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30年前,女足冠軍只獲賞「咖啡盤」(鄭安齊)

出版時間:2019/06/24

女足世界盃今年在法國開踢。然而,相比起男子足球的世界盃,甚至其他的職業聯賽,關注度相對是非常低的——光是現在正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恐怕就有許多人不知道女足世界盃正在進行中。

在這個時機點,德國各界除了關注場上女將們的表現外,也再次將足球場上的平權議題搬出來討論。各界人士正積極地發起請願活動,呼籲將女子足球國家隊的獎金,提升到與男子國家隊一樣的水準。此次德國足協開出來的奪冠獎金是7萬5000歐元,而上屆世界盃男子隊若奪冠,獎金的額度卻是35萬歐元,將近5倍之多。
不過,比起30年前的前輩,今日的球員恐怕還要稍微有點高興。1989年,西德女足隊奪下世界冠軍。凱旋歸國之後,等待她們的獎賞,卻是一整套精美的「陶瓷咖啡杯盤組」。
主事者德國足協的長期忽略,甚至戕害女性在這項運動中的發展,卻是無可辯駁的主因。1954年,德國男子國家隊拿下世界冠軍後,足球運動的興盛自然是可以預期的,女子賽事的討論也在此時被提出。隔年,德國足協卻以「此項競賽運動有違女性的天性」、「其身軀與靈魂將不可避免地受到傷害」和「將其身軀受人觀看有違風俗和禮節」等原因,禁止旗下所屬各協會建立女子足球的部門。

缺乏資源擺錯關注

隨著政治與社會運動的解放思潮,長期只能非正式、地下化的女子足球,終於在70年代迎來一線生機。足協在大會上撤除女子足球禁令(雖然還是有許多但書,包括長達半年的冬休期、禁用釘鞋、球較小且輕等等),隨後也成立了女足國家隊。距離社會大眾完全跟上此一變革,卻還有很大空間。當時在公共電視二台(ZDF)的體育節目上,知名的主持人托耶克對一場國家隊的友誼賽,使出了極度侮辱與歧視的講評,比方說:「盯人、盯人,不是鋪餐桌,是盯人,對啦!」(德文的盯人與鋪設餐桌的動詞皆為decken)
當今,德國足協為低額獎金和資源落差辯護時,其中一大論據就是女子足球與男子足球所帶來的收益落差。不過,女子足球的缺乏推廣,德國足協正是要負起責任的一方。更重要的是,足球協會是非營利組織,收益本就不該是他們最大的考量;反之,協會更是應該站在鼓勵、促進這項運動的觀點,最大化地使各種不同的人都能參與到足球運動當中,這才是足協的宗旨所在。排除女性,也就等於排除了整個地區一半的人口。
女子足球運動,除了缺乏資源之外,外界的關注更常常是錯誤地擺放在其外表上,而非球技。2011年舉辦於德國的女足世界盃,口號就是「你最美的一面」。各屆賽事中,媒體往往也點評場上「最貌美」的球員,而非「神射手」。當今女子足壇的扛霸子,挪威的前鋒海格貝(至今於105場聯賽出場中射進130球,每場進超過一球的夢幻成績)在去年的金靴獎台上,更被主持人要求秀一段扭臀舞。

運動場上非關性別

與此同時,海格貝並未出征現在正在熱戰中的世足賽。自2017年以來,她就未曾代表挪威出戰。拒絕徵召的原因,正是為了抗議挪威足協對男女足球的差別待遇。其他國家的球員也都紛紛發起行動,各以法律途徑或抵制出賽明志。挪威的男子足球國家隊,更自願放棄高額獎金,只求資源與女足隊平等分配。德國的運動用品龍頭Adidas也率先做出改變,支付給運動員的獎金將不分性別,一視同仁。
誠然,運動場上講求的從來就是熱情與投入,而這兩件事,都非關於性別。

德國特派員
作者 為德國奧登堡大學藝術教育博士生

《蘋果》「國際蘋道」專欄,邀請旅居歐美、日本、南亞、中東與非洲等地區的26位特派員,書寫其所觀所思,讓讀者透過他們的雙眼,看盡國際大小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