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建人專欄:6月19日器官捐贈紀念日有感(程建人)

出版時間:2019/06/19

當社會都在關注國內選舉、美中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遊行的時候,上周六,我有機會再次參加一年一度的器官捐贈感恩音樂會,在那裡遇到許多捐贈與受贈的人,還有許多參與的醫護人士和義工。那裡的氣氛相當不同,充滿著愛與關懷、懷念與溫馨,尤其是王黃冠鈞紀念紀錄片播放的時候,在場觀看的人,都流下感動的眼淚。

王黃冠鈞是國道交通警察實習員,是屏東排灣族原住民,父親也是警察,小時活潑可愛,長大後決定追隨父親做一個保家衛民的警察。除父母外,冠鈞另有姊、弟各一。去年11月23日他在公路上執行公務處理故障車輛時,遭到後方來車撞擊重傷,急救無效,3天3夜後,仍不幸去世,當時才21歲而已。王黃的父母忍痛簽下器捐同意書,決定「將愛延續出去,讓需要的人因著冠鈞的愛活下去」,王母說:「愛如同一粒麥子,落到地裡死了,卻結出許多的子粒。」王黃冠鈞的故事只是許多感人故事之一,展現了令人感佩無盡的大愛。

帶給病家再生希望

我對器官移植了解非常的少,這是另外一個領域,自從遷居林口,結識了不少醫界朋友,包括腎臟移植專家在內。對這個問題,我開始感到興趣與關注。
器官移植在19世紀下半葉已有案例,最早是皮膚移植,20世紀初,眼角膜移植成功,1950年代,腎臟移植成功,隨後心臟瓣膜、肝臟、肺、胰臟等都有移植案例,1967年南非醫師巴納德首次心臟移植成功,轟動全球,台灣媒體曾大幅報導;台灣方面,台大醫院是在1968年完成亞洲第一例活體腎臟移植手術。此後,各種器官移植的努力,隨著醫學不斷進步,種類更多,也更為複雜,而成功率也愈來愈高。這對許多病患來說,無疑增加了一項重要醫療的選擇,也為病家帶來再生的希望。美國前副總統錢尼2012年71歲時心臟移植成功,迄仍健在,是一個有名的案例。
器官移植牽涉到許多問題,它不僅是醫學的問題,也是道德、倫理、宗教、心理、社會、傳統、法律等領域的問題,有關的討論、研究、出版不知凡幾,不同的意見與主張仍然存在,這是世界各國都面臨的問題。國際間亦有不少相關公約與協議,規範器官移植相關的問題。
1987年6月19日,我國通過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2002年成立了「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並於2005年將資訊系統上線,另外2004年頒布了「腦死判定準則」,一般認為,在器官移植的醫術及相關法律面,我們已經比許多國家完備,但是關鍵仍是在器官捐贈的問題。

目前在全世界各地有成千上萬的病患正期待有機會獲得器官移植而能新生,在台灣此刻即有9747人正在等待,他們是否能夠幸運得到移植,延續珍貴的生命,有賴適當善心人士的慈憫及慷慨。去年台灣移植人數為858人,今年迄今為419例。
許多人都認為,人去世時最好能保留完整的身體,這種傳統觀念根深柢固,要改變確實不易,這非僅國人如此,捐贈最多的西班牙,也僅在百萬人中只有48人,此外美國33.32人、法國29.74人、英國23.05人、德國11.5人、南韓9.95人、台灣5.3人、泰國4.27人、中國大陸3.67、馬來西亞1.1人、日本0.88人、印度0.58人。近來醫界提出參考西班牙等27國所採的「默許」制的可能性,不失為思考方向之一。
這是一個觀念的問題,是長期的工作,不僅是民間醫界的努力,更需要領袖人物的引導。除非有一天,能有人造器官替代人體器官,器官捐贈勢將繼續,感人的無限大愛,仍需要繼續發揮!在我們忙於政治競逐之餘,或許不時也可沉澱下來,思考這類生命與醫療的問題。

外交部前部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