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扛債9千萬 救萬棵樹 謝粉玉

出版時間:2019/07/08

作者╱李柏毅(《蘋果》攝影記者,台藝大廣電系畢)
攝影╱李柏毅、梁建裕


近70年前,一個因為家境不好、4歲就被賣給別人家做養女的小女孩,經常要做一些粗活,還要獨自到深山砍柴,她感到很害怕,心裡也有許多委曲和苦悶,但是沒有人可以訴苦,於是她就跟大樹講話,或是對著大樹痛哭一場,大樹總是溫柔、忠實的傾聽著,撫慰了小女孩的心靈。

「老樹媽媽」謝粉玉救樹36年,救回上萬棵老樹。
「老樹媽媽」謝粉玉救樹36年,救回上萬棵老樹。

多年後,小女孩謝粉玉長大了,她看到因為開馬路等工程建設或蓋房子,很多百年老樹被迫砍掉,心裡非常不捨,就開始救樹,自己花錢把這些老樹移到可以安養的樹園。從38歲開始到今年73歲,36年來她救了上萬棵老樹,還為了救樹散盡家財,曾負債高達8、9000萬元。但她無怨無悔,從來沒有停止救樹的腳步,因為她覺得跟這些老樹有約定,她這輩子,就是為了完成這事而來的。
「現在樹需要什麼,我就懂他的意思!」人稱「老樹媽媽」的謝粉玉很認真地告訴我,她和老樹超過一甲子的緣分。她說自己是樹的代言人,我真切相信,她是能了解樹的心思、聽得懂樹的話語的「樹語者」。
談起幼時離開原生家庭當養女的往事,一向給人堅毅形象的謝粉玉,眼眶含著淚。她抽取桌上一張面紙擦乾淚,平撫情緒後告訴我,那時沒時間溫書,只能趁著上山砍柴時讀書,「家裡的人反對我升學,但我還是想有一天搞不好還是可以念初中」。後來她真的考上初中,只是仍然無法圓升學夢。

謝粉玉全心投入救樹,兒女會在周末幫忙做客家米食賺錢補貼。
謝粉玉全心投入救樹,兒女會在周末幫忙做客家米食賺錢補貼。

謝粉玉會站出來救樹,是因為家庭出現變故,她為了療傷。
36歲時,謝粉玉的先生過世,「我那時很茫然,生活有點沒有目標。」在幾次出國散心時發現,日本、歐洲甚至是東南亞國家都很會保護樹,「看看人家那個樹有多大,都是當成文化資產在保護,反觀台灣卻不太重視這一塊。」
當時大約民國72、73年,台灣正值經濟起飛時期,到處都看到政府在開馬路,很多百年老樹被迫砍掉,讓謝粉玉很難過。她心中想,「我們常花很多時間與金錢跑去阿里山看神木,把它當成神話,卻偏偏要砍掉平地的老樹,這不是很奇怪嗎?」
行動派的謝粉玉跑去找工程老闆,建議不要砍樹,移樹就好。有些老闆真的聽她話花錢去移樹,結果移的樹都沒有活,氣得大罵謝粉玉,「妳幹嘛不自己去移樹呢?」
「我也是不能被激的,就跟他們說,我自己移啊,結果一栽進去就幾十年。」
樹要怎麼移才會活?一開始謝粉玉沒有人可問,只能自己摸索。她詳細記錄每棵樹移植的方式和過程,從中找到種不活的原因。隨著移樹的經驗越來越豐富,她了解到不同樹種都有適合移植的季節,例如會開花的樹適合春天移,而有的樹一年只有2、3個月可以移;此外,老樹不能施肥,以及若遷移了,若等到明後天再種,存活率會不高。
由於經費與種樹的土地有限,謝粉玉也不是什麼樹都救,她救的多是較珍貴的樹,以及台灣原生種居多,例如七里香、九芎、櫸木、樟樹等,侵略性的樹她不救,例如榕樹、黑板樹、小葉欖仁等。

被錢逼得喘不過氣 跑到樹園找樹訴苦

謝粉玉救過的老樹很多是幾百歲以上,甚至7、800歲。「最老的樹是因為家族幾代傳下來,後來都市更新的時候捨不得砍,才會叫我去搬。」在救樹的過程中,謝粉玉不斷見證人與樹的感情,像是三年前在彰化和美,整個家族連嫁出去的女兒都回來歡送,一直把老樹送到謝粉玉的樹園,祝賀找到新家,整個家族拜託她好好照顧,連假日的時候也還會來探望,讓謝粉玉印象深刻。
採訪這天,我們跟著謝粉玉到新北市三重區遷移一棵芒果樹,因為當地要做水溝翻新工程,勢必得處理這棵樹,樹的主人去年剛過世,兒女捨不得爸爸種了40年的芒果樹就這樣消失,因此商請「老樹媽媽」將它移到苗栗的樹園。謝粉玉說,她平常是不救果樹的,因為太多了救不完,不過常常還是會因為主人對樹的情感而感動,因此出手幫忙。
但要移走一株老樹並不簡單,現場常會有很多突發狀況要面對,例如路太窄,吊車和怪手開不進去,不然就是挖到地下管線,還有搬運過程常勾到電線,而被告上法院賠錢,所以謝粉玉為了盡量避開馬路上的電線,就是上高速公路。但一上高速公路,常因超重被警察追,「我都跟警察說,我是專門在救樹的單位,然後把名片掏給他。」警察先生一看到名片就說:「你是那位阿粉姊喔,好啦,趕快過……。」
賠錢還不是最痛的,謝粉玉最心酸的是有時候人員機具都到現場了,有些樹的主人卻開始談價錢,沒談好的話樹就砍掉了,「也有這樣當面砍給我看的,看了心很痛」。
救樹到底有多花錢?謝粉玉仔細算給我聽。「要請怪手、吊車、工人,一天出去至少3、4萬元起跳,如果做不完,工資就要雙倍。」

