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無人」時代的勞動問題(許仁碩)

出版時間:2019/06/02

目前日本的便利商店業界,正面臨嚴重的人力不足問題,店員乃至於加盟主的過勞問題引發社會討論。對此,各企業除了導入移工、取消24小時營業之外,也將「無人商店」視為未來的出路之一,開始進行相關實驗。
然而,「無人商店」並非真的「無人」,例如即便能以臉部辨識自動結帳,清潔、補貨等工作仍須人工。但在「無人」的表面下,背後的勞動成本與勞動問題,反而經常被忽略。
實際上,在無人商店成為話題之前,日本早就是個自動販賣機大國了。
去過日本的人,應該都對日本的販賣機密度之高印象深刻。根據日本自動販賣機公會的統計,日本的自動販賣機密度約為美國的2倍,歐盟的5倍左右。
由於自動販賣機無須被批發、零售商抽成,毛利率高,又被認為人力成本極低,因此各飲料公司無不競相設置。結果就如大量加盟展店後的便利商店一樣,販賣機在進入高度飽和後,獲利面臨瓶頸,導致企業開始回頭壓低勞動成本,遭殃的就是機器背後的人—司機。

順法抗爭另組工會

販賣機公司往往以外勤難以計算工作時數為理由,要求司機每日須補滿規定機台數的貨,但只給付一定額度或甚至不給付加班費。隨著販賣機逐年增加,又要壓低成本,每位司機每日負責的機台數也不斷增加,無償加班成為了常態。根據工會表示,日本官方的過勞死判定基準為每月加班80小時,但實際上每月加班100小時至150小時的司機,並不在少數。
在這樣的情況下,司機們開始串聯,從去年開始發動了連番的行動。有的司機們採取「順法抗爭」,也就是把以往公司規定要做,但實際上因為節省時間而省略的商品替換、機台清潔等工作,依規定做足,表定下班時間一到就照表下班。結果就是每日能補貨的機台數大幅下降,陸續出現缺貨。
在「順法抗爭」之外,司機們也組成自動販賣機產業工會,並展開罷工。在罷工期間,工會成員至平日負責區域的各大車站拉布條、發傳單,說明行動並爭取民眾支持,同時也主動接觸其他同業司機,尋求更廣泛的串聯。
雖然這幾場罷工的規模,均是以東京市區為主的數十人左右,佔全體員工數比例並不高,但在罷工數從70年代1年5000多件,一路下滑到目前1年數十件的日本,司機們的行動仍受到了相當的注目。而鼓勵民眾拍下亮著「售完」燈號的販賣機照片,上傳網路聲援罷工的宣傳,也引起話題。雖然有些協商目前還在進行當中,部分參與罷工的司機,確實成功爭取到了合法加班時數、加班費、休息時間與補休。

團結一致才能自保

對於企業宣稱,未來將以無人化解決員工過勞問題的說法,日本自動販賣機司機的抗爭提醒了我們,科技的進步確實能夠節省人力,但並不代表勞動問題就會自動獲得解決。企業對獲利最大化的追求,從工業革命到21世紀的高科技新創產業,都從未改變;同樣的,即便組織與抗爭策略會不斷與時俱進,團結一致,仍舊是勞工保護自己的基石。

日本特派員
作者為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蘋果》「國際蘋道」專欄,邀請旅居歐美、日本、南亞、中東與非洲等地區的24位特派員,書寫其所觀所思,讓讀者透過他們的雙眼,看盡國際大小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