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實驗鼠后的媽媽經 秦咸靜

出版時間:2019/09/17

作者╱李宗祐 攝影╱葉志明
「牠們有的脾氣很好,很會照顧家;有的卻很愛打架;也有的愛吃甜食、好吃懶做。
只要你用心照顧,牠們就會乖乖的。」這段描述,你可以想像是在說老鼠嗎?原以為女生看到老鼠都會驚聲尖叫,但眼前這位女子,不僅養鼠為生,終日與鼠為伍,更有說不完的老鼠經……

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實驗動物中心副主任秦咸靜,被喻為實驗鼠后,她原本立志要當野生動物獸醫師,卻意外成為實驗動物獸醫師,近幾年還打造全台最大鼠窩,模擬人類疾病培育千奇百怪的實驗鼠,提供國內外醫學機構試驗新藥或醫療研究。
我很好奇,野生動物獸醫師專門搶救動物,實驗動物獸醫師卻是把動物送上解剖檯,從護生到殺生,不會嚴重矛盾嗎?秦咸靜說:「實驗動物的願景是推動醫療進步,最終目標也是保護生命!」

實驗鼠跟獸醫師或飼育員相處久了,也會像朋友般互動。
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提供
實驗鼠跟獸醫師或飼育員相處久了,也會像朋友般互動。 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提供

「這裡可以把它想成是不孕症中心,專門幫老鼠做人工受精!」在換裝無塵衣,打著赤腳經過酒精消毒後,秦咸靜帶領我進入「輔助生殖實驗室」,這是國家實驗動物中心今年遷移到南港國家生醫園區以來,首度接受媒體申請進入管制區實驗室採訪。研究人員嘴裡含著「口吸管」,兩眼盯著顯微鏡,把完成人工受精的胚胎吸到培養皿裡面,「不會不小心就吸進嘴裡吧?」秦咸靜笑著說:「剛學的時候,當然會啊!就像在吸珍奶一樣。」
個頭嬌小的秦咸靜,大學第一志願原本想念心理系,「因為我覺得研究人的心理很有趣。可是高中死黨都把獸醫系當第一志願,我就覺得獸醫系應該也不錯。」哪知道姊妹淘考得出奇的好,全部去念醫學院,只有她考進獸醫系。「其實我也喜歡獸醫啦!那時候有本書《大地之歌》很紅,描寫全世界最知名的動物醫生吉米.哈利怎麼醫治動物、接生動物寶寶,我就很嚮往野生動物獸醫師。」但到台北動物園上實習課,這個夢想卻幻滅了。

秦咸靜嘴裡含著吸管,專心在實驗室為老鼠做人工受精。
秦咸靜嘴裡含著吸管,專心在實驗室為老鼠做人工受精。

動物園實習想當獸醫 遇生死抉擇打退堂鼓

秦咸靜跟師傅說想留在動物園當獸醫,當時剛好有隻駱駝病亡,要用起重架吊到解剖室,師傅就跟她說:「妳這麼小個子,拉得動,我們就考慮用妳。」秦咸靜拉了半天,拉不起來,當場被潑了冷水。不過真正讓她打退堂鼓的卻是醫生總要在生死邊緣掙扎,「當你判斷這個動物已沒辦法救了,就得決定要不要讓牠安樂死,這種生死抉擇讓我很掙扎。」臨床考試或看診難不倒她,但把自己放在決定生死的角色,卻是個難關。
她決定放棄夢想,轉向實驗動物獸醫師發展。大三開始幫學校老師養實驗鼠。「其他獸醫師都在救動物,只有實驗動物獸醫師在殺生。」但老鼠做完實驗後就「安樂死」,是為了救人類而犧牲,「獸醫師要能夠讓牠們在有生之年盡量過得好,確保牠們良好的飼養環境。」
大學畢業後,秦咸靜到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當助理,她完全沒想到第一份工作的老闆,日後會成為最重要的生活伴侶與研究夥伴。「那時候基因改造鼠超火紅,王繼廣博士剛從美國回來,在中研院建置最專業的實驗室,我跟著他學習利用基因工程培育實驗鼠。」一年後,秦咸靜到美國康乃狄克大學醫學院攻讀遺傳與發育生物學,「我到美國後,他才問我有沒有機會進一步發展?」秦咸靜回想,「他剛從美國回到中研院時,留著長髮,人又高,雖然很酷,我卻沒有特別感覺。他提出交往建議時,我覺得我們個性蠻合得來,就隨緣吧。」

