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749 單親癌父術後難張口 無法做粗工育2子

出版時間:2019/09/10

基金會編號A4749
43歲單親爸阿彬(吳世彬)4個月前進行口頰黏膜癌3期手術,至今術後復原不佳,張口幅度只剩不到半公分,連吃飯、刷牙都成問題,只能不斷再手術,但「2子女才讀國二、國一,如果病治不好,要怎麼養大孩子?」
報導.攝影╱韓旭爾

阿彬說,他5月初進行手術,但術後傷口大出血,接連再動了2次刀,6月中開始做電療,「但越做、嘴巴卻越張不開,只做10次電療就中斷療程,改咬押舌板做張口復健,從原本還能咬4根、約有1公分寬,後來連2根都咬不進去,8月中下旬又進行了手術,效果也不好。醫師說是當初手術植入的大腿皮瓣因出血導致萎縮、僵硬造成。」
阿彬說,近幾個月,他雖吃東西不方便、體力和以前差很多,「但至少手腳還動,若有人叫較輕鬆工活,我就去做,每日賺950元,每月能掙1萬餘元。」阿彬說,他最擔心口腔再次手術後,「插著鼻胃管,又要做復健,恐怕至少半年沒法工作,擔心一家3口生活日子怎麼過下去。」

2子女就讀國中 3口租屋

回憶過往,阿彬說,他自國中畢業出社會工作,都做勞力粗活,大概20歲就碰香菸、檳榔,之前有同事罹患口腔癌,他害怕有一天這病會輪到自己身上,已戒掉檳榔6年多,「我也知道抽菸對身體不好,只是菸癮難戒,試過幾次都失敗,最後只能放棄。」阿彬說,約2年前感覺嘴巴開閉幅度變小,到醫院檢查,「醫師表示這是因多年嚼檳榔導致口腔纖維化,也說我是罹口腔癌的高風險群,我沒放在心上,拖到今年4月中,右側口腔長出小肉芽,就醫確診罹癌。」
阿彬說,電視新聞一直在報導,抽菸、嚼檳榔是引起口腔癌的主要原因,他雖戒檳榔但傷害已造成,「有些實話,不聽,不會馬上吃虧在眼前,等到像我一樣,要付出代價時,再來後悔就來不及。」阿彬邊說,邊搖頭嘆息。
阿彬8年前與前妻離婚後,原做鐵皮屋架設零工月掙3萬元撫養14歲、讀國二女兒小窈、13歲讀國一兒子小騏,應付每月6500元房租、生活,收支勉強打平,手頭一直沒有存款。小窈說,爸只能吃流質食物,「為了省錢,每到吃飯時間,他常幫我和弟買2個便當,他自己就花20元買一碗白飯和湯,將白飯用湯泡軟慢慢喝,看他這麼辛苦,我很捨不得。」阿彬說,雖醫院營養師建議他要多喝營養品,「但每瓶就要5、60元,每天要喝6瓶,實在吃不起。」
讀國一的小騏說,這陣子看著爸爸越來越瘦,心裡很擔心,「爸雖脾氣不好,有時講話很大聲,但很疼愛我和姐,我很希望他能把病治好,像以前一樣可以大口吃肉,吃他最愛的魷魚絲。」

阿彬需定期到醫院回診。
阿彬需定期到醫院回診。

一度抱病上工 白飯加礦泉水填肚

阿彬的前妻阿雯說,阿彬十分顧家和疼愛孩子,只是脾氣不好,有時甚至會對她動手動腳,兩人才會因此離婚,期間為了孩子兩人都還有互動,「阿彬身體一直很強壯,得知他罹癌,我真的嚇一跳,之前住院期間,我還請假去醫院照顧他。」阿雯說,她知道阿彬家只剩一個老母親和妹妹,「但自兩人結婚後,彼此就沒有互動,這次阿彬開刀前,還特別交待我說,若有萬一,麻煩我送他走最後一段路,我聽了感到心酸,一直安慰他一定沒事的。」阿雯說,她在餐廳做時薪水,每月掙1萬多元。
阿彬做零工同事阿隆說,阿彬口腔癌手術才休息一個多月,就打電話問說有沒有工作可做,「只是他現在常感頭暈,不適合在鐵皮屋頂上爬上爬下鎖浪板、焊接,只能做些架安全網、幫師傅遞工具這些簡單工作,薪水較少。」阿隆說,每到中午休息吃便當時,「見阿彬完全沒法吃配菜,就只能將白飯加礦泉水,一口一口慢慢往嘴巴塞,若不是真的被現實環境逼到,有誰生這麼重的病還到工地工作,唉!」
當地工所急難救助承辦說,阿彬一家政府補助僅有弱勢兒少補助每月6000元,慈濟補助房租、水電費每月8000元,目前阿彬進食困難,又需營養品增強體力,已申請公部門3萬多元急難金,再轉介蘋果慈善基金會關懷,基金會訪視後,已從「不指定」捐款提撥急難金暫紓困。

阿彬因張口困難,無法刷牙,只能用漱口水清潔口腔。
阿彬因張口困難,無法刷牙,只能用漱口水清潔口腔。

基金會編號:A4749

蘋果慈善基金會求助•捐款專線:0809-008585 . (02)66016999(每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我要捐款】https://tw.appledaily.com/charity/paymethod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