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南島原音的追尋之旅 陳玟臻

出版時間:2019/06/22

作者、攝影╱陳彥廷
有一派人類學家以及南島住民們相信著:5000年前,台灣原住民的祖先乘著獨木舟,航向一望無際的太平洋與印度洋,航道通向菲律賓、印尼、夏威夷、紐西蘭、馬達加斯加、復活節島等無數島嶼,在海岸、雨林、群山中建立了家園部落;
他們的歌謠承載著祖先的智慧、世界觀與故事,穿梭迴盪在兩大洋間,搭起一座南島文化的橋。

5000年後,30歲的陳玟臻和她的另一半、澳洲音樂製作人Tim Cole為這樣的故事著迷,他們循著台灣原住民先人的足跡,踏上一趟儀式性的朝聖之旅。
他們為了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氣候變遷議題,同時發揚南島文化,4年前發起《小島大歌》計劃,旅行南島諸國,錄下原住民的歌聲與傳統樂器的樂音,帶著它們旅行到下一座島嶼,給當地的音樂家聽,請對方再創作、加入新旋律,如此不斷疊加,最終完成了一張音樂專輯。他們也串聯這些南島音樂家,把表演帶到世界各大音樂祭、博覽會與大學校園,並獲得國際知名音樂獎。
妳為什麼叫Baobao?「Baobab tree是馬達加斯加的一種樹,長得很特別,我到馬達加斯加看到本尊,覺得『Wow!真的很棒!』」陳玟臻連英文名字都取得很有南島風味。
陳玟臻、Tim來到花蓮石梯坪辦講座、宣傳專輯。我和他們相約,邊走邊談。在海邊,Tim發現一條通往海灘的林蔭小徑,灌木與雜草竄生、綠得油亮,陳玟臻眼睛一亮說:「這很像是我們會走的路!就是野生的感覺!」於是兩人側身鑽了進去。
走一條質樸、充滿生命力的野生道路,是陳玟臻的心願。

展開《小島大歌》計劃前,陳玟臻和Tim剩不到台幣10萬元,依然笑得燦爛。陳玟臻提供
展開《小島大歌》計劃前,陳玟臻和Tim剩不到台幣10萬元,依然笑得燦爛。陳玟臻提供

帶不到10萬就出發 2輛車載全部家當

陳玟臻在花蓮長大,父親在壽豐鄉租了一塊地,經營有機農場,她從小吃有機蔬菜,8歲開始隨家人吃素,並接受父親灌輸各種環保觀念;母親則是林管處公務員,時常走訪山區原住民部落進行田野調查,回家會告訴她許多攀爬峭壁的刺激經歷,讓她聽得心生嚮往。
在高中前,陳玟臻是個平凡內向的女孩,但潛藏冒險因子的血液逐漸沸騰。大學畢業後,她曾到科技公司實習,一周後她就決定這輩子不要從事坐辦公室的工作;接著她到蒙古旅行、到北京擔任美術館助理,又因為憧憬蒼涼的沙漠景色,到澳洲打工度假,在那裡遇到Tim。
「我在達爾文音樂祭撿垃圾,Tim在那裡當音控,有一天我走過音控台,他就跟我搭訕……。」談起和Tim的相識過程,陳玟臻忍不住笑了出來。他們相戀,一起冒險、走上一條又一條野生的路。
2014年底,陳玟臻與Tim待在澳洲沙漠裡的原住民部落,為原住民音樂家錄音、製音樂。某晚,他們從廣播聽到聯合國氣候變遷小組的報告,提及海平面上升導致很多太平洋島民家園被海水吞沒,無家可歸。他們思索著該如何幫這些南島民族發聲,喚起國際社會援助,當時的錄音工作給了他們靈感。
「澳洲原住民傳統歌曲,他們叫songlines,歌之版圖,唱的內容是『我走幾步路會有樹林、走幾步路有水源……』,當你記得這些歌曲的順序,就記得你的傳統領域。」陳玟臻說。

Tim在馬達加斯加島錄製樂團演奏傳統樂器。陳玟臻提供
Tim在馬達加斯加島錄製樂團演奏傳統樂器。陳玟臻提供

陳玟臻和Tim希望協助南島民族也唱出他們現代版的songlines,不僅透過歌謠保存祖先的知識與歷史,也唱出氣候變遷帶來對人類、動植物與環境的威脅,以及文化瀕臨覆滅的危機。
《小島大歌》計劃於焉誕生。陳玟臻與Tim胸懷壯志地訂下3個目標:做一張音樂專輯、拍一部音樂紀錄電影、聚集南島音樂家參加或舉辦音樂會。在聽到廣播的隔天,他們立刻辭掉錄音工作,準備啟程。
上路前,陳玟臻和Tim在沙漠中拍了張照,腳踩的那條公路切開了沙漠的心臟,延伸到地平線,兩側看不見邊際的紅土撐起了天空。兩人所有的家當都塞進路旁停著的兩輛小汽車,儘管全身上下剩不到台幣10萬元,他們依舊在鏡頭前笑得燦爛。陳玟臻心想:「我們一定可以完成這些夢想。」
兩人開始進行1年的募資,從零開始學習寫企劃書,一次次向企業拉贊助、籌辦群眾募資,以及爭取澳洲政府經費補助。這些有限的經費,讓他們能夠踏上旅程。
為了深刻捕捉南島音樂家們所唱出歌曲的感染力,以及跟土地的緊密聯繫,陳玟臻與Tim列出3原則:要在大自然裡,尤其是音樂家的傳統領域內錄音,因此他們曾在紅樹林裡、火山口、花蓮牛山海岸等特殊環境錄音;要由傳統樂器伴奏,因此歌曲裡沒有吉他、鍵盤、爵士鼓等樂器,他們曾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搭6小時香蕉船跨海到某小島,就為了尋找能替代吉他、表現歌曲主旋律的傳統樂器;此外,所有歌曲百分之百是南島原住民母語,沒有任何西方殖民國家的語言。
歌曲錄製與後續的音樂家現場演出過程中,猶如重新搭起祖先所建的、兩大洋間無形的南島文化之橋。不同地區的島民之間,彼此有共通或相似的語言、樂器,以及對南島文化的共鳴,也有對於家園遭破壞發出的悲鳴。

