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繞著地球追音樂劇 雷輝

出版時間:2019/06/27

作者、攝影╱蔡育豪

4年前,網搜「雷輝」這名字,他是電子科技業大老、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左右手、全球策略長、明基醫院董事長等;現在再查「雷輝」,跳出來的是音樂劇。

4年來,雷輝和妻子到世界各地聆聽音樂會、歌劇、音樂劇,每周平均2場,國內外加總多達400場次。欣賞還不夠,去年他親自下海,投資製作台灣第一部原創台語音樂劇《再會吧北投》,這位曾經的科技大老得到的結論竟是:「1年來參與音樂劇製作所承受的感動,讓我覺得過去30年在電子業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現年61歲的雷輝故鄉是雲林崙背鄉大有村。他自幼對家鄉的印象就是「窮」,村落窮、親戚窮、自己家更窮,父母沒進過一天學校讀書,年長10歲的哥哥也沒念過小學,他童年的記憶都是在田中幫忙農事。
「所以當我可以去念書,那是多大的幸福,我每天都期待天亮,趕快去學校。我最不喜歡寒暑假、星期六日,因為不上課就得下田。」雷輝說,連颱風天他都想去學校。

獅子王
獅子王

樂隊來訪時
樂隊來訪時

冰雪奇緣
冰雪奇緣

村裡不只他的父母、哥哥沒上過學,連周遭的鄰居、親友都沒上學。「當時我可以上小學已經是破紀錄了,小學畢業再上國中,又是紀錄,考上高中、大學,那簡直是村裡的奇蹟。」
雷輝上國中後因為成績好,每年都領到280元獎學金,那是一輩子難忘的鼓勵,「我一直銘記在心,所以當我有能力時,也回去母校崙背國中成立獎學金,希望家鄉子弟受到同樣的鼓勵。」
雷輝大學考上成功大學,先念物理再轉工程科學系,這4年是他最快樂的時光。「我從小就喜歡唱歌,謝雷是我的偶像。」雷輝說,他人生第一次看到鋼琴是在國中二年級時,只覺得琴聲好美好美,但升上高中後,音樂課都拿來拼英數理化,「所以大學聯考考完那天,我做了一件事:把高中3年的音樂課本,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芝加哥
芝加哥

離開科技圈之後 音樂劇追夢之旅才開始

讀大學時,雷輝花在玩音樂的時間比在教室內多了數倍,4年下來和同班同學的熟悉度遠不如社團同好。「國巨董事長陳泰銘是我同學,但真的不熟。」
當時雷輝瘋狂參加吉他社、合唱團、古典音樂社,從貝多芬、柴可夫斯基入門,再進階到華格納、馬勒等,大學時聽了5、600張黑膠。他甚至租店面開唱片行、賣黑膠,籌措社團活動經費。「但是,都是賣盜版的。」雷輝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原版一張500元,可是學生只買得起一張15元的盜版黑膠。
不過,雷輝年輕的音樂夢隨著大學畢業戛然而止,他終究得向現實低頭。因為在大學學程中接觸過電腦,還在當兵時他就去報考宏碁系統工程師,一退伍就進入宏碁高雄分公司任職。雷輝說,那時候是微電腦時代,宏碁主業是代理電子零件、電腦周邊設備,還沒做出自己品牌的電腦。
或許,大隻雞慢啼,兩年不到,雷輝就調到台北升任宏碁的核心主管群,30歲出頭擔任行銷業務處副總經理,創下宏碁史上最年輕的副總紀錄,「可能是替宏碁賺了不少錢吧!」雷輝笑著說。

雷輝(左)曾與宏碁創辦人施振榮一起工作20多年。雷輝提供
雷輝(左)曾與宏碁創辦人施振榮一起工作20多年。雷輝提供

在宏碁20年,雷輝基本上就是跟創辦人施振榮綁在一起,一起研發、銷售、開會和吵架。「施先生很包容,知道大家都是為公司好,允許這種腦力激盪的文化,培養許多人才,『長出』很多上市上櫃公司,例如明基、友達和華碩、緯創等。」
2000年宏碁聯網成立,雷輝出任總經理,半年不到員工增至逾1000人,炒熱戲谷、售票等服務。然而不久遇上網路泡沫化,加上公司擴張太快,業績直掉。「半年招募1000多人,但我也在3個月內砍掉1000多人,剩下50位員工。」雷輝說,他告訴施振榮,自己是劊子手、滿手鮮血,不好意思再回母公司上班,離開是唯一選擇。
雷輝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也開始審視過去鮮少關注的家庭。「20年裡每天早上7點出門、11點回家,還要常跑國外。妻子很可憐也偉大,兩個小孩都是她在照顧。」他有點自責。
可是僅僅休息4個月,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就延攬雷輝管理通訊部門,隔年再委以品牌行銷總經理的重任,建立自有品牌BenQ。
2004年明基收購德國西門子公司手機部門,身為策略長的雷輝負責談判,當時在業界是大事,記者會上,雷輝意氣風發。然而明基高估了自身管理國際公司的能力,1年之後忍痛認賠殺出,這樁跨國聯姻最終以大虧300億台幣退場。

去年東尼獎大贏家《The Band,s Visit》(樂隊來訪時),雷輝夫婦看了4次才過癮。        雷輝提供
去年東尼獎大贏家《The Band,s Visit》(樂隊來訪時),雷輝夫婦看了4次才過癮。 雷輝提供

