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別叫我大老粗 聯結車博士生 范文鴻

出版時間:2019/07/15

「我終於可以好好念書了!」

作者╱侯世駿《蘋果》攝影記者
攝影╱侯世駿、康仲誠

現年44歲的范文鴻經過兩次口試失敗,如願考上中華大學工程科學博士班,他非常激動。因為家境貧窮,身為長子的他從小三開始幫忙賣豬肉,後來去開聯結車;為了避免當兵會讓他還不了沉重車貸,也無法幫助家計,他的人生不斷在設法保留學籍緩徵閃兵以及工作中循環。如今,他是全台灣唯一一位開聯結車的博士生。
重回校園的范文鴻戰戰兢兢,也因為曾被歧視,他暗自期許:「我要好好念完這個博士班,然後改變聯結車司機的文化,從我開始做起,不要再說聯結車司機都是大老粗。」
范文鴻有一個小2歲的妹妹和小6歲的弟弟,他從小責任感很重。「我家境非常窮啊!因為阿爹養豬,結果碰上豬瘟,全毀。」豬隻一夕間死光,家裡負債幾百萬,常有債主找上門。
為了幫忙家計,范文鴻國小三年級開始就每天早上5時起床,先在家裡的豬肉攤幫忙,然後直接去上學。「同學衣服都很乾淨,只有我身上有一股味道,其實那就是豬肉味。聽到同學的嘲笑,當然滋味不好啊!」
放學後,范文鴻不是像其他同學一樣回家溫書,而是要趕回去洗豬舍,在這種情況下,哪有時間念書?他不諱言,當時家裡的觀念是生意第一,念書並不重要,所以就算到了假日,他還是要幫忙看豬、看牛、看羊,小學生該有的玩樂,對他很遙遠。
「我是沒有童年的!」范文鴻說了好幾次。

范文鴻自幼努力幫忙家計,現經營貨運公司,最高一次可以調度50輛聯結車。
范文鴻自幼努力幫忙家計,現經營貨運公司,最高一次可以調度50輛聯結車。

扛家計還車貸 曾1周只睡8小時

為了擺脫身上的豬肉腥味,高中時,范文鴻選擇到離家100公里外的基隆海事輪機科就學,清晨4時從新竹北埔家中出門搭火車到基隆,8時到校,下午4時搭火車回新竹時已經晚上8時了,上課、通勤、睡覺各佔8小時,過著3個「8」的生活。他說:「很累,但我就是不想再賣豬肉。」
然而高職畢業後,范文鴻實在不忍爸爸媽媽辛勤工作,還是回家幫忙了。
他考回新竹的明新工專夜間部,白天在豬肉攤工作,晚上上課。「我真的很羨慕一些不用工作的同學,可以專心在課業上,像我這樣半工半讀,真的蠻辛苦的!」
20歲時,一位聯結車司機來買豬肉,范文鴻發現這行業「一天可以賺3、5萬,我賣豬肉一天才3、5千,我當然要選擇貨運」。於是才20歲出頭,念二專時,他就考了駕照,貸款252萬元買了一輛大貨車,開始過著跑車的生活,心裡想這樣可以多賺點錢,減輕家裡負擔。
252萬對一個20歲的年輕人而言,簡直是天文數字,范文鴻除了拚命賺錢,別無他法。「我曾經連續十幾天沒日沒夜工作,睡覺吃飯都在車上度過,沒有回過家。」當時藝人蕭薔有個很有名的護膚品廣告,主打每天只睡1、2個小時,范文鴻苦笑說,他是一個星期加起來只睡8小時。
跑車也其實並沒有范文鴻想像得這麼美好,除了每個月要還5萬元車貸,聯結車加1公升柴油只能跑2公里,台北高雄來回800公里,剛好是車的油箱的容量,油價飆漲時,1公升柴油30元,跑一趟北高,光油錢就要1萬2千多元。
沒算清楚成本,加上范文鴻除了要拼自己的學費,也要負責弟妹的學費和生活費,這是他當初入行時根本沒想過的,「只認為很好賺,一頭熱啊!」
更慘的是,這時他接到兵單,讓他心情很惆悵、徬徨,因為「我貸款很多,我不能去當兵,當兵沒人幫我還貸款,若是沒還,我會跑路。」倘使被迫賣車,則連生財工具都沒了。
「所以我一直念書、一直緩徵、一直工作……!」

范文鴻從小就在爸爸的豬肉攤工作,現示範處理肉品仍非常熟練。
范文鴻從小就在爸爸的豬肉攤工作,現示範處理肉品仍非常熟練。

為了閃兵,范文鴻再跑去考二技。范文鴻說得很坦白:「二專念完考二技,二技念完考研究所,至於當兵,就一直辦緩徵。」一環扣一環,范文鴻很無奈,「就是趕鴨子上架」,儘管成績很爛,保有學籍是他的最高原則。
沒時間念書,范文鴻一直被當,一直重修,單單一個二專就念了6年。即使25歲考上明新科大二技,還是忙到經常蹺課。
但他盡可能把握可以念書的時間,例如聯結車司機通常半夜跑車,跑完車他便睡在車上,天亮後就把車開到學校上課,下課後再到工廠載貨,如此周而復始。至於看書,只能利用上、下貨的空檔苦讀,方向盤就是他的書桌。
他很羨慕同學們下課都可去打球、唱歌、聯誼,為了賺錢,他只能繼續載貨。
半工半讀肯定成績不好,他自己說是「念得零零落落」,但老師知道他負債累累得辛苦工作,對他很體諒。「同學們也很講義氣,除了筆記借我抄,課業不了解的部分,也都不厭其煩地教我,如果沒有他們,我沒辦法完成學業。」不過他二專加二技整整念了快10年。
「30歲那年很關鍵,那年我如果沒考上研究所,我就會完蛋。好加在努力了半年,當我考上研究所,我知道我又有4到6年的時間,又可以慢慢還貸款、念書、工作」。
只不過這個研究所雖然考上,他因正值事業擴張期,念了6年,還是寫不出論文,修業期限到了畢不了業,只能拿肄業證書。
念書念得辛苦,聯結車事業也踢到鐵板。2003年爆發SARS風暴,聯結車生意更差,他貸款繳不出來,只好去刷信用卡借錢,愈借愈多,最後連信用卡也爆了,他變成卡奴。
范文鴻說,他那時的人生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絕望。」他悲觀地認為,這輩子可能還不了這些龐大債務了。

