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獨家專訪 想二度征服聖母峰 詹喬愉攻頂 沒看到日出抱憾

出版時間:2019/06/06

【陳國偉╱台北報導】外號「三條魚」的台灣正妹登山家詹喬愉,台灣時間5月27日清晨5時31分摸黑成功登頂聖母峰後,前天風光返台,經過一夜休息沉澱,詹喬愉昨天接受《蘋果》獨家專訪,分享完成壯舉的經驗。

身形嬌小、長相清秀的詹喬愉看不出是征服多座8千米巨峰的登山家。陳堯河攝
身形嬌小、長相清秀的詹喬愉看不出是征服多座8千米巨峰的登山家。陳堯河攝

現年31歲、身高154公分、體重不到50公斤,詹喬愉在13天內連續完成海拔8481公尺馬卡魯與海拔8848公尺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登頂,成為台灣第2位完成登上聖母峰的女性,可惜暗夜中也未能等到世界頂峰的日出,未來打算規劃新的路線,再度挑戰聖母峰。儘管未來可能轉戰演藝圈,詹喬愉表示仍會持續維持訓練,為下一次的登頂做好準備。以下是詹喬愉的專訪Q&A。

詹喬愉上月27日清晨完成攻頂聖母峰後,回程拿旗幟拍照。翻攝詹喬愉臉書
詹喬愉上月27日清晨完成攻頂聖母峰後,回程拿旗幟拍照。翻攝詹喬愉臉書

Q:妳在登聖母峰時,有想過可能會面臨死亡威脅?

A:沒有!其實現在的天氣預報資料都很進步,如果遇到實際天氣跟預報不一樣,我們就不會登頂。那時候我考慮過,如果錯過了,這一季、可能今年就沒有機會登頂了,如果要冒死亡的風險上去,我會覺得不值得!

Q:攻頂時的狀況,曾經一度撤退,當時心情如何?

A:原本第一次上去,天氣變得非常差,我們撤退下來的時候,原以為沒有機會登頂了,27號的時候,突然有了「窗口」(登頂機會),我其實也蠻猶豫的,最後我選擇去做,沒想到做到了!

Q:外界批聖母峰登頂猶如商業活動,妳怎麼看?

A:其實我不否認,登聖母峰是一場商業活動,尤其最近幾年雪巴人去山上架繩索,坦白說,攀登的難度下降很多,無氧大概只有1%,而99%都是有氧。其實山就在那裡,也不是說一定是哪種類型的人可以攀,或是哪種條件,才有資格去攀,登山本來就是一種自我挑戰,很多人目光是放在挑戰一座山,其實挑戰聖母峰就是挑戰自己,只是每個人選擇自己適合的方式,商業活動是提供登山者,用什麼方式挑戰自己。

Q:登頂成功之後,希望對台灣熱愛登山的朋友說些什麼?

A:我會希望台灣能有更多的人出去嘗試,就像很多人說我,「還不是都靠外國人爬?」或是質疑「一個女生可以登得上去?」之類的話,我會希望講這些話的人,大家多出來走走,多出來看看,不要總是把登山這些事情當作是遙不可及,台灣人反而需要更多接觸,或許想法和觀點就會不一樣了。

Q:比基尼登山客不幸山難過世,教會妳什麼?

A:我覺得這是個人選擇,台灣那些在罵的人,最缺的就是尊重每一個人的自我意願,而且台灣就是媽寶心態嘛!覺得就是父母養你,不應該做危險的事情。

Q:妳身材算是比較嬌小的,妳有沒有看過比妳還嬌小的登山者?

A:其實小隻的女生還是有,過去登山有遇過,我想台灣登8000公尺,這麼小隻的目前應該只有我吧,未來希望有更多!

Q:登山過程中,一定會有無聊的時刻,甚至體力下滑撐不下去的想法,都是如何克服?

A:我們一行有3個人,平常可以聊天,不過正在爬的時候,還是需要注意路上的狀況,另外也需要計算時間,有時候會放空,或是想想登頂之後要講什麼話?大部分我會提醒自己,可以慢,不要停下來!我學到一個經驗,就是如果把距離想得遠一點、困難一點,久一點,走起來反而不遠,甚至可以更快到達目的地。

Q:今年發生了11起登頂時死亡的事件,妳對這麼多意外有什麼看法?

A:死亡本就是登山可能會面臨的事,我相信這些人在做這些選擇時,他們也都思考過,其實我們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大家的心態都是很自然的面對,沒人會去多想,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人還活著的時候,我們會努力去救,一旦人死了,就是一個分隔線,大家就會真正把這件事情放下。

Q:現在回到台灣了,能夠回想一下登頂的當時感覺嗎?

A:前幾天還在零下40℃的聖母峰,感覺從完全不同的世界,回到熟悉的繁華都市,回到台北第一件事就是想吃很多很多的肉,看看是吃火鍋吃到飽,還是燒烤吃到飽,約很多很多的朋友見面。

詹喬愉

★現職:登山家、高山嚮導、攀岩教練、新板山搜義消小隊長、演員
★綽號:三條魚
★學歷:文化大學地質系
★家庭:未婚
★特殊經歷:
.參與清水大山、白楊步道與奇萊山等多次山難救援
.台灣史上第2位登上聖母峰的女登山家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