實驗鼠是關乎生命的科學,提供醫學機構試驗新藥。資料照片
實驗鼠是關乎生命的科學,提供醫學機構試驗新藥。資料照片

秦咸靜在台灣養過2年實驗鼠,又懂得基因改造技術,在美國攻讀博士如魚得水,指導教授本希望她拿到學位後留在美國發展,「但是我忙著回台灣結婚,哈哈哈……」談起這段往事,秦咸靜笑得依舊燦爛。
秦咸靜回國後並沒有重新投入王繼廣研究團隊,但他們倆希望基因改造鼠,能夠成為台灣在生醫領域跟世界並駕齊驅的武器,所以當王繼廣從中研院被挖角到國家實驗動物中心,與該中心研究員蔣思澈合作提出「國際頂艱」計畫後,立馬內舉不避親邀老婆秦咸靜加入研究團隊,組成鐵三角挑戰被歐美視為不可能的任務。

王繼廣(左)與秦咸靜(中)夫妻檔,在全球生醫界打響MIT實驗鼠名號。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提供
王繼廣(左)與秦咸靜(中)夫妻檔,在全球生醫界打響MIT實驗鼠名號。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提供

每種品系老鼠個性不同 有些固執有些愛開趴

「為什麼是艱難的『艱』?因為我們專找國際小鼠表型分型聯盟(IMPC)或國際基因剔除小鼠聯盟(IKMC)開發失敗的案例,我們就專攻他們失敗的地方。」秦咸靜說,全世界實驗動物資源90%集中在美國跟歐洲,台灣要用就要進口,若要自己研發培育,打不進國際市場,所以如何讓歐美願意花那麼多錢跟台灣買老鼠?「除非我們開發出他們無法培育的實驗鼠!」
蔣思澈、王繼廣和秦咸靜從IMPC和IKMC失敗清單選出幾個案例,結合3人各有的獨門技術,成功培育出基因改造鼠,證明「你們失敗的,我們做得到!」在國際研討會公開發表,隨即成為全球矚目焦點。
這群在國際打響MIT名號的基因改造鼠,不但個性稀奇古怪,更是天生難餵養。「糖尿病老鼠吃多、喝多、尿多,人家1個禮拜換1次墊料,牠3天撐不到就要換。骨質疏鬆鼠牙口不好,飼料太硬,咬不動,總是瘦瘦的,我們特地磨粉或做果凍飼料給牠吃。」為了照顧這些台灣特有的實驗鼠,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斥資20億元,由秦咸靜統籌規劃打造五星級動物房伺候,除了無菌、低粉塵、低噪音,溫度也控制在22到24℃,濕度維持在60%左右,24小時換氣調節,空調全年無休,確保空氣新鮮。今年夏天剛啟用的動物房共有4個樓層、3萬個籠位,最多可飼養15萬隻小鼠。

