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中國帝國主義下的香港與台灣(吳叡人)

出版時間:2019/06/16

所謂「一國兩制」,是中國領土擴張的意識形態戰略,以及對新領土進行殖民統治的支配模式。「一國兩制」最初起源於對香港進行差異性統治的需要,以及半獨立的香港對中國的利用價值,而差異統治與工具化就是殖民統治的核心特徵。

當代中國的民族認同,主要是在中國民族主義興起的半世紀(1895-1945)之間形成的。香港並未參與這段中國民族認同形成最關鍵的歷史過程,反而在英國150年統治的形塑下,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本土社會,擁有了自己獨特的語言、文化、制度、記憶與認同,以及初步的共同體意識。對於1997年之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香港事實上是一個有著不同的社會、制度、文化與認同,而且從未統治過的新領土。
香港社會擁有的主體性與文化差異,以及中國之於香港的外來性,是理解20幾年來中港關係的前提:中國基於領土收復主義(irredentism)的意識形態,無論如何都必須收回香港,但現實狀況使中國難以將香港直接併入國家體制,因此必須借助於某種與內地區隔的差異式統治。

典型殖民主義心態

除此之外,中國也想繼續利用香港半主權的國際化特性與成熟的資本主義體制,作為中國與國際連結的中介。這是冷戰期周恩來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思考的延伸,這種把香港從屬於宗主國的工具化思考背後,是典型的殖民主義心態。最終,現實制約與香港對中國的工具性價值,催生了「一國兩制」。
起源之外,「一國兩制」的制度設計也具有明顯的殖民性格。表面上,它看似某種區域性聯邦制,但本質上卻是一種現代化與官僚化的「間接統治」模式。所謂「間接統治」(indirect rule)是19、20世紀之交大英帝國在印度和非洲創造的殖民統治模式,主要特徵是透過在地菁英依據本地慣習進行治理,而殖民政府則隱身幕後進行操控,目的在減少統治成本。
中國人對於如何統治新領土的居民也抱持類似英國人的務實態度。他們大致上借用了港英政府創造的高效率現代統治架構,但在人事上予以香港化,並局部保留港英時代香港即享有的國際主體性。這種「港人治港」只是菁英收編,不是真正的港人自治,因為根據《基本法》的設計,香港特區政府的行政、立法與司法均從屬於北京或受北京控制。在正式的制度性控制之外,中聯辦對香港社會的滲透、監控,解放軍的進駐(事實上的軍事佔領),更進一步確保北京對香港的支配。

一國兩制兼併戰略

更重要的是,這是一種過渡性的間接統治。中國領有香港不到20年,北京已經逐步展開「內地延長主義」政策,不只將中港融合提上議程,更有步驟地展開漸進整合工程,如以單行證中國移民改變香港人口結構(已經超過100萬人)、逐步替換香港各領域菁英、教育與語言同化、宗主國管轄權的滲透(一地兩檢),乃至區域整合(大灣區計畫)。
港版「一國兩制」的終極目標,是實質取消香港自治,完全納入中央控制,但保留「兩制」形式,使香港得以為中國持續「充分利用」,扮演中國對外擴張的「紅色前哨」(方志恆語)。換言之,香港將完全喪失自身主體性,徹底從屬、服務於宗主國的發展目標。2016年以來北京對香港嚴厲的政治鎮壓,目的即在把香港自治限縮在經濟功能範圍之內,以防止港人政治主體性的形成。
這和1920年代台灣總督府以「是經濟台灣,不是政治台灣」為理由壓制台灣民族運動的作法 (以及當代台灣民粹主義者的「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異曲同工,是殖民統治者慣用的控制手法。當前的「送中條例」立法,則是北京在地緣政治衝突壓力下順勢打「香港牌」以對抗美國,因此加速中港法律整合的產物,但其代價是將徹底摧毀香港人認同的核心─法治。這種為了帝國爭霸而不惜以香港陪葬的做法,是北京工具化香港的極致表現,清楚透露了中國殖民主義的本質。
習近平在今年初談到「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但香港的經驗讓我們清楚理解到任何版本的「一國兩制」都必然反映北京的本位主義,亦即北京為主、台灣為從的殖民主義態度。台灣既已形成一個獨立的主權民主國家,絕不可能放棄獨立,接受從屬地位與新宗主國控制。

中國既無法複製香港模式,經由前後宗主國之間的主權移轉方式接收台灣,也無力以中國民族主義號召台灣人民,唯一辦法就是征服台灣。然而武力征服代價太高,只能做為最後手段,因此中國改採地緣經濟學式的侵略─收編台商並進行跨階層、地域的廣泛經濟收買,創造島內代理人,以及銳實力攻擊─收買媒體、智庫、學界、政客,同時操作俄羅斯式的假新聞攻擊,介入台灣選舉。最終的目標是不戰而屈人之兵,使台灣人經過民主機制展開「民主自殺」,主動投降,接受「一國兩制」的兼併與殖民。
換言之,「一國兩制」是帝國兼併台灣的意識形態戰略,而經濟收買則是其物質基礎。無視帝國侵略,主張「只談經濟、不碰政治」的台灣民粹主義政客,或因個人野心而競相向北京表態以爭取代理人地位,或因不學無術而自投帝國羅網,這個早已開展的侵略過程,顯然已經獲致顯著的成效。
從香港和台灣的經驗,我們清楚理解到所謂「一國兩制」的真實意義,乃是「以一國之名,行帝國之實;以民族之名,行殖民之政」。從香港開始,中國當代領土收復主義的興起,意味著中國民族主義由防衛轉向攻擊與擴張,這就是帝國主義的起點。「一國兩制」,就是當代中國帝國主義擴張的原型,香港是擴張的第一站,接下來就是台灣了。在中國帝國主義陰影下,香港與台灣這兩個海洋邊陲唇亡齒寒,分享了地緣政治的共同命運。

反送中改變台政治

然而共同承受的帝國壓迫,也激發了對帝國的共同抵抗。太陽花運動與雨傘運動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而魚蛋革命以來香港青年的艱苦奮鬥,也受到眾多海內外台灣有志之士的關注與聲援。如今正在開展中的反送中運動,香港青年以血肉之軀對抗巨大帝國的絕望鬥爭,終於驚醒了眾多沉浸於「發大財」幻夢的台灣人,根本地改變了台灣政治史的方向,使保衛台灣主權成為明年大選主軸,也迫使爭先向北京獻媚的政客開始表態反對「一國兩制」。這個發展方向是正面的,而我們要深深感謝勇敢的香港青年。
然而我們知道,香港人絕不會是某一幕世界史悲劇的主角,因為香港青年這幾天看似絕望的鬥爭身影,其實已經成功地向全世界暴露、傳達了帝國統治正當性的深刻危機,也開始牽動了地緣政治的走向。某個意義上,後雨傘初期香港大學《學苑》諸君所提出的「二次香港前途問題」辯論,已經提前揭幕,而香港人也已經以他們的奮力一擊─以「香港人」(Hong Konger) 的身分,取得了關於自身命運的發言權。當最後一代香港人正在消逝之時,新的香港人也在誕生之中,這是世代的傳承,生命的遞嬗,而香港是不朽的。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謹以Dylan Thomas這句詩,獻給所有勇敢的香港人。我們抵抗,所以我們存在,今天,明天,後天─只要帝國壓迫存在一天,我們就都是香港人。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