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追求怎麼樣的秩序與穩定?(杭之)

出版時間:2019/06/06

今年的六四似乎更引起人們重視。美國眾議院、國務卿和歐盟等,都無異議通過決議或發表聲明,譴責中國對人權的迫害,國務院發言人甚至以「大屠殺」來指責當年的鎮壓。國務卿龐皮歐的聲明更明指,美國曾希望中國融入國際體系,發展成更開放和寬容的社會,但那希望破滅了。

推「中國模式」對抗

在中國,特別是北京,戒備森嚴,層層管制,全面封鎖訊息,加強「維穩」。然而,世界各地都有紀念活動,全球主流媒體也都記得這一天,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悼念會更湧進18萬人,台北也比過去更多投入紀念活動。
對北京,六四是一個想甩開、但甩不開的「業」。隨時間的積累,他們已經發展出一種論述,就如其國防部長六四前夕在新加坡說的,30年前中國政府對抗議者的鎮壓是「正確的決定」,這果斷措施制止並平息了動亂,保持了中國的穩定,這才有中國後來的發展。在知識界,這種看法講得更有「學術味」。
從這種立場出發,一個更有體系味的論述慢慢被建構出來,從早先改革開放時聲稱要「與國際接軌」,但拘泥於意識形態框框,以及抗拒西方和平演變的「陰謀」,提出所謂「有中國特色的什麼什麼」,到援引「北京共識」,說這比「華盛頓共識」更適合中國國情,最後堂而皇之的定調,這是比西方發展模式更適合發展中國家的模式,叫做「中國模式」。從此,「中國模式」成為中國領軍的、有別於西方發展模式的「典範」。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壯大,這個「典範」的意涵不斷被擴大。很多原先只是現實需要的措施,後來被當做戰略要素附著上去,比如「一帶一路」,現在成了「中國模式」在世界規模下的發展大戰略。至於政治、社會、經濟等各方面,更因「文化傳統」的不同,弄出不同的價值、秩序,這樣就可以否定、拒絕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強調「華夏文明」之不同,比方說,你強調民主人權,他就強調「仁政」等等。

專制主義幽靈糾纏

大概跨世紀以來,想要有別於西方之思想、價值、秩序的建構,更明顯。針對現代之國際秩序體系威斯特伐利亞秩序,提出「華夏秩序」,強調中國不是近代民族國家那樣的state,也不是羅馬帝國那樣的empire,而是儒家倫理式的civilization:核心思想是文化教化,按照儒家倫理原則來處理從個體、社會到政治,乃至國際的各種秩序,它是一種倫理思想,也是政治組織體系,更是貫穿整個生活原則的文明形態。一種華夏式的「天下體系」。
在這樣的體系下,「秩序」是核心要素。這個秩序不是現代自由社會之「自發的秩序」,是一種由中心力量分配之「組織的秩序」,而且是一種「宗法式」的。這「中心的力量」就是一種不同形式的「權力」。這往往是一種不受制約的權力。不管這樣的權力能形成什麼樣的「秩序與統一」,不受制約之權力可能因人性中不義的傾向而使權力更趨向腐化。中國歷史上一直不能解決皇權制約的問題,使得「專制主義」的問題一直沒辦法解決。
六四的發生,以及經歷30年無法面對,甚至認為是正確的,祇是為了秩序、穩定,乃至要從中國專制主義的文化傳統中尋找建構新秩序的資源,不也說明了東方專制主義的幽靈仍然糾纏著人們?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