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媽媽而戰 寒風中接送練划船 單親兒「忘不了的溫暖」

出版時間:2019/07/16

作者、攝影╱林泊志

「媽媽是我的父親、我的朋友,也是人生中無可取代的人!」越南女子阮氏玉草多年前嫁來台灣,為照料中風丈夫,未注意到居留證逾期,不得已帶著2歲兒子黃楷軒暫回越南,結果回台手續一拖就是9年,期間她四處打工籌錢,8年前才如願返台,兒子也克服適應問題,在西式划船運動中表現出色,屢獲國內賽事獎牌,未來盼出國爭光,回報母親的辛勞。

黃楷軒是學校划船選手,參與國內賽事獲獎無數,母親(左)也以他為傲。
黃楷軒是學校划船選手,參與國內賽事獲獎無數,母親(左)也以他為傲。

在丈夫過世後,阮氏玉草在越南期間,到工地搬磚頭、在餐廳洗碗,賺取微薄薪水養育兒子,兒子在小學三年級時,同學問起「你爸爸呢?你是孤兒嗎?」面對同學訕笑,楷軒也好奇父親是誰,阮氏玉草得知兒子委曲,潸然淚下,孝順的楷軒見母親如此難過,從此不再提起。
「我本來不知道自己是台灣人!」黃楷軒在越南讀到小學五年級時,因欠缺出生證明及越南身分證,求學路卡關,阮氏玉草到處籌錢,透過在台灣的越南友人才取得楷軒戶口資料,並以依親方式回台,在宜蘭羅東落腳。

楷軒在西式划船運動中表現出色,未來盼代表台灣出國爭光,回報母親辛勞。
楷軒在西式划船運動中表現出色,未來盼代表台灣出國爭光,回報母親辛勞。

楷軒原本要上國小六年級,因語言不通,降級讀三年級,成為班上年紀最大的學生,有些同學見他進度落後,會主動伸出援手,但也有部分同學嘲笑他,之後因中文漸入佳境,和同學互動越來越好,逐漸掃除受歧視陰霾。
楷軒升上國小五年級,發現自己熱愛跑步,導師鼓勵他參加學校田徑隊,阮氏玉草一度擔心兒子為了運動荒廢學業,但楷軒課業都維持中上成績,不讓母親失望。楷軒說,他是隊上最爛選手,一度被學姊推著跑,透過不斷練習,在學校賽事拿到人生第一面獎牌。

楷軒獨力扛著單人艇,準備下水練習划船。
楷軒獨力扛著單人艇,準備下水練習划船。

擅長擔任舵手 助調和全隊情緒

跑步讓楷軒重拾自信,卻因年齡問題未能加入羅東國中田徑隊,轉學到五結鄉利澤國中,改加入西式划船隊。楷軒對此原本很猶豫,打定「失敗無所謂,嘗試過後不後悔」的想法,勇於接受挑戰。起初,只要下水划船,一定是哭著上岸,幾次磨練後,技巧突飛猛進,首次參加1人雙槳賽就拿下全國第一,之後各項比賽也是獲獎不斷。
楷軒回想練習的日子,笑說「真的很苦」,每天清晨5時起床,母親阮氏玉草騎車載他到校練習。冬季的宜蘭陰冷多雨,在刺骨寒風中,楷軒緊緊從後擁抱母親,「母親暖暖的愛,一輩子都忘不了。」原本反對兒子划船的阮氏玉草,見兒子在划船中重拾信心,轉為支持,對於兒子連連得獎,阮氏玉草比誰都開心,唯獨心疼兒子太累。

划船練習時間相當早,即使是冷冽寒風中,母親(左)清晨便會騎車載楷軒去練習。
划船練習時間相當早,即使是冷冽寒風中,母親(左)清晨便會騎車載楷軒去練習。

楷軒說,有了母親的支持,「我才能往喜歡的方向走。『媽媽我愛妳』這句話太簡單,無法表達我對母親的感謝!」楷軒即將升上羅東高中三年級,希望能升大學,「希望能取得國手資格,代表台灣出賽,為國爭光」。
《蘋果》採訪時,楷軒透露想學攝影,原因是母親長年忙著賺錢養他,沒時間好好休息,他希望以後賺錢養家,買一台相機,帶著母親出遊,「每次打開相機都能看到我跟媽媽的回憶」。
西式划船教練游宗威說,楷軒在西式划船中的強項為擔任舵手,楷軒平常會大聲幫隊員加油打氣,協助調和整艘船上選手心態,相當盡責,因母子經濟狀況不佳,盼各界能給予協助,讓楷軒繼續升學。


阮氏玉草 52歲

學歷:國中畢業
經歷:31歲嫁來台灣,因居留證逾期攜子回越南,9年後再返台

黃楷軒 20歲
學歷:目前就讀羅東高中二年級
獲獎:
.2014年全國冬季室內划船錦標賽第一名
.2016年全國中等學校划船錦標賽國中男子雙人雙槳第一名
.2017年全國運動會男子八人單槳第四名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