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經濟裡的政治學(顏維婷)

出版時間:2019/10/17

連續兩位餐飲外送員往生的車禍事件,逼得政黨和勞動部都跳出來,全面檢視外送員的勞權問題。
foodpanda與Uber Eats的外送員屬於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一種,是資訊科學與網路科技創新下的新型產業型態,業者透過演算法精準媒合業務需求與勞力供給,達到勞力「零浪費」。零工經濟聽起來很新,但這樣的勞動力型態卻一點也不新。

較低保障較高風險

零工經濟是勞動市場彈性化發展到極致的表現。在零工經濟出現前,台灣的勞動市場早已充斥派遣、約聘與部分工時工。和一般勞工比,這些工作共同的特色,是有較低的工作保障與較高的失業風險。
勞動彈性化趨勢並非台灣獨有,在全球化與後工業化的雙重壓力下,各國都被迫鬆綁勞動市場。勞動彈性化造成勞動市場「雙元化」(dualized labor market),將勞工分成「局內人」(insider)與「局外人」(outsider)。局內人指傳統受僱於雇主的非定期契約工;局外人指的就是擁有非典性契約或從事新型零工經濟的勞工。
勞動結構上局內人與局外人的差異也影響這些勞工的政治行為。局外人不管是在政策偏好上、組織能力上,都與局內人有差異。

工時短怕錢賺不夠

以政治參與來說,局外人比較容易在投票時缺席,究其原因,是因局外人常身兼數職或工時極長,才有足夠收入負擔家計。另一方面,零工經濟「做越多賺越多」意謂工時不夠久會賺不夠的心理壓力,「不足、缺乏」的心理壓力也會讓人變得比較短視近利。長時間工作與心理壓力使他們無暇顧及身外的公共事務。
局外人的政策偏好與投票策略也與傳統勞工呈現差異。局外人會偏好政府提供更多社會政策及福利(像是津貼)。在政黨偏好與投票選擇上,研究也發現,局外人會支持比傳統左派政黨(例如社會民主黨)更左偏的新興政黨。
以台灣來說,筆者分析從1997年以來局外人的政黨認同,發現在藍綠框架下,局外人的政黨傾向與投票意向長期以來和局內人無異,這可能和台灣政治長期被藍綠統獨把持,階級議題無法彰顯有關。
不過,在2018年新收集的資料中,發現在時代力量成立後,開始有一些在統獨立場上偏獨,但在勞動市場處邊緣位置的局外人,會偏離民進黨改而支持時代力量。

組織力弱投票缺席

外送員之死激起的討論可能只是曇花一現,雙元勞動結構下的局外人處境才更需要正視。局外人組織力本來就比較弱,當他們又從政治參與及投票市場中缺席時,這些人最終也可能成為政治上的局外人。
長遠來看,政治參與的不平等對民主政治的運行有更深遠影響。

美國富蘭克林與馬歇爾學院政府系助理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