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台大美女 攻克DJ界 RayRay 趙心蕾

出版時間:2019/07/01

作者、攝影╱黃競鋒(《蘋果》攝影記者,曾獲2018「亞洲媒體獎」「最佳專題攝影獎」銅牌、「亞洲卓越新聞獎」「卓越視頻報導獎」榮譽獎。 )

凌晨一點半的東區夜店—OMNI,舞台上走進一位腳踩恨天高、紫色長髮披肩、穿著鼻環的DJ,她雙手熟練地控制著桌面上許多按鈕和轉盤的機器,拿起麥克風跟著節奏大聲倒數「Three!Two!One!Go!」
此時舞台地板同步噴出整排煙火,夜店裡的每一個人隨著震耳欲聾的重拍節奏嗨翻!這位女DJ正是2013年台灣DJ大賽冠軍—RayRay,趙心蕾。

台大畢業的趙心蕾(RayRay)是台灣少數的女性DJ,她最在意的是自己對音樂的想法,希望大家喜歡她的作品。
台大畢業的趙心蕾(RayRay)是台灣少數的女性DJ,她最在意的是自己對音樂的想法,希望大家喜歡她的作品。

趙心蕾從小接觸音樂,4、5歲開始學打擊樂,小學一年級學古典鋼琴,國中13歲時參加學校管弦樂團學大提琴,後來因為考高中而中斷。
「其實我從小就喜歡低沉的聲音」,趙心蕾笑稱自己的耳朵構造可能跟別人不一樣,對於重低音、有節奏的音樂特別偏好,直到高中才知道這種類型的音樂叫嘻哈音樂。
國中時她就把喜歡的音樂燒成CD或錄音帶,帶到學校與同學分享,或趁著全家出遊的時候在車上強迫全家人聽。「媽媽蠻喜歡的,她喜歡我做的一切事情,她也覺得聽這些音樂可以練英文。」不過爸爸覺得這種音樂很吵。
趙心蕾高中時遇到了一個同樣喜歡嘻哈音樂的好朋友,現在已成為饒舌歌手的BR,當時兩人不知道要從什麼管道去獲取嘻哈音樂資訊,「基本上就是只能去唱片行,亂挑一些CD買回來聽」。
高中快畢業時,趙心蕾知道台大有一個社團叫做「嘻哈文化研究社」,她與BR決定要考進台大,去參加這個社團。後來兩人真的上台大,卻在台大的社團博覽會遍尋不到這個社團,後來才知道「嘻哈文化研究社」已經倒社。趙心蕾不死心,決心復社,後來她擔任復社後的社長,直到大三才卸任。

趙心蕾不會只待在DJ台後,她喜歡跟台下觀眾互動。
趙心蕾不會只待在DJ台後,她喜歡跟台下觀眾互動。

DJ台上跳到忘我 踩空跌下木箱子

趙心蕾因為忙於社務,導致學業有點無法兼顧,「大一大二其實都沒有很認真在念,我是修最低學分。」她常帶著幾位社團學弟回家,窩在存放很多黑膠和樂器的地下室玩一整晚音樂。「我花了6年的時間才把大學讀完。」趙心蕾的父親無法理解為什麼女兒該畢業而沒有畢業?「我說沒有啊,我當牙醫系在讀啊!」趙心蕾開玩笑地說。
趙心蕾當年是推甄上台大人類學系,比考指考的同學多半年的時間空檔,「我就想說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能符合我想要分享音樂這件事情。」她發現DJ符合興趣,於是利用這半年學了基本技術,包括接歌、混音和DJ基本的器材認識。
當時高中尚未畢業的趙心蕾還跟家裡拿零用錢,沒有其他收入可讓她去買DJ器材,她想多練習,但父母又不了解DJ到底在做什麼,所以她決定去打人生的第一份工。
趙心蕾選擇到披薩店打工,做的是外場與廚房的工作,因為披薩店盤子上面都沾有起司,必須要用鋼刷才刷得乾淨。趙心蕾發現,「裝披薩的盤子尺寸和DJ唱片一樣都是12吋」,所以每每很辛苦在刷盤子時,她常心念一轉,「把刷盤子當作在DJ刷碟。」就這樣度過辛苦的打工時間,也存到一筆買器材的錢,陸續買了二手唱盤與混音器。
大二時,趙心蕾在DJ前輩引薦下,去台北最大夜店LUXY面試。當晚是剛營業的第一班,台下除了來消費的顧客,還站了一排DJ面試官,尤其是音樂總監站在正前方,手叉腰等著看她的演出,「我的手就一直抖,我連在餐廳刷盤子也都沒那麼緊張」。最後靠著實力拿到人生第一份正式DJ工作,「那是我最緊張的一次DJ的經驗」。
趙心蕾也須克服一些心理障礙。她說,她那時可能有輕微的人群恐懼症,但當DJ後,必須面對很多人,就發現「這件事好像不可能再發生了!」因為自己就是主角,大家都在看著妳。
初當DJ時,趙心蕾也發生不少糗事。由於她身材較嬌小,157公分,LUXY的DJ台卻很高,店裡會事先幫她準備一個木箱子墊在下面,但她跳到忘我時,常不小心踩空跌下來,然後就默默爬起來裝沒事,繼續放歌。還有一次把放歌用的電腦USB線不小心拉掉,「音樂就停了,然後大家就看著我」。

