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部拋罷工授權期 學者批:傷害勞權

出版時間:2019/06/24

從2016年中華航空空服員罷工,到今年華航機師和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國內航空業已歷經3次突襲罷工,讓旅客和業者措手不及。交通部昨指,主管機關確有訂定罷工預告期的需求,或可思考定出罷工授權期,明定罷工時間起訖點,讓旅客因應。工會和學者則認為,我國法令針對罷工程序繁瑣,若再增訂授權期或預告期,恐無法達到罷工效果。
交通部次長王國材指出,民航主管機關的確有罷工預告期需求,或可思考定出罷工授權期,也就是幾月幾日到幾月幾日罷工,讓旅客因應,這樣一來工會罷工可讓資方造成損失,但對旅客來說,可以明確知悉哪段時間會有罷工,受到的影響比較少。相關規範的制定正在跟勞動部協商,盼能找到合適方案。

長榮空服員持續在公司總部外靜坐,相互擁抱打氣。施昂強攝
長榮空服員持續在公司總部外靜坐,相互擁抱打氣。施昂強攝

恐會失去罷工效果

勞動部次長劉士豪回應,對於罷工授權期或預告期,勞動部也在研究,由於正反意見有不同看法,是否適用台灣要審慎評估,等這次爭議結束之後再來討論,可能要針對整個勞資爭議的程序重新檢討,現階段首要任務仍是將長榮航空勞資雙方拉上談判桌。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鄭雅菱強調,台灣罷工程序是全世界最嚴謹的,要先調解,過半工會會員投票同意才能取得罷工權;這次長榮空服員罷工早在3月就開始調解3次,5月才舉辦罷工投票,通過後工會也不斷向社會告知已取得罷工權。工會監事黃蔓鈴認為,增列罷工授權期其實和預告期意思一樣,若真的這樣做,罷工恐無法達到讓資方讓步的效果。
勞動法學者、文化大學法律系教授邱駿彥認為,罷工是受法律保障的權利,沒聽過罷工授權期,聽起來很像罷工預告期,但其實多年前討論罷工預告期時,就認定運輸業不屬於獨佔、寡佔事業,不需要預告期,交通部不應有本位主義,否則會嚴重傷害勞權;因台灣的工會若要罷工已經有多重限制,他個人反對交通部這樣的想法。
記者甘芝萁、許敏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