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718 少年顧癌父殘嬤 「很擔心很怕失去他們」

出版時間:2019/07/24

基金會編號A4718
56歲單親爸阿榮(陳錦榮)5月發現罹患4期升結腸癌,已擴散肝臟,他臉色蒼白、有氣無力說,19歲的兒子小元還在讀書,家裡還有89歲臥床的老媽媽阿滿婆,「這個家都靠我做工維持,現在我病得這麼嚴重,很擔心家裡怎麼辦才好?」
報導.攝影╱韓旭爾
單親爸阿榮原做水電零工月賺2萬餘元應付房租、生活開銷,平時只有數千元存款,今年2月出現腹痛、排便不順及偶有血便情況,「我還以為是腸胃炎、痔瘡這些小毛病,放著不管沒看醫生,拖到5月肚子絞痛到受不了才掛急診,竟檢查出罹癌,知道後我嚇到雙腳發軟,怕我有萬一,小元雖不算小,但也還沒出社會,沒爸顧著擔心他學壞,更怕老媽媽媽沒人顧。」

單親癌爸體弱 在宅注射營養液始得治療

訪視時,阿榮已先開刀裝了人工肛門,正在做化療,他指著掛在衣帽架的白色液體點滴袋又說:「我才發病一個月,就瘦了10多公斤,剩45公斤,醫師說我嚴重營養不良,除要多吃營養品以及魚、肉等高蛋白質食物外,同時需進行全靜脈營養輸液,從人工血管注入營養劑,才有體力做化療。」但阿榮說,癌症專用營養品每罐就要200塊,實在買不起,挑最便宜買一罐也要50多元,省著喝,一天只喝1罐。
一旁阿榮將升專五的兒子小元接著說,爸最近體重還是升不上來,「很擔心萬一驗血不合標準,沒法治療。」小元說,爸身體虛弱,現在講話像是蓋著棉被、聲音出不來,「每次聽了我都很難過,不知道怎麼說心裡的感覺,只希望爸爸能平安快好起來。」小元說,媽媽在他很小就離開了,「我對她已沒印象,雖然我和爸常因意見不和鬥嘴,但他是我最親的人,我真是很擔心他,怕失去他。」
阿榮說,小元是個懂事、早熟的孩子,16歲時那年暑假就開始打工,「不論是學費,還是他用的機車、手機全是自己賺錢買的,不想讓我多負擔。」阿榮說,本來這暑假小元也打算跟同學到外地做建築零工,「但我病倒,他要陪我治療、照顧阿嬤,想到較遠的地方打工也沒辦法了,只能利用空檔在附近做點工,每月賺7、8000元,剛好付房租。」
小元說,爸的病這麼嚴重,「我曾想過先休學工作養家,但爸不願意,怕我求學一中斷就回不去了,會影響我前途。」阿榮說,若將撐家重擔全壓在小元身上,「對他不公平,眼看他剩最後一年,明年就可畢業,我還是盼他可以完成學業。」

小元(左)扶行動不便的阿嬤阿滿婆起身。
小元(左)扶行動不便的阿嬤阿滿婆起身。

90歲嬤跌斷銷骨 臥床嘆「活著拖累人」

記者與阿榮、小元父子談話時,住在隔壁房間阿滿婆喊叫想上廁所,小元急忙前往攙扶讓她坐到旁邊便盆椅如廁,阿滿婆說,她近2年來膝關節退化嚴重,原本還能拿著拐杖或扶著牆緩慢行走,但4月時在房裡滑倒跌斷銷骨,雙腿也變得沒力,只能整天躺在床上,「大小便、吃飯都有人幫忙,這樣子活著真的是拖累人了。」
阿滿婆哽咽說,她共生了4子1女,阿榮是老么,「次子5歲時就夭折了,參子2年前發現罹食道癌,撐不到半年就走了,現在又換阿榮罹癌,我都快90歲了,如果可以我願意替他承受這災厄。」阿榮聽了媽媽說話,難過說:「一想到現在我不但沒法照顧媽媽,反而讓她為我操煩,覺得自己很不孝。」
採訪時,阿榮嫁到外地的姐姐阿妘到家裡關心,阿妘說,家裡5手足只剩3人,大哥前陣子因心臟裝支架,大嫂又罹肺腺癌,他家自身難保,「我自己飽受憂鬱症所苦,領有身障證明,經濟上也不寬裕,能做的就是弟弟阿榮化療時,陪他住院幾天。」。阿妘也說,前陣子陪弟弟住院時,聽到同病房病友提及蘋果慈善基金會可幫忙,因此打電話求助,蘋果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襄助急窘。
醫院社工說,目前阿榮父子為中低收,無生活補助,僅可減免部份國保保費及孩子註冊費,阿滿婆則每月領有老年年金3628元,房租每月需7000元,一般而言,腸癌患者常在治療數月才會出現營養不良情況,但阿榮才剛開始治療需進行全靜脈營養輸液,體質很虛弱,一定要進食充足的營養品及高蛋白食物,才能維持抗癌所需體能,此外,還有人工肛門的耗材費用,總計每月需1萬多元,已協助減免上次住院約1萬元醫療費,並轉介民間資源提供單筆急難金協助。

基金會編號:A4718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