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民粹主義終有退潮之時(王丹)

出版時間:2019/07/11

曾幾何時,從美國到歐洲,從巴西到菲律賓,民粹主義的潮流席捲全球,撼動了世界政壇。台灣也未能置身事外,韓國瑜去年年底在高雄市的勝選,就是民粹主義作祟的結果。
在近代以來的世界史上,民粹主義的沉渣不時泛起,攪動歷史進程,以往的例子數不勝數。但是同時,如果檢視歷史,我們也可以看到,很少有民粹主義的潮流可以恆久湧動,長期持續的,理性最終還是會戰勝感性,成為社會發展的主流;或者至少可以說,不管經歷多久的民粹衝擊,理性的力量還是會重新成長,暫居上風。這一波的民粹潮流,現在就已經面對嚴峻的挑戰,很可能成為歷史上壽命最短的一股逆流。

希臘土耳其現轉機

7月7日,希臘國會大選開票,激進左派聯盟曾經是歐洲最早拿下政權的民粹主義執政黨,但是這一次卻以31.5%對40%的大幅差距,輸給了在野的保守派政黨新民主黨,現任總理齊普拉斯即將下台。即將接任總理的新民主黨領導人米佐塔基斯出身美國哈佛大學,是典型的自由派政治家,他已經宣布,希臘將進入一個「就業,安全和成長」的後紓困時代,並表示要改變希臘被視為歐盟的麻煩製造者的形象。外界一致認為,這象徵著希臘正逐步走出民粹主義的陰影。
同樣的趨勢也發生在另一個備受關注的民粹主義橫行的歐盟國家──土耳其。被公認為是新一代民粹強人的總統厄多安,曾經帶領土耳其一步步走向與傳統自由主義政治相對抗的方向,但是最近卻踢到了鐵板。今年3月,土耳其進行地方選舉,厄多安領導的執政黨「正義發展黨」丟掉了土耳其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堡的市長寶座。厄多安無法面對一度如日中天的自己,現在遇到搶進的挑戰,硬是提出選舉無效的訴訟,希望再來一次,確保自己的類獨裁地位的穩固。
結果卻是受到更大的打擊,他的政敵,本來已經當選伊斯坦堡市市長的伊瑪莫魯在6月23日的重選中,再次成功擊敗執政黨,成功保住市長位子。更令厄多安難堪的是,這次伊瑪莫魯贏得票數,比上一次更多,這充分反映了伊斯坦堡市民對厄多安的蠻橫專制的不滿。兩度獲勝,大大鼓舞了反對厄多安的人民力量,伊瑪莫魯已經展現了4年後挑戰厄多安的總統職位的氣勢和實力。
這個歐洲最大的被民粹主義潮流淹沒的國家,也開始出現了轉機。
從希臘到土耳其,發生的這些政治變化,距離民粹主義席捲歐洲的時間並不久遠。當初曾經非常擔心民粹主義會毀滅歐洲的人,現在看到了希望。而全世界民粹主義橫行的龍頭國家美國,雖然利用民粹主義上台的現任總統川普,被預測可以順利連任,但是從現在到明年大選還有相當長的時間,一切還無法確認,至少從目前的民調看,其挑戰者,前副總統拜登的民調數字一直是高於川普的。

社會現瓶頸風潮起

當伊瑪莫魯的市長資格被剝奪,被迫進行第二次市長選舉的時候,一名13歲的少年追著他的競選巴士高喊:「一切都會變好的!」這句話迅速傳遍全市,成為最有力的競選口號,幫助伊瑪莫魯獲得了更大的勝利。一個13歲的少年的一句話,揭穿了民粹主義的「皇帝的新衣」,揭示出了民粹主義的歷史命運。這樣的反理性且反智的社會思潮,時不時還是會在社會發展遇到某種瓶頸的時候,暫時捲起風潮,但是最終,還是會有退潮之時的。
希臘如此,土耳其如此。台灣,也不會例外。

「對話中國」智庫所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