胎、踏板、坐墊、把手等自行車零件,可以讓我們搶先拍攝,畢竟新店開張,一定是庫存滿檔。


當我進入葉士豪位在北投丹鳳山的手工訂製車工作室時,卻只見到各種機具,以及包在紙箱中的鋼管。「是自行車零件還沒有搬來嗎?」我不免有這樣的疑問。葉士豪顯然已遇過太多像我這樣的外行,他不疾不徐地說:「訂製車不是組裝車,我們只做車架而已。」
身材魁梧的葉士豪,留著一臉落腮鬍,因為外形太有個性,感覺上很難熟絡親近。他卻意外地侃侃而談,而且口氣敦厚:「也難怪妳會誤會,因為『訂製車』在台灣常常被當作是代客組裝或個人化塗裝,與我們做的不一樣。」接著,他自信地告訴我:「我雖然不是最早做手工訂製車的人,但我敢說,是Sense 30這個品牌在台灣打開手工車的話題,很多人是因為我們,才知道手工訂製車這種工藝。」
「那麼,什麼才是手工訂製車呢?」我接著問。葉士豪用一種看似答非所問的角度,完美地詮釋手工車這種工藝。
「我們先排除那些只是單純想要『不一樣的車』這種人。」葉士豪說,因為市售自行車通常只會做適合當地市場平均身材的尺寸,「但是有人就是很矮,但是手很長;或是下半身比上半身短很多,光是用身高來決定車子的尺寸,騎起來就會不平衡、不舒適。」他用誇張的模仿動作,讓我一下子就了解腳短手長的人騎車有多麼委曲。

單車也要量身訂製 讓每種身材都能騎

「但是訂製車不同,它是依個人的需求量身製造的。」像是怕我聽不懂,葉士豪又引用連鎖成衣品牌和訂製西裝的差別,強化我的印象。「所以,為那些想要不一樣或買不到合適成品的人,量身訂做的自行車,就是手工訂製車。」葉士豪點點頭,因為有人的需求,所以才成就這種工藝。
想要訂製手工車,得先經過「面談」與「量身」這兩個步驟。透過面談,葉士豪得以了解客戶對自行車的需求,是要競速?要登高越野?還是休閒用車?然後進行「量身」,除了身高,手長腳長後背長,全都得悉心測量,葉士豪根據這些資料繪製1:1的工程圖,透過圖面與客戶溝通,確認無誤後,才能選購管材。如果是台灣無人代理的產品,還得跟義、日、英的廠商網路下單,光是等候材料,往往就得花去1、2周時間。材料到手後,他再依設計圖進行裁切、焊接、磨平拋光、調校等步驟,完成訂製車架。接著交由專業的塗裝師按圖進行烤漆,再搭配各機械組件,完成一台獨一無二的自行車。
話說葉士豪會踏入這行,也是緣於找不到適合自己的自行車。身高182公分,他因為身形魁梧,騎上一般市售的自行車,怎樣都像大人騎小車,再加上他喜歡樣式簡單又經典的車款,市面上很難找到,於是興起訂製一輛車的想法。他找到台中一家專門做自行車車架的代工廠,提出需求,對方問他的第一句話是:「我們最低訂購量是100台,你要訂幾台?」
在沒有一定數量、工廠不願接單的情形下,葉士豪找到庫存的老車架,改裝了30輛車,便順勢成立Sense 30這個品牌,方便消化訂單。還好這批自行車因為車型和尺寸都是市面少見,在葉士豪的朋友圈內推銷一下,沒多久就清空了。只是後續有客人提出不同的需求,這個人要輕量化、那個人要用特別管料,葉士豪每次都以「打樣」的方式,要求工廠師父幫忙製作。不只費用高,師父們也不堪其擾,只差沒躲著葉士豪而已。「不然,我自己來製作好了。」葉士豪的心中開始出現這樣的聲音。

焊接是種心細的工序,溫度的拿捏全憑經驗。
焊接是種心細的工序,溫度的拿捏全憑經驗。

葉士豪設計的自行車多半是簡單又經典的車款。葉士豪提供
葉士豪設計的自行車多半是簡單又經典的車款。葉士豪提供

會有這樣的念頭,其實有跡可循。葉士豪大學念的是美術系,學西洋美術創作,但在他身上,這種感性的藝術思維卻與理性的邏輯共生,他對機械十分有興趣,大學時就開始玩古董摩托車組裝,只要在路上看到Vespa、蘭美達等1950年代的老機車,他都會設法購入,拆開機身研究機械原理,整理好再組裝成車後,騎乘一段時日賣掉,再找下一輛來玩,前後經手幾十輛古董摩托車。
退伍後因為經營畫室、開班授徒,只好放下摩托車組裝的興趣,但人生峰迴路轉,葉士豪接觸鋼管自行車後,決定關閉畫室。他之所以有恃無恐,靠的就是之前累積的古董摩托車知識,以及阿德師父無私的教誨。
葉士豪口中的阿德師父,是自行車界周知的鋼鐵天才陳仁德,他輾轉待過台灣幾個主要的自行車廠,後來開設「騎異製作所」接手工車訂單,又與朋友開了「德制鐵工」作精緻鐵工。葉士豪雖然久仰其名卻苦無交情,只能用熱情感動阿德師父,讓他傾囊相授。連續1年多的時間,葉士豪每天早上都到阿德師父的工作室報到,學習手工訂製車的相關技術。陳仁德不求回報地付出,讓葉士豪感懷至今。
以Sense 30為品牌,葉士豪大概做了百來輛訂製車。他的客群多是事業小有成就的青壯年,畢竟動輒5位數的自行車價格,不是誰都負擔得起,他們喜歡擁有獨特的產品,而且對自己的需求有一定想法。除了自己騎乘外,葉士豪也曾遇過訂了十幾輛車只是為了裝飾民宿房間或樣品屋的客戶。

