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歸零 讓世界改變你 阿拉喜

出版時間:2019/06/18

作者╱蔡百蕙 攝影╱胡瑞麒

「為何要騎車去冒險呢?因為不去會死!」

從環北海道開始,一年一國,接著青康藏高原,再穿越3000公里的絲路,然後縱斷非洲大陸5200公里,13年來阿拉喜已經騎單車征服了11個國家,就算在新疆長達200公里的無人戈壁灘,差點連人帶車被吹起;在印度喀什米爾高原騎到摔斷腿,被迫中斷旅程;在非洲被偷拐搶騙到驚慌失措,但他還是一次又一次地上路了。
在單車環球社群裡,有人是退休族,想完成上班時做不到的壯舉;更大一部分是年輕人,「也許還在念書,或者工作幾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剛好遇到一個契機,可能失戀、親友驟逝或身體出狀況,有個空檔停下來想想未來要做什麼,就決定把自己人生歸零,先去騎腳踏車旅行。」
「你會看到這些人出發前對很多事迷惘,透過旅行的經驗,變得更有自信,也更勇於做自己想做的事。」阿拉喜說,在國外單車騎乘,會慢慢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回台灣後比較敢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

阿拉喜成立工作室,幫想騎單車環球的人圓夢。
阿拉喜成立工作室,幫想騎單車環球的人圓夢。

創工作室推廣旅行 訴求「鼓勵離家出走」

而阿拉喜本人就是他自己口中那些迷惘的年輕人之一。他念海洋大學,畢業後,考上「海洋環境化學與生態研究所」,但這一切都只是被推著往前走而已,他根本搞不清楚自己興趣所在。由於大學時代曾用一台2000元的菜籃淑女車環島,研究所時,他就計劃出國到日本單車旅行。日本行之前,阿拉喜原還打算再接著念博士,未來走學術路線,但沒想到日本行改變了他。
「去完北海道就發現,學校課業對我沒太大吸引力,但學費繳了,只好用最快的方式把它念完。」所以完成碩士學業後,他先留校當研究助理,目的就是存夠了錢,再出國騎車。這次出發還是去日本,但是去縱斷4個月,阿拉喜說,「那一趟把身上所有的錢都花光,回來以後就到朋友的腳踏車店工作。」

阿拉喜在工作室分享難忘的縱斷非洲之旅影片。
阿拉喜在工作室分享難忘的縱斷非洲之旅影片。

念完碩士,結果跑去腳踏車店當黑手,阿拉喜坦承,「這是很跳tone的事。」
當黑手5、6年後,阿拉喜成了騎車騎到決定創業的人。他以自己本名李嵩嵐的日文發音Alashi,在3年前成立「阿拉喜環球工作室」,全心投入海外單車旅行的推廣,從腳踏車客製組裝、行前準備諮詢、旅行中的維修求助全都包。「不少車友在國外遇到問題,都可隨時跟我視訊,我不僅指導他們解決問題,還教他們修車」。他工作室的大螢幕,就時常放上車友的分享影片。
「我們工作室最大的訴求是鼓勵離家出走。」阿拉喜引述了欣賞的古巴革命英雄切.格瓦拉的名言,強調「讓世界改變你,你才能改變世界。」如果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而不是只追求頭銜、身分地位或金錢,這個社會就會愈來愈好。

在冰島眺望公路的阿拉喜。
在冰島眺望公路的阿拉喜。

「有個車友,拚命工作賺錢,有天不幸中風,差點連命都沒了,那時才領悟到健康的重要,所以48歲開始騎腳踏車,後來不僅騎車環島,也到日本騎了3個月,現在這位車友夢想愈來愈大,正想騎去環遊世界。「這是我開工作室的一大成就感,也是對旅途幫助我的人的回報方式,它不是錢可以衡量的。」說著我看到阿拉喜眼中閃爍著光芒。
幫別人圓夢的阿拉喜,10多年來,也不斷騎車出遠門追逐自己的夢想,他身上的故事多不勝數,但2014年在印度喀什米爾高原上,他卻有了最溫暖的相遇,令他至今難忘。阿拉喜說,因為在拉達克騎車摔傷,右腳骨折,整整有3個月不能走路,當時被送到了德里的醫院住院,生活起居全都仰賴鄰床病患家屬照顧。
「我很感謝他們,尤其是隔壁床的Amaru,他的家屬會推我去上廁所還有照X光」,有一次另一個當地病患把我推到外面以後,發現有個斜坡,輪椅推不上去,他家屬還示意要背我,「這些人我完全不認識,卻照顧了我一個禮拜。」

