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寄信 討200萬冤獄賠償 受害女疑個資外洩 律師:不可向被害人求償

出版時間:2019/07/29

【蔡智銘、許淑惠、鄧玉瑩╱台中報導】台中市一名女大生2年前夜跑時,遭人下藥險被洗劫,嫌犯林姓男子雖因罪嫌不足獲判無罪,但涉另起下藥強盜罪入獄,不料,林男日前從獄中寫信給女大生,要求支付200多萬元「冤獄賠償金」,否則要告她誣告及偽證罪,令女大生心生畏懼,質疑司法單位未能保護其個資。台中地院表示,被害人個資都有完善保護,不知道被告從何得知被害人地址。

林姓男子(51歲)被控前年5月在霧峰體育場,在一名夜跑的女大生礦泉水中放入安眠藥,還騎車尾隨女大生企圖行搶,但並未得逞。林嫌落網後被檢察官依強盜未遂罪起訴,但法院以證據不足判他無罪,不過,林嫌另涉及2件竊案及一件下藥迷昏農民案,被判刑5年多入監服刑。

瞎扯要提告誣告罪 受害人憂家人安危

受害女大生向《蘋果》說,原以為從此與林男再無瓜葛,不料,本月11日竟收到林男從台中監獄寄至家中的信,林男以獲判無罪為由,指控她偽證及誣告罪,要她說出被警誘導過程,並以他被羈押249日,冤獄賠償每日5000元計算,要求賠償124萬元,再加計100萬元精神賠償,否則將在8月12日遞狀提告。
女大生說,起初不解林男為何知道其住處,後來才想起在法院審理過程中有身分確認,公開念出住址,判決書上也有相關個資,都可能因此洩露個資,林男能從監獄寄信給她,顯然家中地址和自己姓名被林男掌握,令她感到恐懼感,也擔心家人安危。

台中地院表示,依《刑事訴訟法》規定,法官或檢察官在法庭內念出證人資料,是為了使證人確認資料是否正確,是開庭必須程序,此外,法官確認當事人基本資料後,會密封在另一個袋子裡,即使當事人調卷查閱筆錄也無法看到,判決書中更沒有被害人、證人的通訊住址,該案被告如何獲悉證人個人資料,無從得知。
律師林瓊嘉說,冤獄賠償是向法院及地檢署提出,對案件被害人沒有請求權,被害人向檢警陳述事實也不涉誣告及偽證罪,反倒是林男蒐集被害人個資寫信騷擾,可能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建議女大生可向檢察官及監所反映,要求做適當處置,以確保權益。

台中監獄副典獄長戴明瑋表示,中監對於受刑人的書信內容檢查從寬,主要是查看有無夾帶違禁品,除非是非常明顯的恐嚇字眼,才會進一步找受刑人了解。承辦女大生遭下藥的霧峰警分局吉峰派出所所長萬仲翔說,林男雖因證據不足獲判無罪,但同時偵辦的另一起下藥強盜案則判刑定讞,警方均依法偵辦,絕對沒有誘導被害人指控嫌犯。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強調,司法院為進一步保障被害人個資,將邀集法務部、警政署、調查局等協商,如何從案件前端偵辦就做好個資保護。


謝謝爆料讓《蘋果》無所不在

勁爆威力 ★★★
蘋果24小時爆料專線:0809-012555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