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政治協議高門檻才有高共識(王智盛)

出版時間:2019/06/02

立法院趕在本會期結束前,三讀通過了《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之3(以下簡稱「兩岸政治協議條款」),明定兩岸協商簽署政治協議,應經國會「雙審議」,並舉辦全國性公民投票通過後,才能簽署、換文、生效。由於立院「雙審議」都必須要求「全體立法委員3╱4出席,及出席委員3╱4同意」,加上全國性公民投票更是要達「有效同意票須超過選舉人總額之1╱2」始得通過,一個「比修憲還修憲」的超高難度門檻,也讓「兩岸政治協議」引發諸多議論。

強化民主監督機制

許多人將民進黨亟欲通過本次《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之3,歸因於今年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一席「若國民黨重返執政,將與對岸洽簽兩岸和平協議」的反制。但事實上,如果只是單純的政黨對抗,打打口水戰即可,民進黨政府其實大可不必如此大費周章地推動修法。這一次的根本動因,還是必須回到今年1月2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發表的「習五點」重大談話。
「習五點」發布後,無論「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或是「民主協商達成制度性安排」,甚至後續一系列頻密的統戰滲透作為,已多次被我政府及美國等盟邦官員或智庫學者等認定是「企圖改變台海現狀」。
對此,蔡英文總統在第一時間就強調要「強化兩岸互動中的民主防護網」,特別是針對兩岸互動中可能影響主權的議題,強化民主監督機制;後又在3月11日的國安會議中提出「蔡七條」,指示「立即推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案,加速民主防護網的法制工作」。換言之,正是因為面對「習五點」改變台海現狀的壓力,才有這次短短在不到3個月內完成「兩岸政治協議條款」修法的高效率。
儘管這次針對「兩岸政治協議條款」應當建構有效監督機制的朝野歧異並不大,然仍有論者或有認為修法結果「比修憲還修憲」的超高難度門檻,造成了未來兩岸和平交流的困境,但真是如此?
事實上可能完全相反!要知道,過去不論是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都曾提出兩岸政治性協商,必須經過2300萬人民監督與同意的類似主張,而民進黨更是自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以降,就堅持「未來台灣的前途,應由台灣的2300萬人自行決定」。因此,可能影響到台海現狀及兩岸定位的任何形態兩岸政治協議應有充分民主監督,幾乎是在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
而「兩岸政治協議條款」的高門檻,恰恰讓整個協議從推動、簽署到生效的過程,都可以經由高門檻的台灣民意檢視而形成高共識,正好為過去台灣社會紛擾的兩岸議題尋求了創造最大公約數的法制條件。
換言之,未來不論2020由誰執政,朝野處理兩岸政治性議題,在「兩岸政治協議條款」的框架下,勢必都要在制度面囊括更多民意監督與共識,不僅能夠爭取台灣民眾的最大公約數與利益,也才能夠以「民主」之名,一致面對北京的壓力!

填補非政治性空白

但持平來說,兩岸關係不是只有高階的政治議題,在兩岸交流正常化的過程中,雙方也都會碰觸到非政治性協議—當年的ECFA和「服貿協議」即是一例。當我們建構了高門檻、高保障的「兩岸政治協議條款」時,自2014年太陽花學運以降便備受矚目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卻仍遲遲未通過,造成「兩岸非政治協議」的民主監督機制仍有缺口,實為本次修法美中不足之處。
如今,政府既已完備「政治協議」監督機制的修法,接下來我們也期待朝野政黨進一步戮力填補「非政治性協議」監督機制的空白!

兩岸政策協會秘書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