阿拉喜分享車友Deray橫跨歐亞大陸後的心得。
阿拉喜分享車友Deray橫跨歐亞大陸後的心得。

當然,旅行如同人生,不會全然只有美好的一面。阿拉喜2016年去縱斷非洲,卻騎到讓他驚魂連連。有一段從衣索比亞到肯亞的路段,盜賊橫行,連背包客的聖經《Lonely Planet》都建議最好搭車跳過,但偏偏阿拉喜遇到坐地喊價的掮客,他嫌車價太高,索性賭氣自行騎車。
「那一天其實我身體狀況不好,四肢無力,又40幾度,大概中暑了,騎到半路只好隨便攔了一台貨車,載我到下一個小鎮Marsabit。」阿拉喜說,抵達之後,腳踏車和行李一卸下,一大群人蜂擁而上,推擠過程中,他的手機就掉了。
為了追回手機,阿拉喜跟著一位自稱知道小偷在哪裡的陌生年輕人走了,但走著走著,天很快黑了,又沒有路燈,黑壓壓的一片,「那時候身體有點不好,又受到驚嚇,沒辦法做正確的判斷。」
等他稍稍回神,才驚覺萬一被帶到暗巷洗劫一空,怎麼辦?慌張的他這時候走進旁邊的小餐廳,隨便找了一個叫Mohamed的當地人,把自己的狀況告訴他,請Mohamed建議他該怎麼辦。

阿拉喜工作室有一面牆,貼滿了車友海外旅行經典紀念照。
阿拉喜工作室有一面牆,貼滿了車友海外旅行經典紀念照。

熱心穆斯林幫抓賊 回報台灣人資助念書

「那個Mohamed我完全不認識哦,只是在餐廳打雜的一個年輕人,那時候就只是覺得很需要找個人去相信。」聽到這麼隨興的求助,我也愣住了,問他:「所以就只是個路人甲也可以?」他回道:「對,路人甲也可以,而且聽到我是台灣來的,他就決定要幫我。」
Mohamed先幫阿拉喜把那個自稱知道小偷的年輕人打發掉,再帶他去找旅館,以及去警察局報案。隔天,當地警察就開著悍馬車,荷槍實彈地帶阿拉喜去小偷家拿回手機。下午到法院開庭,Mohamed也全程陪同。
問他為什麼如此大費周章只為了拿回手機?是為了手機中存的旅遊照片?「不是這樣的,」阿拉喜說,其實是因為非洲行,過程非常緊張,偷拐搶騙什麼都遇上了,手機讓他可以至少每晚和女朋友聯絡,講講白天發生的事,「就是一個慰藉,可以暫時脫離在非洲騎車很不開心這件事。」
因為旅程的艱困,手機成了阿拉喜在非洲重要的心靈寄託工具,有多重要呢?有一天在蘇丹,阿拉喜突然覺得肚子不舒服,衝到廁所才關上門,手機竟然就撲通掉到糞坑裡,他想都沒想,立刻伸手把手機撈出來,「我很需要那支手機。」


而為了阿拉喜,Mohamed其實是跟老闆請假去幫他。實在好奇為何Mohamed會放下工作,這樣熱心地幫助一位陌生人?原來,Mohamed小時候家裡窮,沒錢讓他讀書,透過一個國際NGO的幫助,是一個台灣人資助了他念小學的費用。
於是,聽到阿拉喜來自台灣,他就決定無論如何要陪阿拉喜度過這一關,身為虔誠穆斯林的Mohamed認為,這一定是阿拉的旨意。
「有時候一個小小的善意、一個念頭,你不知道它會產生什麼樣的蝴蝶效應」,阿拉喜說,其實不只Mohamed,他在旅途中常常遇到很多人,對他的好是無私、不求回報的。
然而非洲騎乘的驚奇還不止於此。當旅途從埃及和蘇丹進到衣索比亞後,壓力驟升,沿路都有很多小孩子、青少年會來跟你要錢,「如果剛好在牧羊,就會拿著牧羊棍追趕你,剛好在劈柴,就會拿著柴刀追你」,若不給錢呢?「他們就會拿石頭丟你,在衣索比亞你會累積很多無形的壓力,感覺整條路的人都在欺負你。」阿拉喜說,「你在心靈層面要能禁得起很多打擊。」

世界之大,為何要選擇到非洲冒險呢?他笑著從書架上拿下一本書《不去會死》,這是知名日本冒險家石田裕輔於2011年出版的書。「他提到一些在非洲很有趣的事,看了以後就想有一天要去非洲看一看。」問他,所以這趟冒險是石田裕輔害你的?阿拉喜回道:「他害了很多人。」
阿拉喜往往憑著一張照片、一段遊記、一本書或者一部電影,決定下一趟旅行的目的地,例如《白日夢冒險王》就是促使他前往冰島環島的電影。而2015年那趟冰島單車追逐極光的環島之旅,45天中,他幾乎是餐風露宿,「尤其是在杳無人煙的Dettifoss野營地,遇見滿天飛舞的彩色極光。」冰島的美讓人還沒有離開就已經想念。
多數時候阿拉喜常一個人騎著車就上路了,而一出門,就好幾個月,漫長的旅途中,他當然會覺得寂寞,但也因為孤獨,反而珍惜旅行中的萍水相逢。
每趟旅程歸來,阿拉喜最常問自己:「我為何要跑去那個鬼地方騎車,究竟是為了什麼?」結果每年他還是不斷地出發。


照片提供:阿拉喜環球工作室

作者╱蔡百蕙

資深媒體人,熱愛旅遊,曾旅居印度、英國與丹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