「動物房是很療癒的環境,不同品系實驗鼠個性不同,只要你用心照顧,牠們就會乖乖的,每次巡房,心情也跟著平靜,讓人忘掉外界紛擾,這就是牠們給我們的回饋。」
相對多數女性看到老鼠就驚聲尖叫,終日與鼠為伍的秦咸靜說,老鼠很可愛,「像B6黑毛品系,我們叫牠PARTY ANIMAL派對狂,喜歡玩,愛吃甜食和高油脂,卻不喜歡帶小孩。」有的品系超機靈,做投藥實驗餵藥,就是打死不吃、寧願餓肚子;有的品系吃得津津有味。
提到實驗鼠,秦咸靜有說不完的媽媽經。「實驗鼠會跟照顧牠的人互動,不會怕你。我們知道怎麼抓不會弄痛牠,牠就不會生氣、不會咬你。當牠活動力變差、不整理皮毛、髒髒的,可能就是生病了。牠雖然不會說話,獸醫師巡房都看得出來。」她又舉例,在美國念書時,有個男同學被指派幫實驗鼠做標記,卻整個下午都沒回來,她趕到動物房,看到那位男同學站在鼠籠前用英文對老鼠說:「妳不要緊張,不要害怕,我們培養一下感情,等一下我就要把妳抓起來。」

常陷家庭與工作兩難 邊抱孩子邊開會演講

「他一直摸那隻老鼠,我看到老鼠跟他表情都很僵硬,兩個都非常緊張。那40籠老鼠,如果給我做,半小時就搞定,他花整個下午才做完2籠。我就教他技巧,他看我抓,覺得很恐怖,老鼠卻對我很好;可是他一抓,老鼠就掙扎。」秦咸靜笑著說:「你如果緊張,老鼠會比你更緊張。」秦也透露,做他們這行有個習俗,就是每年中元節都要普度實驗動物,若不拜,實驗就會失敗。
巾幗不讓鬚眉的學術成就,也讓秦咸靜成為國家實驗研究院最佳代言人,在各項科普活動擔任主講人,深入淺出介紹基因改造鼠研發進程;科技部2018年推動「女性科學家輔導計畫」,更點名她擔任計畫主持人。計畫核定時,秦咸靜還在坐月子,科技部要開記者會,她在家裡抱著娃娃,寫新聞稿和記者會簡報。坐完月子展開全台巡迴女性科學家交流工作坊,保母因突發性肝膿瘍住院治療,她不得不抱著孩子全台趴趴走。

因保母生病住院,秦咸靜去年暑假抱著女兒主持「女性科學家交流工作坊」。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提供
因保母生病住院,秦咸靜去年暑假抱著女兒主持「女性科學家交流工作坊」。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提供

「幾個月大的女兒幾乎全程參與巡迴工作坊,在高雄中山大學時,我請同事幫忙抱孩子,但開場前小孩卻突然大哭,我只好抱著她上台開場,結果大家就拿著相機幫我們拍照。」秦咸靜心疼說,這就是女科學家真實處境,很多東西放不下,經常要在研究與家庭做選擇。
但想歸想,秦咸靜還是難捨對研究工作的熱愛,「我很幸運,先生既是生活伴侶,也是研究夥伴,更是非常棒的爸爸。他會洗衣煮飯、洗碗、倒垃圾,也會陪孩子玩、幫他們洗澡、哄小孩睡覺,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但秦咸靜雖然對兩人在家庭生活與研究工作的契合感到無比幸福,卻也無奈地說,「我們兩個專長不同,在研究上是很互補的工作夥伴,但總是有人認為我們互相利益輸送,認識他的人,覺得我沾他的光;認識我的人,覺得他沾我的光,讓我有點沮喪。」
拋開世俗眼光,秦咸靜還是喜歡研究實驗動物,「實驗動物是關乎生命的科學,實驗鼠為幫助科學家治療人類而犧牲自己,盼隨著AI技術、3D列印和電腦虛擬實境等科技的進步,期待有一天,科學家不需要再靠犧牲動物拯救人類的生命,我們也努力朝這個方向前進中!」

秦咸靜 44歲

現職: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實驗動物中心副主任
學歷:台灣大學獸醫學系畢業、美國康乃狄克大學醫學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系博士
家庭:已婚,育有1子1女
經歷:
.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研究助理
.進階生物科技公司研發經理暨基因轉殖中心主管
.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實驗動物中心種原組副研究員、企劃推廣組組長

作者╱李宗祐

科技記者。最怕受訪者說,原來你就是北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