4年前雷輝下定決心退出職場,因為忙碌工作中斷了30多年的音樂路,他有計劃地要把它一步步重拾回來。他帶著妻子到世界各地聆賞音樂會、歌劇、音樂劇。他說,妻子本來也不懂,但勤作功課後,比他更融入。
說話平和,像是個很有氣質的台灣國語人,雷輝講起他回到音樂路的人生大轉彎,興致勃勃。他說,音樂會最容易入門,音樂劇其次,歌劇最難,「所以我聽過看過的400場中,音樂會佔了一半,歌劇約只有百分之20。」
他解釋,國家音樂廳大概天天都有音樂演出,最容易買票進場,它也沒有語言上的問題。音樂劇有故事有情節,歌詞也跟劇情有關,所以對不熟稔外語的他,只能事先下載詞曲來做功課。至於歌劇,因為多數都在敘述百年前或幾個世紀前的故事,「事前要做的功課根本像在讀論文了」。
去年美國劇場界最高榮譽東尼獎大贏家《The Band,s Visit》(樂隊來訪時),雷輝去看了4次,才覺得可以百分百的沉浸劇情中。而為了要去聽德國的歌劇,雷輝很認真地去學了3個月的德語。他笑說:「同學們是要去留學,我是為了要去聽音樂。」
雷輝細數,他曾在維也納待了7天、聽了11場音樂會;美國百老匯,14天看了12場,他輕易地背出這12場音樂劇的劇名,包括《The Band,s Visit》、《Frozen》(冰雪奇緣)、《Chicago》(芝加哥)等;連俄羅斯的聖彼得堡也去了2次;鄰近的日本更是每個月去1次。

雷輝(前)投資製作首部台語音樂劇《再會吧北投》,謝幕時在國家劇院開心地接受觀眾歡呼。
雷輝(前)投資製作首部台語音樂劇《再會吧北投》,謝幕時在國家劇院開心地接受觀眾歡呼。

每年要看百場演出,雷輝可是準備充分。他說,都得事前上網查詢次年各國的演出訊息,有些熱門的音樂劇,門票在1年前就被秒殺,「我要守在電腦前搶票啊!不僅要搶好位置,也要搶折扣票,我曾搶訂過5折票,但也買過一張1萬元台幣的票。」
「我在台灣一天100元就可以過活,物質欲望很低,錢都省下來聽音樂了。」為了節省舟車往返時間,他都選擇住在劇院旁的飯店,「中場休息時,還可以回自己房間上洗手間。」
我問他,你追不追星?
「不追,也無從追起,因為國外的音樂劇、歌劇,票房保證是來自故事、編劇和導演,一個角色通常會有4、5個人輪流演出,不會有什麼大明星,很多舞台劇的演員紅了之後,也就去演電影了。」雷輝說。
雷輝還建議同好,一定要去維也納的金色大廳聽一場精緻的音樂會,如果喜歡音樂劇就一定得親臨美國百老匯,去看《獅子王》。

投資綠光劇團 製作首部台語音樂劇

不出國聽音樂會、追音樂劇時,你在家裡會不會聽?
很奇特的,雷輝在家並不聽。他說,在家很容易被電話或不預期的事務打擾,但在音樂廳中就可以很專注,專注也就是放鬆。「幹!你就會注意到樂團中的長笛或小提琴怎麼吹奏或拉得如此美妙。」他講得太投入,一不小心發出個「語助詞」。
雷輝重拾的音樂之路走得比誰都認真,對音樂劇更是充滿理想。去年,他投資音樂人陳明章與綠光劇團,製作台灣第一部原創台語音樂劇《再會吧北投》。「其實我不是用投資的觀念來看待此事。」他覺得台灣的創意無限,但創意如果沒有經過一個合適的平台,把它的價值開發出來,就會很可惜。
雷輝笑稱自己現在閒閒的,就用過去工作熟悉的商業機制把創意的東西放大,讓台灣以往藝文的活動轉化為藝文產業。
雷輝以他看了這麼多音樂劇的心得,神情嚴肅地分析,百老匯音樂劇產業是建立在以劇院為核心的商業模式,20幾家劇院只有2個主要控股公司,他們可以同時有不同類型的音樂劇,區隔市場,達到最佳的劇場效益。

過去100年,百老匯成功培養美國中產階級把欣賞音樂劇當成生活型態,所以有足夠大的市場支持,並且吸引全球最佳的創意團隊在百老匯找到舞台,以最好的內容、最深的感動,呈現給觀眾,形成產業的良性循環。
反觀台灣沒有音樂劇的劇場環境,所有演出場地都是公有,大部分好的場地不能使用超過2周,所有音樂劇創作都僅是短期藝文活動,不能累積能量和吸引觀眾長期支持,所以過去20年即使有近百個音樂劇創作,卻沒有一個可以流傳,「實在太可惜了!」
我多次看過雷輝在他製作的《再會吧北投》謝幕時,輕快走上台,臉上帶著難以言喻的喜悅;我也私下了解,他為了讓演員視野開闊,還會出錢帶演員出國去看音樂劇,更經常請吃飯加油打氣了。我想,這個出身雲林窮鄉僻壤、國二才初見鋼琴的「劇場菜鳥」,對於要振興台灣音樂劇這件事,是很認真的。
「當然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可能是10年、20年的事,但就是要有人來做啊!我就是一個開始,相信後面會再有人接手。」雷輝堅定地說。

雷輝

.1958年生於雲林
.已婚,育有1子1女
.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畢業
.歷任宏碁電腦(Acer)副總
.明基電腦(BenQ)策略長
.明基醫院董事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