《小島大歌》計劃聚集了南島音樂家們巡迴演出,在各大國際音樂節獲好評。圖為台北華山文創園區的演出。陳玟臻提供
《小島大歌》計劃聚集了南島音樂家們巡迴演出,在各大國際音樂節獲好評。圖為台北華山文創園區的演出。陳玟臻提供

沿著原民祖先航道 唱出台灣這片土地

陳玟臻分享了《小島大歌》專輯中唯一一首饒舌歌曲的創作過程。他們請了巴布亞紐幾內亞一位鼓手,創作一首嘻哈樂的鼓聲節拍;接著把節拍帶到馬達加斯加,讓一位巴瑤族年輕饒舌歌手填上歌詞,並到珊瑚礁區域的海灘唱出「狐猴在哭、海龜在哭,因為牠們的家園正在消失……」,表達氣候暖化造成珊瑚白化、海洋生物們失去家園的沉痛。
再下來,歌曲又旅行到澳洲大堡礁鄰近群島,讓另一位當地饒舌歌手加入另一段饒舌,講述當地原住民文化與動物棲地消失的處境。最後,歌曲被帶到台灣,在屏東的佳樂水海灘上,由排灣族歌手戴曉君加入了傳統古調吟唱。
「其實就是類似南島文化遷徙的軌跡,這些歌曲照著當初台灣原住民祖先航海的軌跡來走,最後我們把它們串聯在一起。」陳玟臻說。
承載著南島民族多元文化、厚重歷史、冒險事蹟,與當代環境危機的企圖心,宏大的歌謠一點一點串聯起散布於廣袤海洋的小島。陳玟臻和Tim的理念獲得西方世界的讚賞與回饋。
《小島大歌》專輯最近剛獲得英國《Songlines》雜誌音樂獎的2019年度最佳專輯與最佳亞太專輯;入圍美國獨立音樂獎最佳概念專輯與最佳音樂網站;團隊受邀參加美國西南偏南音樂節等國際演出。下一步,他們將規劃更大規模的演出,2000年雪梨奧運開幕式總監對《小島大歌》很感興趣,已對Tim表達,願意協助將其歌曲改編為大規模賽事開幕演出。

《小島大歌》專輯封面,充滿南島文化元素。陳玟臻提供
《小島大歌》專輯封面,充滿南島文化元素。陳玟臻提供

這些外部的肯定固然欣喜,真正激勵陳玟臻與Tim繼續推動計劃的,還是來自他們與音樂家們的互動與共鳴。
陳玟臻說,去年和音樂家們到世界各地巡迴演出,大家終於有機會面對面交流。在首場演出前,她為了讓8位不同島國的音樂家彼此熟悉,請他們圍成一圈,依序用自己的母語從1數到10,「我們驚喜的發現,所有島國的『5』發音一模一樣,都是lima!大家就因為這樣子變得更親近,覺得我們是一個大家庭。」
嚴格說來,陳玟臻和Tim不是這個大家庭的成員。身為優勢族群的漢人與澳洲白人,他們在跟音樂家們溝通的過程中,必須小心翼翼地反思、理解原住民觀點。
「我們的身分是沒辦法改變的,但我們可以決定自己做這些事的態度,還有相關的配套措施。」陳玟臻舉例說,他們受到原住民「分享」的觀點啟發,採取「公平交易音樂」模式,與每一位音樂家分別訂定合約,未來會將專輯50%淨利依照貢獻度分享給音樂家。此外,他們請每位詞曲創作者指定一個協助其部落文化保存的NGO,未來也會將一定比例淨利分給這些NGO。
繞了這麼一大圈,陳玟臻對台灣這片土地有了新體悟。「很多外國人不知道台灣,或以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台灣值得以另一種方式被國際看見:台灣是南島文化起源地,它跟太平洋、印度洋、東南亞這些島國的連結需要更被重視;台灣人自己更要知道,這個連結不只是歷史故事,我們要把它吸收成現在面對國際社會的方式,要去擁有這個身分。」
在澳洲原住民的世界觀裡,大地伴隨著祖先的歌聲出現,土地先是腦中的概念,必須被唱出來才算存在。而原住民惟有踏著祖先的足跡、唱著祖先留下的歌謠,完成這樣重複創造的儀式,才能相信大地的存在。
陳玟臻此刻正攜手Tim走上這條野生的路,這是原住民祖先的航道。他們要透過《小島大歌》,唱出南島民族的傳統領域、唱出島嶼遭破壞的噩夢,更要唱出自己的家園:台灣這片土地。

陳玟臻在澳洲與Tim相戀結婚,兩人一起走一條野生的冒險道路。
陳玟臻在澳洲與Tim相戀結婚,兩人一起走一條野生的冒險道路。

陳玟臻 Baobao

年齡:30歲
家庭:已婚
現職:《小島大歌》統籌
學歷:元智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經歷:
.2013年入圍澳洲世界最棒工作
.澳洲雪梨歌劇院、原住民部落及各大音樂節策展助理、演唱會執行
.北京798藝術區美術館助理
.受邀於TEDx、台北藝術節等講座
.經營FB粉絲頁「BaoBao的世界最棒工作」,有近15萬名粉絲

作者、攝影╱陳彥廷

智商超過30、小時候有念書,
長大還是當記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