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廣場警哨聲下無語的移工(陳翰堂)

出版時間:2019/07/17

驅離、排除、商機無限與模範勞工頒獎,當前述幾個關鍵字組成台中市府的移工政策,東協廣場離中國新疆學習營有多近。
每個月的第二個禮拜是發薪日,也是台中東協廣場最熱鬧的時候,周末六日可見東南亞移工紛紛前來消費、匯款,早上8時左右,鄰近東協廣場的青草街區、繼光商圈,幾間東南亞餐廳早已聚集滿用餐的移工。

租界一詞挑撥對立

台灣主流媒體多番輪流報導,月消費、月營收破億的新聞令「鬼城」復活,如此盛況,移工在此的經濟地位不容小覷。然本月14日晚間,卻出現警察不僅是盤查移工,甚至連坐在東協廣場金字塔舞台區的移工也遭驅趕。這番執法動作,讓人不禁試問新市府宣稱的友善國際城市,究竟是僅止於有消費能力的國際觀光客,與能夠被公部門叫上舞台演出的東南亞移工嗎?
部分媒體以「租界」稱呼東南亞移工、商店群聚的東協廣場,租界一詞向來不被視為光彩的稱呼,那是近代中國史裡喪權辱國的國恥論述產物之一。公部門與媒體使用租界一詞形容東南亞移工聚集的東協廣場,完全忽視我國移工政策脈絡下的客工制背景。
1992年的移工引進合法開放,建立在當時我國產業西進、台灣工商界的集體力量,以及勞工團體力量凝聚不及等架構。正因為是用完即丟的客工,因此種種基本人權保障可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其治療方式至今仍多半以遣返回母國來處理,但此舉無疑是忽視移工的種種生活需求。
台北中山北路小菲律賓、桃園中壢中平商圈和台中東協廣場,因應移工的思鄉之情出現,更重要的一點,在這些地方,他們不只是勞動力而是重新成為人。媒體使用「租界」一詞完全是挑撥台灣人和東南亞移工之間的對立。
然而弔詭的地方是,這類東南亞移工活躍的地區既被稱為租界,卻又被台灣公部門視為金雞母。2016年第一廣場在林佳龍市長任內更名為東協廣場,截至新任市府上台前,公部門年年在東協廣場舉辦各類藝文、商業活動,林市府任內的經發局更有「631」的市政願景,即6成移工、3成台灣人與1成國際觀光客的消費客群目標。
在活化中區的大方向下,新旅店進駐、綠川觀光化早已埋下排擠東南亞移工的隱憂。2018年綠川整治後,東協廣場一樓陸續張貼多種以東南亞語寫成的警語,警告移工的使用不可違反台灣風俗、法律。同時,舉辦如「東協好聲音」、「東協市集」和「模範勞工」等樣板活動,卻是經常掛一漏萬缺乏多語資訊宣傳,或是語言翻譯瑕疵。

未見公共參與規劃

公部門執法不僅是政府意志的展現,同時也是台灣社會對於移工態度的展示。盧政府承繼林市府任內的東協廣場改造,同樣將其視為金雞母。今年7月10日又宣布要在東協廣場設置「跨境體驗示範基地」,邀請中國、越南與香港等地的電商於今年第四季時進駐營運。
原先移工席地而坐被視為妨礙旅店生意,遭到東協廣場保全驅趕,現在警察也加入驅趕移工的行列。楊瓊瓔副市長於第四屆東協好聲音致辭,指出台中市外籍移工及新住民人數位居全國第2及第5,希望用東協好聲音讓東協國家看見台中市為多元融洽的大家庭。但尚未見及較林市府更為突破性的移工公共參與規劃,卻只看到比林市府更嚴重的驅離和壓迫。警察嗶嗶嗶的哨聲下,只見移工們無語離開。

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