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絕人寰 血洗北京城 共軍殺紅眼 恐怖戰車輾學生 把平民當槍靶

出版時間:2019/06/04

編按
一九八九年中共血腥鎮壓民運,死傷數萬,六四成為傷痛的名詞。中共封殺六四的紀錄,但他們無法抹殺歷史。
值六四屆三十周年,《蘋果》取得當年目擊現場的新聞工作者、運動參與者之授權,即起至六月五日,以復刻報紙形式,讓讀者重回三十年前天安門現場,一起捍衛歷史記憶。

六月四日凌晨一時,在廣場東南側不斷有信號彈向天安門方向發射,信號彈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空閃光,散落。一位從醫院跑回來的同學,身上沾滿了受傷同學的鮮血,氣急敗壞說已有十七個同學死了。他懇求守衛的同學讓他進去廣播台帳篷內匯報,好讓他能及早通知廣播員不要再作「不還手、不反抗」的呼籲。但是廣播台繼續廣播,堅持絕不撤退,表示要繼續進行這場不屈不撓的鬥爭。
我離開廣播台,想了解廣場四周情況。遙遙的還微弱地聽到廣播,勸籲人民子弟兵不要為政府效力,槍口是不能對著人民的。又呼籲同學和群眾,若手持武器,必須馬上放下,不能動武。
從人民大會堂那邊傳出來的官方喇叭,經常掩蓋廣場上學生的廣播。官方喇叭的廣播重複又重複地在四周響亮揚起,是戒嚴部隊指揮部的緊急通告,宣布馬上要把天安門清場,廣播說:「凡在廣場上的所有人員,聽到廣播必須立即撤離現場。如果有人違抗和拒不執行此通告,戒嚴部隊有權採取一切手段予以強行處置。清場後,天安門廣場由戒嚴部隊嚴格管理。」
然而廣場上和外圍四周的學生、市民和人群仍是聚攏一起,沒有散去,而且只要發現哪裡有軍隊,學生、市民、工人便都會往哪裡跑,希望能盡最後一分力進行遊說和圍堵。
一位工人說,從東面建國門來的坦克車壓死了四個人;從長安街東西兩路駛近的裝甲車,也撞死了很多人。他又說,前門口的警察已被打退三次,有軍車被推翻,群眾抓住和打傷了好些軍兵,但市民和同學已經很克制的了。其他市民也告訴我,不久前,有軍車經過時,放了很多催淚彈驅散人群。

遭鎮壓的罹難者遺體身上都有多處刺傷、重擊,或遭子彈射穿,地面上鮮血淋漓。(劉建提供)
遭鎮壓的罹難者遺體身上都有多處刺傷、重擊,或遭子彈射穿,地面上鮮血淋漓。(劉建提供)

凌晨二時 天安門的西側有戒嚴部隊及坦克車駛到,軍隊胡亂發槍,槍聲不絕於耳,群眾為閃避亂彈而往後逃,有人倒地,有人趕忙救援。我目擊一個血流披面受傷極重的學生被送到廣場中央的急救站,受傷同學血流如注,地面血漬斑斑,醫護人員初步急救及包紮傷口後,馬上把他送離廣場,由同學護送及抬去救護車。同學把廣場上的鋼床拿來作擔架,運走一個同學後,馬上又搬來另一張鋼床備用。
半小時後,幾隊解放軍很匆忙的一隊一隊由路口往歷史博物館方向跑去,他們全部手持武器、槍械,一直跑到歷史博物館前與先前已抵達的軍兵會合,並坐下來候命。學生敢死隊立即調配人手集合過來,重新把軍兵再次圍住,誓死保衛天安門,而群眾也沒有恐懼地包圍軍隊,保護學生。
一位市民對我說:「群眾手無寸鐵,戒嚴部隊則手持盾牌和武器與群眾對立,群眾被趕跑時,還一邊跑,一邊喊要打倒李鵬。」他說,兇狠的軍兵從木樨地過來,市民百姓甚至連老太太都走出來攔阻,但也給無情打倒,軍人還用磚頭來打人。他解開他的衣衫,給我看他被打後的傷痕。

