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香港人的轉型正義(邢福增)

出版時間:2019/09/13

台灣的朋友不會對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感到陌生。儘管這概念會引起一些爭議,但從近半個世紀不同國家(德國、南非、台灣)的歷史經驗中,轉型正義相信是每一個背負集體歷史傷口的國家,必須要學習的功課。一直以來,香港人對這概念十分陌生,但走過這個爭取自由之夏,當香港人真實面對來自政權的暴力、白色恐怖及謊言;赫然發現,這場香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逆權運動所提出的訴求,原來跟轉型正義有著許多相似之處。
轉型正義涉及以下內容:真相調查、起訴加害者、賠償受害者、追思與紀念、和解措施、制度改革及人事清查……其中以真相調查為第一步。自6月迄今,香港人在不同的場合均發出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吶喊。只要走在抗爭現場,均會聽到各種相關訴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撤回暴動定性、撤回針對被捕人士的政治檢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暴及警方與黑社會合作,特首及相關問責官員下台、落實真雙普選(特首及立法會)。

沒真相和解變脫罪

香港人的訴求,豈不正是轉型正義的追求嗎?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真相調查;追究警暴濫權及警黑合作是起訴加害者;撤回條例、暴動定性及所有政治檢控是賠償受害者及和解的第一步;相關官員問責下台是人事清查;落實雙普選是制度改革……。
雖然政府近日已避免使用「暴動」,但許多被捕者仍是以「暴動罪」作檢控,而「止暴制亂」更是官方一再應對這場逆權運動的目標。期間,香港社會一直有人提出香港需要和解,不要再繼續撕裂。問題是,在沒有真相、問責及公正的前提下的所謂和解,根本只是一種為當權者暴行開脫的不負責任行為,迴避了問題的核心。同樣,缺乏真正「獨立」及權力基礎的問責,也不可能實現真正的真相調查。雖然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終於在9月4日正式宣布「撤回」,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之聲,仍然響遍全城。
不過,啟動及實現轉型正義的前提,是國家由威權或極權政體轉型為民主政體後,嘗試追究及矯正過去各種違反公義的事情。因此,我們便曉得,為何林鄭政權及其背後的中共(從西環的中聯辦到北京),一直以來對五大訴求充耳不聞,嗤之以鼻。
6月初香港人最早提出要撤回條例,在特首多番義正辭嚴拒絕,及語言偽術(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後,拖延至9月才說稍後「動議撤回」。同時,我們更會明白,為何香港政府及警方只能有恃無恐地使用(並且一再升級)暴力、恐懼及謊言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北京政府也一再將民間抗爭定性為敵我矛盾的政治鬥爭(外國勢力、恐怖主義苗頭、顏色革命特徵)。
熟悉中國情況者都不會陌生,中國的維權律師,只是要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基礎上落實相關的基本人權,便被中共視為「國家的敵人」,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同時再以黨國權力及地方維穩勢力,對付維權運動及其支持者。對極權者而言,任何企圖對其權力作出制約的舉動,都是不可容忍的威脅。
不幸而言,香港已經朝向這方面發展。警隊濫權及暴力的「常態化」,公然縱容黑勢力對付示威者及市民,甚至將中國常用的「群眾鬥群眾」策略應用在香港,便是不容否認的例子。
「721」元朗黑勢力無差別襲擊市民後,再有「811」女急救員在尖沙咀被警方布袋彈擊中右眼引致失明,然後是「831」太子港鐵站內發生警方速龍小隊無差別毆打乘客,甚至傳出死亡個案……可以預見,還有更多惡劣及卑鄙的手段,沒有最壞,只有更壞。這是主權移交22年後的香港淪陷的厄運,也是今天林鄭統治下的香港的悲劇……。

修復加受害者創傷

轉型正義其中一個內容,是追思與紀念,這是一種記憶政治的體現,就好像台灣對二二八、猶太人對大屠殺的記憶一樣。抗爭者一直盼望,有一天,大家可以沒有恐懼地除下口罩,回到立法會「煲底」(示威區)及各區相認;香港各地可以矗立關於2019年夏天的自由紀念碑,讓下一代香港人知道,這一年許多年輕人的青春,為了香港曾付出的代價,香港人曾為自由,所擺上及付出的一切。
不過,即使如此,香港人的創傷,該如何修復及療癒?如何處理加害者及受害者心靈上的傷痕?這仍是需要在公正實現及真相還回後,香港長遠要走的路。
2019年,香港人也在爭取轉型正義,所不同的,是他們仍在極權打壓及白色恐怖之下,拒絕謊言、追求真相、對抗暴政、捍衛自由。黑夜很黑,但始終沒法熄滅民主之光、人性之光。
香港人加油!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