范文鴻曾得利用上下貨的空檔在車上讀書。
范文鴻曾得利用上下貨的空檔在車上讀書。

還清千萬債務 考上博士班圓夢

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各行各業哀鴻遍野,對范文鴻來說,竟然「危機就是轉機」。有一天他在研究所上課途中,突然接到一間磚廠老闆打來的電話,說有個大案子要給他接。「我那時只想說賺錢機會來了,後來才知道其他司機因不敷成本,不敢接。」不過范文鴻算一算,還是有些微利潤,所以大膽接下這個工作。
後來陸續有磚廠把運送工作轉給他,「我記得那時一直接單、一直接單。」後來他索性開一間公司來應付爆量的生意,從1輛車變3輛車,全盛時期更擴張到十幾輛。營業額也節節上升,現在每月都有5、600萬元。
「在學校,老師說工作時服務一定要好,這句話我有聽進去,我電話24小時不關機,從搬磚、送磚到疊磚,臨時需要調車,我全部都辦得到。」范文鴻顯得很自豪!從當初的一家磚廠開始,現在幾乎高雄一半磚場的貨都是他載的。
「30歲到36歲,我把全部身家都賭上去,每天拚命開車、賺錢,一個人做好幾個人的工作,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我還清了幾乎快上千萬的債務。」不用再躲兵單的范文鴻直到36歲,《兵役法》規定役男當兵的最後一年,才去當了12天的國民兵。
只是他心裡一直有個心結:「聯結車司機好像就是做比較粗重的工作,就是比較不念書,講的不好聽,就是我們是次等公民,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社會地位幾乎是沒有,連工廠守衛都看不起!」
有一次,范文鴻載著水泥磚到一所國立大學,教務主任來接貨。因為滿車的水泥磚相當重,車子必須時而逆向,時而正向的雙邊輪流下貨,才不會翻車傾倒。但是教務主任就是不讓范文鴻逆向下貨,也不想聽他解釋,認為一個司機怎能跟他爭論,范文鴻有理說不清,畢竟教育程度沒有對方高。當時他內心很嘔、很委曲。
「我那時心裡想,我從小就是為了工作,才沒有好好念書啊!」
也許是不想被定型貼標籤,范文鴻在事業有成之後,想到再回學校念書,那時不少工廠老闆得知范文鴻是半工半讀出身,也都鼓勵他多念書。

范文鴻考上博士班後,偶爾會開著聯結車上課。
范文鴻考上博士班後,偶爾會開著聯結車上課。

另外一個促使他念博士的原因是:「我一路辛苦走來,看到弟弟妹妹無憂無慮念書,我幫他們念完研究所,妹妹後來留美,我心裡有個遺憾,一輩子努力工作,都沒有念好書,一直想考個博士。」
但想成為博士也不是那麼容易,第一次報考博士班時,面試官看范文鴻連碩士論文都沒寫過,懷疑他如何有能力讀博士?二話不說,當然就被刷掉了。他不屈不撓,再接再厲,還是利用工作之餘念書,隔年再試仍舊摃龜。沒想到去年第三次再考時,竟然考上了。
范文鴻說,那時主考官認為以同等學歷報考博士班沒有問題,再加上主考官認同他這些年來在工程界的成績,尤其他提出預鑄工法3D列印水泥磚的研究方向,得到主考官的認可,總算讓他錄取中華大學工程科學博士班。那一刻,「我很欣慰很感動,自己終於可以好好念書了。」
其實,當初雖是為了閃兵幫家計,我發現范文鴻可以不斷有學校就讀,蠻會考試的。提到這點,他有點得意地說:「我腦內的快閃記憶體很好,可以暫存很多資料,但考完試,就全忘了!」
對於這次重回校園,他說:「小時候是想說不要打工、不要賣豬肉,然後去念書,是逃避的心態;後來是因為經濟壓力,要閃兵才去念書;這一次真正是為了自己,想改善自己的水平文化,也為了更上一層樓,爭一口氣,看能不能補回這個遺憾。」
范文鴻也要向外界證明,就算他只是個聯結車司機,也可以念到博士班。「再糟的環境也有好學生。」他語氣非常堅定地說。

范文鴻的中華大學工程科學博士班學生證。
范文鴻的中華大學工程科學博士班學生證。

范文鴻 44歲

★現職:聯結車司機、文鴻貨運有限公司負責人
★學歷:中華大學工程科學博士生
★家庭:已婚,育有1子

回首多年職涯,范文鴻自許要從他開始做起,不要再讓外界認為聯結車司機都是大老粗。
回首多年職涯,范文鴻自許要從他開始做起,不要再讓外界認為聯結車司機都是大老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