北京城成殺戮戰場,救護者只能忍住淚水和悲憤的心情救援。(蔡淑芳提供)
北京城成殺戮戰場,救護者只能忍住淚水和悲憤的心情救援。(蔡淑芳提供)

凌晨三時十七分 四名知識界絕食代表於廣場上的廣播台發出緊急呼籲,希望解放軍能立刻放下武器,不要開槍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代表說:「我們採取絕食靜坐的方式,維護和平請願的權利,想向政府表達同學的意願,表達我們對政府進行軍管的抗議。現在我們流在這裡的血已經夠多了,不能再流了,我們呼籲你們立即派代表到紀念碑下、我們的營地裡來進行談判,我們負責勸服同學立即撤離天安門廣場。」
廣播停頓一會後續說:「同學們、市民們,請放下你們手中的武器,現在血已經流得夠多了,無論是解放軍方面,還是學生方面,任何人多留一滴血,都是對中華民族的犯罪,我們呼籲你們馬上派代表到紀念碑來進行談判,必要的話,我們四人可以前往戒嚴總指揮部進行談判,謝謝!」

一波又一波倒下的群眾,只能依靠民眾用三輪車緊急送醫。(蔡淑芳提供)
一波又一波倒下的群眾,只能依靠民眾用三輪車緊急送醫。(蔡淑芳提供)

凌晨三時三十分 我前往歷史博物館前,看到數十名市民圍住軍兵向他們苦苦相勸:「你們戒嚴來幹嘛?好好保護學生多好!大家都是老百姓,不能這樣橫蠻的對待人民,很多人流血、死亡,他們之中也有可能是你們的親屬,你們當兵的到底是為什麼?為了打自己人的嗎?」有些解放軍表現得很不耐煩,大多都是無動於衷的,只有極少數是強忍著淚,有學生對我說:「這些兵都失去理性,只服從上級的命令。」

鎮壓部隊步步逼近,槍聲大作,許多民眾倉皇撤退。(蔡淑芳提供)
鎮壓部隊步步逼近,槍聲大作,許多民眾倉皇撤退。(蔡淑芳提供)

清晨四時整 天安門廣場上的燈全都被截斷電源,整個廣場漆黑一片,充滿了恐怖氣氛和隨時會有突襲的可能。坦克車緊接著開進廣場,官方廣播說:「愛國的同學市民們,請與戒嚴部隊合作,恢復國家正常秩序。」又說:「全體市民們,首都現在發生了嚴重的反革命暴亂……」
學生群眾安靜不還手地坐在這塊莊嚴的、神聖的國家首都中心地,坦克車卻輾過廣場上所有的帳篷,又推倒民主女神像,任意破壞和蹂躪,直駛近靜坐同學的面前,在坦克車隊後面,還有大批戒嚴部隊從東、西兩側快步地向前移近。
槍聲此時啪啪噠噠的響起來,學生開始很有秩序地一批批往後撤退,輪到我們站起來往後撤退時,大家都手挽手唱《國際歌》,原本隊伍很整齊,但戒嚴部隊不給同學時間,既驅趕過來推擠同學,又拿木棍亂棒揮打過來,把隊伍衝散。我們這排算是最接近坦克的隊伍被衝擊得潰散凌亂,被迫擠到窄窄的灌木叢和矮鐵欄邊,沒路可退。同學們極其克制地,恐防會有人踩人的情況發生,不斷大喊:「不要亂,不要擠!」、「拉著手,慢慢走!」、「不許打人!」
我們這一排人人都接連捱好幾棍追過來的軍兵無情的棒打推壓。混亂中我被擠進灌木叢裡倒下來,尾隨著我的同學也要倒過來壓踩我,他說:「別擠了!哎呀!我倒下了!我起不來了!」同學往旁邊推擠,他們跌倒過來後再起身被推湧出去,但我被壓倒後,沒來得及站起來,只好爬著繞過混亂的人腳鑽出去。
這時,軍兵已在四方八面緊緊的圍攏過來。不是說過留下南面一條通路的嗎?當我們跟著大隊向南撤退時,坦克、軍隊都在四周包圍,戒嚴部隊的年輕軍兵惡狠狠的擋在我們前面,我一面跑,一面跌倒,跟同學們四散逃命,軍兵總要貼近過來連番追打,給經過他們面前的每個被打散又狼狽地又跌又爬又跑的同學,狠狠地用木棍揮打和驅趕。我們不敢停下來,邊跑邊捱打的,我又再跌倒時,軍兵趨前打了我兩棍,幸好沒有受傷,但也很痛。他們是用力揮打,毫不留情,很多同學都被擠倒,被打得頭破血流,鮮血還噴在我的身上。
趕快跑出來後,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很難過,眼眶充滿了淚水,他們扶著受傷、流血、悲哀、憤怒的同學繼續撤離。廣場的東南面,歷史博物館附近不斷有救護車把受傷同學載走,同學持著各自的旗號尋找失散了的同校同學,並繼續往南走,他們說要繼續遊行。有一女同學在路旁淒厲地、歇斯底里地大叫。

