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粉民粹的說法是獵巫的遮羞布?(高子壹)

出版時間:2019/07/18

當韓國瑜將代表國民黨參選2020總統大選的消息傳來,有許多人在網上高呼亡國感,稱韓國瑜現象為「親中民粹」,諷刺韓國瑜為草包,言下之意,將韓國瑜的支持者都描繪為盲目的群眾。
這些沒有辦法被描繪出臉譜,只能以「群眾」一以概之的支持者,被臉書與批踢踢使用者暱稱為「韓粉」──這個說法,也借用了青少年們對於偶像明星沒有理由的崇拜,更強化了其「無腦盲目的」印象。

被貶為非理性行動

由於既有的知識菁英,無法用其理性解讀韓粉現象,只好用「反面論述」的手法,將其反面塑造為民粹、非理性、反改革、憋屈的政治邊緣人。奇異的是,台灣政壇上第一個被形容為操弄民粹的,不是別人,正是民進黨的陳水扁。
在我有印象以來,台灣的藍綠版圖曾有兩次南北大變動,1994年第一次北高市長選舉,當時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而吳敦義當選高雄市長,北綠南藍,其時,民進黨與陳水扁的當選被視為一種進步的象徵,許多年輕人紛紛被鼓舞。
1998年,謝長廷擊敗吳敦義當選高雄市長,開啟綠營在南部長期執政的局面。當年,陳水扁在台北敗給了馬英九,藍綠版圖翻轉,1994北綠南藍,1998年北藍南綠。
民進黨1994年的勝利被視為民主運動與進步派的進擊,而1998年起,馬英九清廉菁英的形象,也翻轉了藍綠階級印象,此後,南霸天成為綠營的代名詞,他們與在地的農漁民站在一起,隨著馬英九2008年前進總統府,民進黨政治人物被形塑成「庶民」代言人,是關心土地、接地氣的政治人物,相較之下,政二代馬英九,或是繼任台北市長郝龍斌或競選失利的連勝文,則被塑造為「不知民間疾苦」,缺乏「群眾」支持的公子哥兒。
黃光國在2003年出版書籍,抨擊陳水扁現象為「民粹亡台」,尤其在2004年319槍擊案後,紅潮席捲凱道,當年的陳水扁所遭受到的政治攻擊,不亞於2014年的馬英九。當時的陳水扁支持者,在政論節目、主流媒體中,也被貶抑為理盲濫情、非理性的「扁迷」。
這感覺是不是非常類似?
1994年的高雄有藍天,1998年改為綠地,2018再翻轉,韓國瑜出線。每次,只要遇到(北部為主的)知識菁英無法解釋的現象,就把對方評為有「群眾」支持的民粹,2003的陳水扁如是,2018的韓國瑜如是,而「群眾」的選票為何如此大規模地變色,好像就在「民粹」的面具掩蓋下,被貶抑為不需要分析的非理性行動了。
沒有錯,韓粉的崛起絕對與蔡英文任內的年金改革、同婚通過引發保守力量的反擊有關,的確有一群感受到時代變動的威脅,感受到不受年輕人「尊重」的失望的長輩們,成為了韓國瑜的支持者,但是,除了更多以說理為名,實為攻擊韓粉們保守、懼怕改變、被時代淘汰的反面論述,到底韓粉們為什麼會支持韓總,一直都缺乏正面的答案。

應細緻描繪社會力

尤其是,除了傳統的藍營支持者以外,2018年南部的「變天」,一定有一群綠轉藍的支持者(可能與同婚議題有關),就算韓粉真的是被藍營動員起來的,誰會被動員?為什麼會被動員?我們不需要本質化韓粉的答案,但是我們會需要更細緻的對社會力量的描繪。而我的猜測是,會不會,正是這種透過論述將韓粉們更加邊緣化的知識份子獵巫,才是將失望的「群眾」推向「民粹」的最大力量?

台灣大學社會所博士候選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