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斷獨行的時代力量 不是新政治(黃郁芬)

出版時間:2019/08/22

時代力量近一個月來,不斷浮出「路線」爭議,引發立法委員林昶佐、洪慈庸相繼退黨,黨主席邱顯智請辭。正當外界霧裡看花之際,本黨決策委員會議又以黨章規定之外的方式,封殺台北市議員林亮君參選黨主席一案,不但再次讓支持者感到不解,更讓「新政治」形同具文。
起因為在邱顯智辭任黨主席後,應由決策委員互選出新任黨主席,而在黨中央發布的參選黨主席登記時間(18日)截止前,只有林亮君登記參選,但決策委員會中,卻出現以黨章未規範的方式、羞辱性的以懸殊票數否決唯一參選人,決議繼續慰留邱顯智;然而,會後邱顯智卻提出自己的推薦人選,黨中央則旋即在昨天(21日)召開臨時決策委員會,通過「由前主席指定的接班人」徐永明立委接任黨主席的戲碼。

試問,黨章內只有規定「決策委員互選黨主席一人」,為什麼能擱置、否決同額競選案?甚至由前主席在黨內競選程序結束後,指定接任人選?上述過程,如果將時代力量4個字遮去,不折不扣就是時代力量現任許多黨公職,在台灣各地抨擊「由前任指定繼任人選,藉此讓權力掌握於特定集團手中」的舊政治操作方式。本黨高舉的「公開透明、程序正義」價值,黨中央真的有做到嗎?
事實上,林亮君並非第一個被如此對待的黨內年輕人,在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後,時代力量在全台灣各地略有斬獲,作為一個號稱「以年輕人為主」的政黨,不論是在決定地方黨部主委、或是有現任黨公職的選區推出立委候選人等重大黨務決定,皆不曾諮詢、參考過當地年輕黨公職的意見。時代力量糟蹋年輕人的案例,林亮君不是第一個,恐怕也不是最後一個。

決策委員會失功能

時代力量在信義南松山的立委參選人陳雨凡律師指出,造成時代力量困境的,是黃國昌委員。但我認為,造成時代力量黨中央制度不健全、決策機制失能的主要原因,是時代力量過去積習已久,以黃國昌委員實質影響力為首、陳惠敏前秘書長控制黨機器,及徐永明委員在立院黨團附和,所形成的「昌明敏體制」。
日前拜讀陳惠敏主委投書《蘋果》的《時力內訌 霧裡看花還是搞錯重點?》,其中提到了台北市黨部去年的運作情形,其實正與黨中央失能有關,我認為有必要狗尾續貂,讓各界有更清楚的理解。
陳主委說,時代力量沒有所謂的路線之爭。我部分同意這樣的看法,因為,本黨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決策委員會失能,且被部分人士粗暴地把持。
事實上,作為一個由黨代表一人一票選出、理應為黨內最高決策機關的決策委員會,在本屆選舉時,即爆出陳主委當時以秘書長權責登入網站後台,將立場相近的候選人以「連號」方式登記,方便聯合競選並協助修改政見,本屆決策委員在組成階段就已蒙上諸多疑慮。
陳主委提到,去年台北市黨部的選舉考量,讓柯文哲成為時代力量全黨的幽靈題。我要請問身兼決策委員的陳主委,若當初黨中央認為不應對柯市長抱持友善態度,為何在台北市參選人向黨中央詢問立場時,不藉由決策委員會通過決議來要求本黨所有候選人?反而是在黨中央要各地黨部分區負責後,倒指台北黨部的選擇是要各地「吞下去」?
這些問題,若如陳主委所說,並非「路線之爭」,然而,卻都是根源於決策委員會並沒有良善的討論機制,做成本黨最終的「選舉考量」,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在「昌明敏體制」下,決策委員會的失能,一路從去年的九合一選舉延續至今,不但沒有通過明年大選的「選舉考量」,反而是未經評估就通過了數個爭議選區的提名,甚至因而造成兩位區域立委林昶佐、洪慈庸接連退黨。

重建透明程序機制

事實上,各界對於區域立委提名的質疑非常簡單:時代力量所推出的,到底是不是「抗中保台」的最佳人選?提名小組在該區推出人選,有沒有經過評估?還是只是和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所說的一樣:選舉不一定要選贏,只要把人拉下來就好?這也是決策委員會和提名小組無可迴避的問題。同時,本黨決策委員會開會,並沒有做成發言紀錄的慣例,即使媒體朋友想要查證,也無從查證起,這也造成會後個別人士四處放話原因。
昨天,本黨決策委員會已決議由徐永明委員作為本黨主席,我要再次呼籲,應該即刻重建決策委員會更公開透明的程序機制、逐步檢討各區提名人選,重新讓人民對時代力量有所期待,否則,明年大選後若時代力量成果不盡如人意,新任黨主席和目前的決策委員會,都必須負上最大責任。

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