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精神病患 政府應投入更多資源(邱智強)

出版時間:2019/07/09

近來台灣社會又發生幾起疑似和患有精神疾病患者相關的傷人事件,著實令人感到遺憾。但台灣也出了像《我們與惡的距離》這樣好的電視劇,讓我們對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人的心境,有多一點的理解,也就是多一點善意和希望,能與「惡」的距離遠離一些。事實上,根據美國2009年的追蹤研究顯示,重大精神疾病本身不是重度攻擊的危險因子,一般重大精神病患者的攻擊機率並不比平常人高,僅在過去有重度攻擊史的精神病患者,其攻擊風險較高。

台個管師案量太多

筆者在7月5日應邀至南韓光州全南國立大學舉辦的國際研討會中演講,主要是這兩年南韓也發生了數起精神病患殺人事件,整個社會像台灣在小燈泡事件時一樣震盪不安,民眾也要求政府或精神醫療要做更多的努力。這兩年接待數梯南韓精神醫療或心理衛生單位人員來院參訪,他們對台灣的居家醫療、自殺防治及台北市的精神科緊急醫療都留下深刻印象,因此這次才邀請我去談一下台北市的精神醫療服務。在會議過程我也有幸和來自南韓、日本及澳洲的專家一同討論彼此制度的不同,也學習別國的精神醫療服務制度。
我想還是必須說台灣的精神醫療不差,我們的《精神衛生法》也已經算十分兼顧現實及人權的了(日本的《精神衛生法》仍有只要一位精神科醫師及一位家屬簽字精神病患就可被保護性住院1個月;而澳洲則是另一個極端,幾乎所有的資源投入至社區,精神科的急性床常常不夠,甚至病患需要被送到1小時車程外的地方住院)。只是在反思這些社會事件時,除了要加強警方的警力外,在精神醫療部分政府應考慮將更多的資源投入精神疾患早期預防、早期治療的工作。
無論南韓、日本及澳洲目前都有對精神病高危險發病的青少年或精神病發病早期個案(初發病2-3年內)的社區介入方案,如我參訪南韓光州北邊一個區的心理健康中心(他們每一區就有一個心理健康中心,主要負責較嚴重精神病患者的個案管理),發現他們一位個管師專責負責約50位個案,但台灣每個縣市僅有一個心理衛生中心,嚴重精神病患的個案管理由健康服務中心(以前的衛生所)的公衛護理師負責,一個人的個案量可能高達60-100個,且還要兼顧獨老、三高、癌篩推廣、菸害防治、健康促進、高齡友善等許多工作。

早接受治療復原好

而此光州的心理健康中心後來又另分出針對早發或高危機個案的個案管理機制,一位個管師只負責25-30位個案,專門來負責對發病早期個案的追蹤及衛教或心理治療,他們覺得成效良好,有7成個案可維持課業或工作。台灣雖然也有針對發病早期的精神病患者或精神病高危機青少年或年輕人的相關研究,但仍少有相對應的個案管理服務,甚至到社區針對病患及家屬的相關服務。
在思覺失調症患者發病初期,越早發現、越早接受治療,個案就復原得越好,對功能的損害也越小,整個社會也會減少損失。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在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的支持下,將成立全台灣第一個針對精神病患發病早期或高危險發病的青少年或青年個案的社區個案管理服務計畫,希望能在此部分做一個先驅計畫,對這一群高危險精神病發病或初發的患者及家屬給予衛教、心理諮商及其他相關協助,讓他們能持續接受醫療、心理復健及相關資源,以維持穩定、減少功能退化。
我們還是必須沉痛的呼籲,無論哪一級政府(特別是中央政府)對心理衛生及精神醫療應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否則再多的檢討也都只能事後徒呼負負,這也是我參加南韓會議後數個國家專家學者的共識。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社區精神科醫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