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兒女歸誰養?

出版時間:2019/07/06

養兒育女是父母天經地義的責任,但是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郭台銘有不同的主張,「0歲到6歲幼兒國家養!」郭董抓對了社會問題,抓住了國家社會未來發展的關鍵和眾多年輕人的心理。
少子化和社會高齡化是台灣即將面對的重大危機,目前台灣的生育率在2019年「世界人口綜述」的200個國家中排名吊車尾,平均每名婦女只生1.218名小孩,出現「人口斷崖」的現象,而2018年台灣65歲以上人口佔人口比率達14.05%,達到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的「高齡社會」標準,整個台灣的人口結構已呈倒金字塔。
倒金字塔的人口結構對國家社會的影響是全面而長遠的,無論勞保、健保、經濟、財政、國防、社會福利,家庭、男女關係各層面都會受到重大衝擊,少數的年輕人要承擔大多數人的負擔,不但制度困頓難行,國家系統甚至有難以存續的危機,因此稱之為國安問題一點也不為過,這是總統級的問題。日本早在2005年就在內閣中設立少子化對策擔當大臣,專責應對少子化的各方面衝擊,台灣對此問題起步晚,做事少,郭台銘抓對了問題。

國民教育向下延伸

少子化形成的原因之一,是年輕人薪資低,難以養家生子,因此「不想婚、不願生、不能養」,為了幫助年輕人結婚生子,郭台銘提出「0歲到6歲幼兒國家養」,財源由提升政府基金經營績效、企業創新和徵富人稅。郭台銘開的藥方,不見得完全正確,各界也有不同的意見。
首先,國家介入幼兒養育是必要的,但是幼兒由國家養,估算要2160億元,立委黃國昌估2860億元,都是一筆龐大的預算。國家養幼兒無論是發現金或發育兒券,讓家長自行找保母或托兒所,都需要在全台社區中廣設托、育兒機構,要培訓大量專業育兒人員。國家的用心能否讓家長放心?有錢人要菁英式的育兒,工薪階級希求托兒時間有彈性,配合工作必要時能延長托兒時間;低收入階級不想兒女輸在起跑點,但又希望托兒費用能壓低,負擔得起,國家能滿足不同需求?
郭台銘雖然列出預算財源出處,也願意「散盡家財也在所不惜」來補足。開徵富人稅,以法國的經驗,許多富人就移居海外避稅。政府設法吸引資金之際,同時又徵富人稅排富,能實收多少稅,實在難說。
改善政府基金營運績效,歷任政府都想做,但是無論自行操作或委外操作,結果都不令人滿意。新創事業的獲利也未必可靠。郭董雖然是台灣首富,賺錢也未必都能如願,郭董的鴻海股價200元承諾還在雲端。散盡私人財產補不足,更非是制度性的長遠思考。
國家必須出手幫青年人養兒育女,改善少子化問題。但是幼兒未必全由國家養,朱立倫建議「高所得自己養,中所得幫忙養,低所得國家養」,不失是個可行的方向。父母親職教養是不可或缺,「國家助養」才是少子化對策中適當的角色。國家現在應優先做的是將國民教育向下延伸,讓幼稚園也成為義務教育。而0歲至3歲的幼兒養育,政府除提供育兒補助給父母,一方面鼓勵企業提供育嬰假,另方面多培訓專業保母,廣設社區托兒所,減輕年輕父母工作和家庭的負擔。

提出問題解方待尋

選舉以來空頭口號式的政見充斥,參選人未經研究評估,就信口開河,令人生厭。少子化的育兒政策是政黨總統大選開跑以來,第一個受到社會關注,不只參選人相互辯論,而且各界熱烈討論的公共政策,縱使郭台銘提出的對策不是全盤的正解,但提出對的問題及可爭辯的做法,就是值得關注的一步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