清晨五時三十分 我回頭看天安門最後的一眼,戒嚴部隊已全部衝上人民英雄紀念碑,包圍住各層,而我知道同學撤出了,但最後堅守在帳篷、堅持不願撤退或者撤退時跌倒爬不起來的有多少人?他們會有什麼遭遇?我已無法知道。我不敢,也不能再走進天安門廣場,去了解到底清場的死傷情況,我不得不離開廣場了。
北京這五十多天以來,最克制、最善良、最和平、最非暴力的北京市民,在戒嚴令下還努力保持首都秩序井然,市民和市民之間,市民和學生之間,誰也不怪責誰,他們從來沒有乘機打、砸、搶、燒,從來沒有給政府找到製造動亂的把柄。但在這場血腥屠殺的日子裡,他們忍無可忍,他們眼見死的死、傷的傷,人民手無寸鐵,學子一片丹心,以為可以勸服軍兵不進行這場殺戮,但結果換來什麼呢?
在廣場一起撤出來的同學打電話給我,說從天安門向南撤的同學,給軍隊包圍,他們沒路好走,有同學給打死了。之後,又接到一個電話,說北京大學的學生糾察隊凌晨在學院路給軍隊亂槍掃射,死亡人數至少有一千人,戒嚴部隊準備軍管學校了。
天啊!我們敬佩的、勇敢的、堅毅的北大學生慘遭屠殺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呀!然後,民族學院亦有同學來電告訴我,他的學校亦有無數學生死傷,二十人一隊的糾察隊只有數人回來,大家還在統計有多少人失蹤。他說,他親眼目睹學生敢死隊在堵軍車時一排排被掃射倒下。又說,有一位清華博士生去救一名解放軍時,也給軍隊開槍殺死了。他繼續報告情況,說:軍隊很殘忍,把學生驅趕到路邊靠牆,然後逐個用槍管上的刀刺死。他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但他親眼看到,而且他去救同學,他身上全都沾滿同學的血。
我跟這同學很熟,他本來還認為政府是對的,同學堅守廣場是過分了一點。這天早上,他在電話中對我說,有一名坦克車部隊的軍兵,在路上輾死了很多人,但他竟良心發現地走出坦克車,跪在地下,對群眾說:「你們殺死我吧!我不能再這樣殺人。」
中國,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到底退到哪裡去?這麼悽慘、殘暴的屠殺,為什麼竟在一場愛國運動熱潮和爭取民主自由的激昂呼聲中出現?為什麼要在中國歷史上寫下這血腥的一頁?(文╱蔡淑芳)

資料授權來源:

1吳仁華,歷史文獻學者,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見證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2蔡淑芳,一九八九年時任《星島日報》記者,六四民運期間,赴北京採訪,在天安門廣場目睹鎮壓,經歷清場過程。著有《廣場活碑》


3陳潤芝,一九八九年時任亞洲電視記者,六四前夕在北京採訪學運,在北京飯店目睹坦克車鎮壓,以及遭人闖入喝令不能採訪。著有《六四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