趙心蕾出身軍人家庭,父親是少將退役,她從事DJ工作,常會被父親念,「他當然希望自己小孩有一份正常的工作」,不過趙心蕾一次又一次挑戰父親底線,例如父親要她早一點回家,「但我放歌的時段都是凌晨之後,回到家一定都很晚了。」除此之外,父親對她的打扮也有意見,「他會認為我的頭髮染成紫色是怎麼一回事,我就說『好看啊!』」父親也常提醒趙心蕾鞋子太高,小心不要跌倒了。說到底,父親最擔心她作息日夜顛倒,以及夜店的環境影響身體健康。
為了扭轉父親對DJ工作的印象,趙心蕾會把自己比賽得獎紀錄與工作狀況讓父親知道,也會將自己的單曲CD放給父親聽。加上她有固定運動習慣,讓身體保持良好狀態,讓父親放心。前陣子趙心蕾幫台北市政府創作台北燈節的音樂,同時也是開幕主燈的開場DJ,而且和其他藝人拍了形象宣傳廣告在電視上播放。有一天父親突然跟她說,「ㄟ∼ㄟ∼ㄟ∼在這支廣告之後就是有妳的台北燈節廣告,我每次都這樣看到妳的。」就這樣,父親對女兒DJ的工作似乎有了某種程度的認可。
經歷了一年駐場DJ之後,趙心蕾2013年參加在台灣舉辦的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贏得冠軍,同年就代表台灣到加拿大多倫多參加世界DJ總決賽,她也是第一位參加總決賽的女參賽者。
分析自己當年拿下台灣冠軍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年紀比較小,想法上比較創新,我打破傳統的DJ思考方式去準備比賽。」認為自己個性是不按牌理出牌的趙心蕾說:「一般人認為台灣傳統音樂與搖滾樂是搭不上竿子,但我就是可以讓這兩種音樂合理化並且巧妙地混接在一起。」除了不同音樂風格互相融合外,趙心蕾也擅長將歌詞做文字接龍的聯想,「例如某一首英文歌的歌詞是在講有關錢的議題,我就可以聯想到張震嶽的《我要錢》這首歌,並且將兩首歌結合一起」。
參加比賽雖然讓趙心蕾備感壓力,她卻很喜歡比賽,「比賽幫助我成長,也可以增強自己的技術」,所以她不斷的想接受挑戰。
不過拿下冠軍後,她就不再那麼熱中比賽,反而花更多時間去創造屬於自己特色的音樂。「對很多人來說,DJ只是一個分享音樂的人,那些都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曾經有DJ前輩跟我說:「如果在妳的DJ台前面遮一塊布幕,要怎麼讓人知道這是RayRay在放歌?」趙心蕾也感覺到,用別人的音樂已不能讓大家了解她了,所以決定做自己的音樂,「我開始學音樂編曲,做我覺得是適合這個夜店或是適合這個表演的東西」。

趙心蕾讀大三參加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最後拿下台灣冠軍。Red Bull提供
趙心蕾讀大三參加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最後拿下台灣冠軍。Red Bull提供

不在意女性身分「要比自己還強」

「我的演出風格是殺氣比較重,偏向爆發型的,不會只站在DJ台後面,我會跑來跑去的與觀眾互動。」趙心蕾從一開始的嘻哈背景一路轉變為Bass Music風格,並且融合了Trap、Dubstep的音樂,成就了現在的RayRay風格。
3年前趙心蕾被亞洲最大DJ經紀公司Supermodified Agency簽下,是台灣第一位被簽下的DJ。這幾年她也常代表台灣參加在各國舉辦的音樂節,例如比利時的電子音樂祭Tomorrowland、英國的Glastonbury Festival、法國的Midem音樂節以及在巴賽隆納舉辦的Sonar Music Festival……等。
趙心蕾綜合這幾年的經驗,整理DJ必備的四種能力,「第一個是自己的音樂品味,必須要有自己的想法;第二是必須要有大量的音樂知識,所以要不斷的聽音樂,透過經驗慢慢去累積;第三就是技術,所有的DJ技術,例如:混音、刮碟或接歌……等,都必須透過練習去獲得。最後是必須要會去閱讀台下觀眾的反應,然後改變歌路,這有點像是對話,就是你透過音樂在跟台下的人在對話,你總不能一個人一直講一直講,你也要聽聽看台下人有沒有聽得懂,或是有沒有了解、有沒有喜歡。」
言談中充滿自信的趙心蕾,對於自己身為台灣少數的女性與高學歷DJ的身分,從來都不太在意,她在意的還是自己對音樂的想法,而她也從來不去思考要比誰強,「我覺得我就是要比自己強,要不斷自我挑戰」。「不管你是念台大或任何大學,都不會影響你在DJ工作上的成績,音樂就是音樂人用來表達自己的一個重要的媒介和語言。」
音樂已是趙心蕾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對於未來的夢想,她說:「我最終極最終極的夢想就是能夠踏遍各大音樂節,也要有很棒的時段演出。」除此之外,她希望可以讓全世界的人聽到並且喜歡她的作品,「希望能夠代表台灣,讓更多人認識我的名字和我的音樂」。

趙心蕾和妹妹(中)是爸爸(右)的心頭肉。趙心蕾提供
趙心蕾和妹妹(中)是爸爸(右)的心頭肉。趙心蕾提供

趙心蕾從小學音樂,從打擊樂、古典鋼琴到大提琴。
趙心蕾從小學音樂,從打擊樂、古典鋼琴到大提琴。

趙心蕾 RayRay 29歲

台北夜店OMNI首席駐場DJ
音樂製作人
台大人類學系畢業
2013年 Red Bull Thre3style DJ大賽台灣冠軍
2016年 台灣第一位被亞洲最大DJ經紀公司Supermodified Agency簽下的DJ
2017年 發行首張個人全製作EP《REINCARNATION》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