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平鑫濤所屬的那個時代(楊照)

出版時間:2019/06/06

平鑫濤走了,不過早在他離開人世之前,屬於他的時代就已經結束了。

我曾經在1994年寫過一篇3萬字左右的《四十年台灣大眾文學小史》,文章裡沒有明說,不過實際上那「四十年」,就是從平鑫濤創辦《皇冠》雜誌算起的。會寫那樣一篇「小史」,是因為《皇冠》四十周年,應平先生之請而來的。平先生沒有要替《皇冠》歌功頌德,而是希望給《皇冠》一個在本土歷史上的定位,也藉機整理台灣「大眾文學」的脈絡與軌跡。
平鑫濤所屬的,是一個戰亂之後的苦悶荒涼時代。1949年國府戰敗逃來台灣,斷絕了和大陸之間的文學傳承,又不承認不接受原本台灣日據時代以日文書寫的作品,再加上嚴格的思想監控,弄得台灣幾乎一片空白。在那樣的環境中,平鑫濤和他創辦的《皇冠》找到了一條通俗、大眾文學的道路,刺激出在台灣重新建立的一個文學天地。
平鑫濤的回憶錄《逆流而上》中提過一件事。他剛接編《聯合報》副刊時,對於副刊上連載的武俠小說很有意見,一直想停掉。可是卻遭到業務部門強烈反對,認為不刊登武俠小說會影響報份。

挖掘三代台灣作家

平鑫濤後來還是不動聲色腰斬了連載,等下一次開會,業務部門報告最近業務如何蒸蒸日上時,平鑫濤突然發言表示:「這證明了停刊武俠小說對報紙銷售沒有負面影響!」業務經理當場目瞪口呆,因為他甚至沒有注意到武俠小說已經不在副刊版面上了。
平鑫濤討厭武俠小說,但並不表示他喜愛的是嚴肅、深刻的純文學作品。毋寧是他相信大眾的文學品味不應該被局限在武俠小說上,還有多元發展的可能性。於是從《皇冠》到他編的聯合副刊,積極地尋找各種本土大眾文學,乃至於「中間文學」的作者與作品。
經由他的鼓勵、提倡、推廣,而在台灣蔚為風氣,創造了大量讀者,最有名的案例是張愛玲、瓊瑤和三毛。
這三位「才女」最突出的特性在於她們從背景到個性到作品的風格,都如此不同。能夠同時辨認、欣賞並衷心服務這樣三位大不相同的女作家,說明了平鑫濤的獨特眼光以及更難得的,開闊寬廣的人格。
平鑫濤及《皇冠》所挖掘、推介的,不只有張愛玲、瓊瑤和三毛。從高陽、朱西甯、司馬中原到張曼娟、侯文詠,至少跨越了三代的台灣作家,都是經由《皇冠》的系統而得到了眾多的讀者。
《皇冠》所刊登的文學作品,內容幾乎都不涉及政治。在一般觀念中,認為大眾文學就是浪漫風花雪月的鋪陳,缺乏積極的社會介入,不過換個角度看,這樣未嘗不是替權威時代泛政治空氣底下的台灣,保留了一塊價值中立的邊緣土壤。
最具意義的就是以1975年5月出刊的《皇冠》第255期。

非政治化出軌焦點

前一個月蔣介石逝世,台灣所有黨政宣傳機制陷入空前的歇斯底里狀態,從電視、報紙到所有雜誌都以蔣介石之死做為唯一題材,強迫製造了一種偉人崩殂、天地為之停頓的氣氛。然而《皇冠》卻只在最前面插載了一幅蔣介石的黑白照片,五月號全期所有專欄、小說維持舊樣。回頭重讀,簡直讓人忘記了台灣曾經掀起過一次規模如是龐大、持續如此之久的偉人崇拜儀式,這可以算做是大眾文學長期非政治化的一個意外反抗、出軌焦點吧。
平鑫濤和他所屬的時代,是台灣歷史不容抹滅的重要部分。

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