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紅媒是言論管制嗎?(張錦華)

出版時間:2019/06/24

「反紅媒」大遊行是反對其「言論」立場?還是「紅色結構」?當然,「結構」屬性必然影響「言論立場」。兩者具有高度相關性。但站在最大限度保障言論自由的角度,《憲法》宣示對「言論」的管制僅能以「造成公眾或緊急危害」的法律條件加以限制。不過,如果各種言論偏頗現象顯現出制度及結構性的偏頗,那就是觀察「結構」問題和管制的時刻。

例如,2012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本質上是一種結構管制的訴求;但旺中媒體在言論上也出現了違反新聞專業的各項偏頗問題,例如,當時大量接受政治的新聞置入、公器私用攻擊異議者的爭議。
如果純粹從「言論」本身來看,似乎自由社會應該容忍任何不同黨派的立場。不過,自由國家也都認識到,結構控管對言論自由非常關鍵!因此,紅媒的問題則至少有三個整體的結構層面需要思考。
一、維護國家主權的層面。《憲法》是保障人民自由權利的,但《憲法》首要責任是維護國家作為一個自由民主體制本身的存續。台灣目前面對的兩岸局勢,一方面表面上的經貿往來相當頻繁;但實質上,中共作為一黨專政國家,對台灣「以經促統」、「不放棄武統」的最高統一戰略步步進逼;再加上近年來,以其權貴經濟為後盾的銳實力多方對台灣及國際社會造成壓迫。
也許有論者認為,各國不都是在發揮軟實力或巧實力影響國際社會嗎?但中共是一黨專政的威權政體,其統戰目標對台灣自由民主的主權和人民福祉,顯然直接造成國家主權體制的威脅。這也是目前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對人民往來、經商等活動有很嚴格的限制,當然也因此根本限制中資在台設立新聞媒體。

中共銳實力侵人權

然而,所謂「紅媒」則有些不同。作為一個泛稱,它與中共黨營媒體如中央電視台或新華社等黨國喉舌並不相同。它較屬於一種「代理人」的機制。
吳介民教授等人的研究指出,中共黨國獨裁體制的操控是透過財政能力,給與某些特定「政治代理人」和「在地協力者」特殊優惠或照顧,在台灣進行企業的收購、入股、併購 ,並進而影響企業行為、政府決策、媒體輿論、民眾態度或政治秩序。
二、因此,「紅媒」可能是這樣的協力者或代理人模式下的結構。在內容上,它顯然是配合「讚中罵台」的中共立場,並明顯的迴避、掩蓋、甚至直接下架「讓中共不高興」的言論;另外經常可見的是攻擊反對者,或全力支持特定候選人、嘲諷或否定台灣自由民主的成就等。其實,這些言論觀點在自由社會中,經常是享有寬鬆的對待;也難以鉅細靡遺的管制。然而,長期而言,或特定選舉期間,則確實可能產生疑慮。
三、國際社會也開始警覺這樣的問題。中共銳實力侵蝕他國自由民主與人權維護的現象,近兩年來歐美智庫都陸續發表了相關研究報告,例如: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2017年12月初公布一份報告,指控中共發動「銳實力」,以「利誘」及「威脅」並用的方式,令有利於己方的輿論變成主流,並且迴避或壓制負面議題或問責言論,從而減低該威權強國在海外拓展經濟項目和國家形象上所遇到的阻力。

2017年12月14日的英國著名權威經濟雜誌《經濟學人》也以「銳實力」為題,指中國通過收買與籠絡等多種做法,影響輿論取向,操控各國的決策。有別於國際社會認可的「軟實力」做法,銳實力的影響力具侵略與顛覆性、能削弱他國主權,是一種獨裁國家利用自由國家開放社會的「不對稱作戰」。
具體而微的例子比比皆是!反紅媒運動就硬碰硬的槓上銳實力了,發起人之一的「館長」即痛批他因此遭受到嚴重的經濟威脅和損失,包括廣告和代言等!他甚至擔心會從直播界消失。
事實上,各國隨著中共愈發強勢且具侵害性的銳實力,因而開始展開各種維護國家安全的做法。例如,美國近期運用「外國人代理法」,要求中共官媒新華社華盛頓分社和中央電視台的海外平台中國環球電視網,應依法註冊為外國代理人,須定期公布其與外國政府的關係、相關活動和資金信息。

從國安層面來觀察

「反紅媒」運動,因此不應只是言論立場的批判,而必須從國家安全和媒體結構屬性層面來觀察。值此台灣總統大選前半年,也是中共銳實力全球大幅擴張之際,應讓民眾真正認識中共極權體制加上其銳實力,造成對人類自由社會的侵害,也影響到每個人的生存價值。
希望藉由這個運動,繼續呼籲推動尚未完成的媒體多元及壟斷防制法,並應該配合《國安法》及其他媒體相關法規,要求揭露媒體經營者主要資金的具體來源、來自極權國家的企業結構規模和政府補貼,並從維護自由民主國家安全的角度,嚴格限制極權體制下的巨型企業具備設立廣電媒體的資格。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