早年為了容納這些移植的大樹,謝粉玉一開始就買地,隨著樹愈救愈多,土地愈買愈多,當然貸款壓力相對就更大。我好奇,她哪來那麼多錢?「我自己開店,做批發水果與山產的生意,做得蠻順的,所以累積了一些錢。」聽起來謝粉玉很有做生意的頭腦。
不過2003年碰到SARS大爆發,百業蕭條,影響了她的生意,現金進不來,利息無法繳,還被銀行催繳還款,謝粉玉算算那時救樹20年,負債8、9000萬,繳不出錢只好拍賣土地,總共賣了兩塊地、三棟房子。「有一段時間我幾乎不敢住在家裡,就去外面租房子,法院來貼封條,左右鄰居一直看啊,好像很見不得人。」
不只土地和房子被法拍,連子女的薪水也被扣抵,兒子謝為良回憶那段日子真的是很辛苦,不只挨家挨戶借錢,也因為怕家中債務拖累女友,將婚期一延再延。
被錢逼得喘不過氣來時,謝粉玉會去找土地公訴苦,「為什麼都看不到我的苦?為何不救我?」
她也會開車跑到樹園,「我就跟樹講啊!我救了你們千次萬次,你們這次一定要救我!我含著淚,一直跟他講,要他一定要給我一個方法。」
「我那時幾乎沒有朋友,親戚見了我,怕被借錢,也躲得遠遠的。」
也許是天生的韌性,謝粉玉相信事情總會過去的。她想到過去救樹,就是想做一個老樹公園,因此沒有賣樹,既然財務出現困難,她必須想辦法為老樹找個家,所以她寫信給當時的總統陳水扁,負債的事因此在媒體曝了光,很多人打電話來表明可以把樹載走,謝粉玉轉念一想,決定開始幫老樹找家,讓人來領養。
謝粉玉不想讓辛苦救回來的樹變成商品,因此首先過濾掉做園藝買賣的領養者,然後親自到場評估種樹的場地適不適合。另外,領養的人須負擔移樹的運費和工資,例如這棵樹當初救回樹園花了5萬元,之後種到領養者那邊需要3萬元,那就須付8萬元,有了這些收入,她才有辦法再去救下一批樹。「把種了20年的樹移出去,我很捨不得。」即使已經過去十多年,但談到當初幫老樹找家的心情,謝粉玉還是很激動。
「為老樹找家的時候,有一些公司行號老闆可能理念跟我差不多,很支持我,讓我獲得很多幫助。」有個來認養樹的檢察官,指導謝粉玉如何寫陳情書到法院,讓原本要被法拍的地多拖了8個多月,後來遇到力晶集團的老闆黃崇仁,幫謝粉玉還了500多萬,解決地的問題。「然後我就把土地登記給他,跟他說希望他也可以繼續救樹,他就答應了,他真的是第一個救命恩人。」

謝粉玉的樹園現在是用租的,之前種樹的地都因為負債賣掉了。
謝粉玉的樹園現在是用租的,之前種樹的地都因為負債賣掉了。

幫老樹找家,謝粉玉總是親力親為種到好。
幫老樹找家,謝粉玉總是親力親為種到好。

很會把錢花在樹上「就像是我欠他的」

後來又有個機會,在朋友引薦下,謝粉玉認識了台積電財務長何麗梅,何麗梅幫謝粉玉還了2、3000萬。另外有一些分期貸款,謝粉玉賣了些地去償還,現已沒有負債。
何麗梅說,當初得知謝粉玉欠那麼大一筆債務,覺得她真的很大膽。「我很被她感動啊,怎麼有一個這樣的人,可以為了自己覺得對的事情,堅持了2、30年,我是真心想要幫她的忙。」
2011年,何麗梅和幾位朋友幫謝粉玉籌組「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除了讓未來要成立的老樹公園有個管理和經營的單位,也是作為一個平台,接受學校、公司行號或團體來上環境保護課程,推廣護樹的理念。
對於人生,謝粉玉看得很開,她說:「我預估我到80歲可能就莎喲娜拉(再見)走了,我常想我可以留什麼,我是覺得有一個基金會來推廣愛護老樹,讓大家心中有老樹,看到老樹是尊敬的,而不是要一直傷害他,如果護樹的理念推廣得好,我就不用去救樹了啊!」
謝粉玉目前經營四個樹園,土地都是租的,裡面有5、6000棵老樹,她希望有一天能覓得一塊較大的地,成立一個老樹公園。
「我常說,人的一生就像要考試、要交卷,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我可以付出什麼,我並不想得到什麼。」
她笑著說:「我很會用錢是真的,我很會花錢在樹上,就像欠他的。呵呵呵,欠他的……」。
微風吹過樹梢,謝粉玉坐在大樹下,滿足地看著陽光灑落,滿園都是一棵棵上了年紀的老樹。我看到一個小女孩,信守著和大樹,一生一世的約定。

每次移樹,最頭痛的是挖到地下管線,也要留意會否勾到電線。
每次移樹,最頭痛的是挖到地下管線,也要留意會否勾到電線。

謝粉玉

年齡:73歲
現職:十呆環境保護基金會榮譽董事長
學歷:苗栗大湖國小
家庭:育有二女一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