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724 夫為家摔斷頸椎全癱 妻「寧願我受苦」

出版時間:2019/08/02

基金會編號:A4724
「我寧願躺在床上的是我,因為我個性比先生堅強,我看他哭、我很難過,我願意代替他承受這癱瘓的痛苦。」39歲劉珮宜的淚珠在眼眶打轉,她疼惜先生阿良意外高處後摔墜下撞地,摔斷了頸椎4、5節,如今恐已終生癱瘓命運。
報導•攝影╱向高彬

初訪時,44歲阿良在神經重症加護病房救治,劉珮宜和現各18、14歲的兩子在外等待探病,時間一到,劉珮宜進入探視先生。阿良的神智清楚,他一看到太太,表情很悲傷,他睜淚眼望妻,但接著呼吸器沒法開口講話,全身手腳癱軟無力,僅能略轉挪肩膀、和點搖頭表達;劉珮宜輕握先生的手、呼喚他名,「你要加油,不可以放棄,我們一起努力,你一定可以好起來的。」阿良啊啊張口,想說好,卻只有微弱氣音。記者再度關懷,劉珮宜說,阿良在6月底經氣切已轉至吸照顧病房。

2子分別就讀高二國二

劉珮宜跟記者回述,先生早年曾做水電零工,16年前出嚴重車禍,切除脾臟,領有中度器障殘證,早先夫妻和已故婆婆合力擺小麵攤,並養育家中現讀高二、國二的兩兒,但婆婆發病患卵巢癌6年、於3年前病逝,攤子在5年前生意差、當時已先收掉。
劉珮宜又說,只是先前為婆婆生前醫病及當時家計,加上她2年前患卵巢瘤、摘除子宮卵巢曾休養,而先生曾去做搬送貨苦力,卻因車禍後遺症體力難負荷,這幾年孩子漸長、開銷多,致欠親友債務。劉珮宜去年才跟銀行貸借50萬元整合償清債,如今4口家計多靠劉珮宜在工廠做工,每月掙近3萬元工錢撐持4口償貸家用,「娘家哥是自接翻修房舍的小工,哥知道我家不好過,這兩年有時多點工活,就找先生去幫做點簡單比較不出力的工,他每月掙約1萬餘元,可幫補家用,先生心裡也覺得自己還是一家之主,我們夫妻是一起的。」
怎料意外突來,劉珮宜說,6月中出事那天,先生自己一時不慎疏忽失足從2樓高處,整個人往後仰直接摔下,後腦頸部撞地,哥發現趕緊送醫急救,在當地大醫院急救時,仍清醒的先生就發現他脖子以下、手腳怎麼不能動了,醫師檢查發現他頸部脊椎斷裂,當場就說太嚴重沒法處理,要趕緊轉外地教學大醫院,再轉診詳檢後,主治醫師說先生的4、5節頸椎神經完全斷裂、壓迫難呼吸,已動第一次刀及氣切,「然後要再動第二次刀,醫師說,目前看來先生應該已經確定肩膀以下全癱,後續會再評估神經再生方式治療,同時還要持續漫長的復健訓練。」

至今兩次手術已需40萬元

如今劉珮宜為顧夫長期療傷復健,她已辦留職停工1年,「先生的頸椎精密手術很多自費醫材,光是兩次手術費就近40萬,但先生僅有在當年傷殘後才買的一點小額意外險,目前初估約能理賠20餘萬元,再加上我們工廠去年配發給員工的一張股票、賣3萬多元,我先能籌措多少,就趕緊籌借。先生是為了這個家而受傷的,我和孩子說,媽媽無論如何要把爸爸醫好起來。」
劉珮宜又說,醫師說這一年是先生的黃金治療復健期,家人仍抱著一點希望,盼讓他至少上半身雙手能恢復一些力氣,「先生受傷部分,是哥哥給先生有工可做,他是好意幫忙,出事是先生自己不小心摔的。我哥目擊當時狀況,他現在非常自責難過,心理創傷可能比我還嚴重,又是自家親人,我真的捨不得再去怪他。」

劉珮宜(左)心疼先生為幫家計、摔傷頸椎重癱,「我寧願代先生受這個苦。」
劉珮宜(左)心疼先生為幫家計、摔傷頸椎重癱,「我寧願代先生受這個苦。」

意外致殘病人家屬都需關懷

正介入關懷服務劉珮宜家的醫院社工表示,脊椎損傷病人以頸椎脊損是復元之路最漫長、病人及照顧家屬也很辛苦的情況,「先不算家裡開銷,依之前服務病例來估算,常見病人在第一年在相關手術、專業醫護費、和尿布醫材開銷,可能就需80萬元以上。再來病人本身的心理調適也是非常需要關注部分,因為病人都是中途意外致殘,長期癱瘓、心情很難調適面對現實,容易有被遺棄的感覺,病人和照顧家屬及孩子都需持續諮商輔導。」服務弱勢家庭的台北市恩加貧困家庭協會執行長楊靜齡認為,底層家庭討生活不易,也沒有人願意發生意外,此時去究責對錯,或內疚都不能改變已發生的事實,「大家若能給予關懷,可讓這家人打起精神,再共同面對往後難關。」
阿良原每月領中度器障補助4872元,現正申辦當地急難紓困,後續待再次手術治療及傷況穩定後,再重做殘障鑑定,社工正評估補助短天數看護費及住院期間尿布,但劉珮宜顧癱夫、家無工作收入,長期復健家計陷困,再轉介蘋果基金會關懷。蘋果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紓急救苦。
在妻兒眼中,阿良個性雖有點大男人,卻是顧家的好先生及好爸爸,劉珮宜說,先生體諒她做工辛勞及孩子讀書,會幫忙倒垃圾及收衣,「我們是戀愛認識的,從以前他就很尊重我,家裡大小事都是我們一起討論決定。」探訪時,讀高二的長子小珉說,從小二在雙親支持下開始勤練國術、至今高職曾多次參加全國武術賽得名次,從前爸都會去看他比賽,「我練武的,知道脊椎對一個人的重要,爸傷成這樣,讓我很擔心也很難過。」小珉又說,本有意升讀體大,如今癱父開銷重,他打算明年高職畢,簽服志願役先工作幫家裡。讀國二的么子小玹功課維持班上前五名,他說,很擔心爸爸,「只是最近媽媽勞累照顧爸,也很怕媽媽身體吃不消。我跟媽說,我和哥會照顧自己,請她放心。」
阿良的大哥阿廷說,家有3手足,文良排老二,下有一出嫁妹,均成家的兄弟兩家同住老家自宅,「我們兄弟感情還不錯,我也做工養兩個讀高、國小的兒子,老爸也70歲了,我經濟上雖沒法多幫阿良家太多,但最近弟媳在醫院顧阿良,我們幫顧兩侄子。」
劉珮宜的娘家父親中風近30年,母做裁縫零工,她大哥說,自身接小工,曾被倒帳幾次,原本自身經濟也不好過,但有時多接了工,就想多幫自家親人忙,好意想幫妹珮宜家,找妹夫做小工掙點錢,心想只是很臨時的自接工作,也為讓親人多掙幾百元,沒保意外險,萬萬沒料到妹夫出意外,讓他受了重傷,「我心裡非常的愧疚難過,又不知道怎麼什麼賠罪才好。」

劉珮宜因先生癱瘓難過掉淚。
劉珮宜因先生癱瘓難過掉淚。

基金會編號:A4724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