為杜蘭特訂製一台 陪他河濱公園夜騎

但所有客戶中讓葉士豪印象最深刻的,是幫杜蘭特(Kevin Durant)製作的經驗。「Kevin Durant?是……那個Kevin Durant嗎?」我雖然追著NBA季後賽的進度,熟知這個名字,卻不敢相信金州勇士的天王球星KD,會是葉士豪的客戶。
「大概3年前吧,KD有一趟巡迴亞洲的旅行,那時NIKE Taiwan想要給他一個驚喜,就請我幫忙製作自行車。」葉士豪說:「NIKE Taiwan給我很大的空間去創作,但因為它代表了台灣送出的禮物,所以希望我做出特色。」葉士豪知道KD喜歡攝影,於是找了一位做皮件的朋友,設計一個相機包放在自行車上,又找了一位金屬工藝家朋友,用純銅材料做了一個裝飾鐵件,焊在車架上。「那個裝飾的圖紋是我畫的,上面是雲紋,底下是波浪,中間就是KD這兩個英文字母,我特地設計得很東方,希望不負NIKE Taiwan的託付。」
杜蘭特非常喜歡葉士豪製作的自行車,NIKE甚至安排了河濱公園夜騎活動,讓葉士豪陪著KD騎了一段路。經由媒體採訪曝光,這些至今在網路上還可以找到的照片,讓葉士豪「紅」了一陣子,「幫KD訂製自行車的人」成了他新的別名。
葉士豪說,他其實很喜歡在自行車上加一些客戶的個人風格,讓人與物之間產生更溫暖的鏈結。例如有位父親想送女兒一輛郊遊用的休閒車,父親和葉士豪在討論時,女兒乖乖地坐在一旁畫圖。幾天後,那位父親忽然說想要幫這台自行車命名為Nadia──她女兒的德文名字。葉士豪認為,只放幾個字母有點突兀,他回頭找出幾天前她畫的塗鴉,將其中一個看似公主的人偶修整一下,保有小女孩童稚的筆觸,再將Nadia嵌入。這個獨一無二的裝飾鐵件既是自行車的名牌,也反映了父親的心聲──Nadia就是他心愛的小公主。

葉士豪為杜蘭特設計東方味的圖騰:雲紋、波浪,以及KD兩字母。葉士豪提供
葉士豪為杜蘭特設計東方味的圖騰:雲紋、波浪,以及KD兩字母。葉士豪提供

自從2008年與朋友創立Sense 30以來,葉士豪的自行車訂單中就充滿這些值得回味的故事。Sense 30穩定之後,葉士豪沿用老歐洲工廠風格,開過餐廳和酒吧,也和朋友合夥,利用Sense 30的工藝形象,經營紳士風格的選物名店。因為喜歡古典浪漫風格,葉士豪總是頭戴扁帽、身穿斜紋毛呢織品、腳踩休閒鞋,他就是Sense 30店內最好的活招牌。
不過他也坦言,那些年為了多賺一些錢而經營「副業」,使得他每天生活的重心都放在如何讓該月份在收支平衡後還可有些進帳,當全部的思維集中於「管理」時,葉士豪覺得,自己離創作遠了。
大約半年前,葉士豪放掉所有事業,關掉台北市區的店面,在北投這處幾近荒廢的舊屋重新起步。他和同樣跟阿德師父學習的賴予淵合作,從修屋瓦、蓋鋼樑開始,一步步量身訂做他們心目中的工作室。新的工作室除了接單製作手工自行車外,同時也是自行車學校。關於訂製手工車,他和小賴都曾苦無學習的門路,也都曾受惠阿德師父無私的分享,現在,他們要把這項美好的工藝傳承下去。希望台灣在「自行車王國」這個用「代工量」撐出的美譽外,未來還可以出現幾位手工車大師,以質精藝美的產品,讓國際認同台灣。
放下岔路的風景,走回創作的大道,經過裁切、精修、組裝,葉士豪為手工訂製自行車的工藝,量身訂做出了葉士豪。

Sense 30致力於自行車工藝美學,舊店面有著古典浪漫風格。葉士豪提供
Sense 30致力於自行車工藝美學,舊店面有著古典浪漫風格。葉士豪提供

葉士豪繪製的自行車示意圖,充滿手作工藝的溫度。
葉士豪繪製的自行車示意圖,充滿手作工藝的溫度。

葉士豪 41歲

已婚
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
手工訂製自行車職人,職齡11年。
已生產百來輛手工訂製自行車,價格6萬至15萬元不等。

作者╱楊語芸

有能力將生命流動的光影,剪裁成娓娓道來的文字,是一種上天的恩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