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與世代團結刻不容緩(吳明孝)

出版時間:2019/08/22

司法院大法官即將於明天公布有關年金改革法案是否合憲的重要解釋,主張年金改革法案違憲者,其立論主要在於「法定酬勞請求權並非社福恩賜」、「信賴利益保護不得溯及既往」以及否定「國庫破產」等等論述,但事實上前面都迴避了一個核心的問題,也就是年金制度的本質以及該如何永續運作?

跨黨派跨世代挑戰

不同於私立學校教職員退撫基金和新制《勞工退休金條例》係採確定提撥之「個人帳戶制」,軍公教退撫給付雖係確定給付,但不同於企業年金來自於企業之利潤,該基金財源除依其俸級由政府和公務員依法定費率提撥一定比例納入儲金外,其餘財源除了投資收益外,即為國庫以稅收依照法律規定之繳費分擔比例提撥,而具有濃厚社會保險的色彩,惟其最大問題亦在於未依社會保險之法理建立財務平衡機制,進而種下歷史共業。
事實上,在2010年3月馬英九政府時期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管理委員會委託研究之「第四次精算評估報告書」中,早就提出精算分析,因為高額的給付和刻意低估提撥費率,公教軍政四類人員基金規模開始連續遞減年度分別為民國109年、107年、98年與98年,而基金餘額累積出險虧損年度分別為民國118年、116年、107年及99年。
報告書中表示:「雖說《公務人員退休法》第8條提及政府負最後支付責任,但同條亦提及公務人員退休金應由政府和公務人員共同撥繳費用建立之退撫基金支付之……但若提數不足全數由國庫補貼,則應考量是否符合社會公平正義原則,並考量在目前台灣經濟狀況下社會大眾對此事之觀感;而若全數由基金參加人員共同分攤,則可能使基金參加人員負擔過鉅。」申言之,現狀已經無法維持,若要繼續維持者不是由國庫進行撥補(納稅義務人分配至退休軍公教),就是由現職公務員增加提撥,最適提撥率自40.66%至36.74%(現職軍公教分配至退休軍公教)。由此可見這並非藍綠鬥爭的假議題,而是跨黨派與跨世代必須面對的艱困挑戰。

年改並未終局解決

最後,目前的改革其實僅延緩年金財務平衡危機的時間點,但並未終局解決,由於威權統治的制度結構與制度依賴,台灣被迫採取職業分立的年金制度,但其後遺症不但割裂社會,也已經無以為繼。歷經過本次年金改革的紛擾,或許社會各階層應該開始思考普遍式的國民基礎年金制度。
過去醫療保險在公勞保分立的時代,在保費與醫療給付也因為職業階級的差異而被區分產生不公,但全民健保的建立打破了這樣的藩籬,除了達成醫療可及性的目標之外,更因為這樣的社會連帶,實踐了台灣社會團結的價值,未來年金制度的改革,也應該是跨職業與世代團結的建立。

義守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系助理教授、台灣社會法與社會政策學會理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